阅读文章

彭泽润:房屋燥色污染和语言燥词污染——规划语言系统制约下的限制性创新

[日期:2010-03-11] 来源:语言文字网  作者:彭泽润 [字体: ]

湘潭市工贸中专、工贸学校、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招生简章

报名入读请和湘潭工贸中专学校负责招生的赵红斌老师(13467920032微信同号)联系!

彭 泽润:房屋 燥色 污染 和 语言 燥词 污染
——规划 语言 系统 制约 下 的 限制性 创新

 

语言 一个 系统。瑞士 语言学家 索绪尔 这个 伟大 理论,100 以来 许多 学科 采用。社会 一个 系统。在 建设 文明 城市 过程 中,长沙 开始 规划 管理 房屋 颜色 了。长沙 规划局 根据 保存 下来 历史 建筑 自然 色调,确定 长沙 建筑 主色调 素雅 暖色,制定 《长沙市 城市 色彩 规划》,并且 2009 政府 常委 会议 通过。长沙 规划局 联合 有关 部门 对于 大面积 使用 高纯度 色彩 建筑 外表 进行 整改。要求 整改 建筑物 城市 建筑 体系 有的 刺眼,有的 感到 沉闷,虽然 可以 突显 自己 个性,但是 引起 别人 不满。

中央 电视台 著名 男性 主持人 咏,曾经 发誓 出书,很 欣赏 朋友 话:“我 书,我 读者 眼睛”’。但是,在 40 时候 自传 出版,还 创造 一个 猎奇 古怪 名称:《咏远有李》(长江 文艺 出版社,2009 年),大概 根据 谐音 “永远 有理(有礼)”。在 这个 书名 里,虽然 自己 姓名 按照 英语 顺序 颠倒 汉语 顺序 嵌入 进去 了,读 起来 莫名其妙。在 自传 得意 描述 女儿 姓名 使用 故事。他 女儿 创造 一个 古怪 姓名:“法图麦• 李”。李 妻子 说:“我 回族人,女儿 名字 自然 回族 名字,‘法图麦’ 意思 ‘真主 女儿’。”

阿拉伯 语言 姓名 一般 4 部份 构成:名字 + 父亲 名字+祖父 名字+姓氏。例如 沙特 阿拉伯 曾经 国王 “费萨尔•伊本•阿卜杜勒•阿齐兹•伊本•阿卜杜勒•拉赫曼•沙特” 名词 8 词,要 这样 分离 4 部份:“【费萨尔】•【伊本•阿卜杜勒•阿齐兹】•【伊本•阿卜杜勒•拉赫曼】•【沙特】”。如果 一般人 可以 简称 开头 部份 “费萨尔”,如果 名人 可以 简称 结尾 部份 “阿齐兹”。

派出所 女儿 办理 户口,民警  捣鼓 半天,问:“系统 里面 只有 ‘下 圆点儿’,行 吗?” 说:“‘卡尔•马克思’ 那个 点儿,在 下面 还是 中间?在 下面,那 两个 人;在 中间,才 一个 人。” “法图麦• 李” 汉语 翻译 阿拉伯语 姓名 样式。“法图麦• 李” 这个 姓名 到底 原创 姓名 还是 翻译 姓名 呢?如果 原创 姓名 符合 汉语 习惯。如果 汉语 翻译 姓名,怎么 北京 羊坊店 派出所 办理 户口 呢?跟 维吾尔族 自己 语言 情况 不同,中国 回族 多数 使用 汉语 了,为什么 不用 汉语 取名 呢?即使 原来 “法图麦•李” 阿拉伯语 姓名,在 北京 登记 户口 应该 一个 汉语 名称。

其实,李 知道,在 外国 人名 点儿 放在 下面 一个 人,例如 N. Chomsky”, 其中 圆点儿 标志 这个 字母 来自 Noam 这个 缩写。真正 放在 中间 圆点儿 不是 外国人 姓名,也 不是 中国人 姓名,只是 字式 书写 汉语 翻译 词式 书写 外语 姓名 时候,用来 代替  词式 书写 隔离 距离。

如果 根据 “噪音 污染” 产生 “燥色 污染” 说法,那么 “咏远有李” “法图麦• 李” 这种 语言 使用 行为 能不能 燥词 污染 呢?这样 词语 起来 别扭 的,特别 “咏远有李”!我们 怎么 管理 燥词 污染 呢?

建议 国家 地方 各级 语言 文字 工作 委员会,学习 长沙 规划局 管理 颜色 务实 做法,真正 承担 规划 管理 语言 职责,不仅 已经 存在 语言 污染 进行 整改,而且 防微杜渐,从 源头 审批 公共 场合 语言 使用。例如 要求 媒体 出版 部门 严格 按照 语言 规划 管理,拒绝 作者 使用 “咏远有李” 这样 书名,说服 作者 符合 语言 规范 前提 创新 书名。用 汉语 登记 户口 身份证 是否 允许 使用 翻译 格式 “法图麦• 李” 这样 姓名 应该 制定 专门 规则,联合 公安 部门 执行。“天玺” 这样 使用 现在 几乎 死亡 “玺” 住宅 建筑 名称 应该 进行 约束。主流 媒体 思考 直接 采用 网民 文明 词语 评价 电视 节目 主持人 鲁豫 “装13B)”,编辑 为什么 没有 语言 规范 把关 意识?

颜色 可以 管理 好,为什么 语言 不能 管理 呢?




阅读:
录入:泽润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黄伶俐:从“谐音成语”广告谈社会用语规范

下一篇:邓少花:网络语言的优胜劣汰原则
相关文章       语言学评论  《语言学评论》第3期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