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彭泽润:“赵C”里有不规范的字吗?——汉语拼音拓展应用领域的又一个尝试

[日期:2010-03-08] 来源:语言文字网  作者:彭泽润 [字体: ]

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工贸学校/工贸中专/市一职招生简章

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招生宣传

语言 社会

彭 泽润:“赵 C”里 有 不 规范 的 字 吗?
——
汉语 拼音 拓展 应用 领域 的 又 一个 尝试

2006 8 月,大学生 赵 C 到鹰潭 市 月湖 区 公安 分局 江边 派出所 申办 二代 身份证,被 告知“赵 C”进不了 公安部 户籍 网络程序,拒绝 登机,建议 赵 C 改名。赵 C 向 鹰潭 市 月湖区 法院 起诉 鹰潭 市 公安局 月湖 分局,捍卫 自己 的 名字。法院 判决:姓名权 属于 公民 的 人身 权利,只要 不 违反 法律 就 可以 使用。月湖区 公安 分局 不服 判决,向 鹰潭 市 中级 人民 法院 提出 上诉。2009 2 月 公安部 专门 回复 江西 省 公安厅:“根据《中华 人民共和国 居民 身份证 法》和《中华 人民 共和国 国家 通用 语言 文字 法》的 有关 规定,居民 身份证 姓名 登记 项目 应当 使用 规范 汉字 填写……《公安部关于 启用 新 的 常住 人口 登记表 和 居民 户口簿 有关 事项 的 通知》已经 明确 要求 姓名 登记 项目 使用 汉字 填写……”鹰潭 市 中级 人民法院 根据 这个 批示,允许 鹰潭 市 公安局 月湖 分局 撤回 上诉,撤销 月湖 区 人民 法院 一审 判决,赵 C 更改名字。但 对于 公安部 的 批复,赵 C 的 父亲 赵 志荣 认为,《中华 人民 共和国 居民 身份证 法》规定,居民身份证 使用 规范 汉字 和 符合 国家 标准 的 数字 符号 填写。并 没有 明确 规定 姓名 登记 这一 栏 只能 使用 汉字。“C”既 是 汉语 拼音 字母,在 日常 生活 中 也 是 表示 顺序 的 数字 符号。赵 志荣 还 指 着 自己 的 身份证号码,说 最后 一个 号码 是“X”。

C”怎么 读?在 法庭 辩论 中 被 叫做“左半月形”,双方 使用 100 多 次。可见 汉语 拼音 虽然 在 汉语 中被 逐渐 广泛 使用,但是 在 名字 中 推广 还 没有 得到 社会 认可。

2009-02-15《东方 早报》王 琳 在 最后 判决 结果 出来 前夕 这样 评论:如果 汉语 拼音 也 算“数字 符号”,那么所有 的 文字 和 符号 都 可以 用来 取名。我们 认为 王 琳 混淆 了 汉语 拼音 和 其他 文字 的 关系,混淆 了 文字 和 非文字 符号 的 关系。“汉语拼音”属于 国家 语言 法律 规定 的 汉语 拼写 工具,其他 文字 怎么 可能 跟 汉语 拼音 的 地位 相比 呢?汉语 拼音 是 拼写 汉语 的 工具,其他符号 也 不是 法定 的 拼写 语言 的 符号,自然 无法 跟 它 比。

汉语 拼音 除了 拼写 汉语,已经 开始 通过“PSC(普通话 水平 测试)”等 汉语 拼音 字母词进入 汉语 简称 队伍。来自 英语 简称 的 字母词 跟 汉语 拼音 字母词 模样 一样,早 已经 进入 汉语 词汇 中,例如“X射线”,又 叫做“爱克斯 射线”。这样 的 词 在《现代 汉语 词典》后面 附录 了 300 多 个。但是 这些 字母词 怎么 被 合法接受 还 需要 时间 考验。张 德鑫 在《天津 外国语 学院 学报》2001 年 第1 期 发表的《字母 词语 是 汉语 词汇 吗?》说:字母 词语 做为 新生词 或者 外来词 的 一个 特殊 品种,必然 有一部分 会 被 吸纳 成为 汉语 词汇,但是“这种 字母 词语 决不 等同于 方块字”。我们 认为 张 德鑫 把 词语 和 文字 混淆 起来 了。他 的 意思可能 是 字母 记录 的 词语 和 汉字 记录 的 词语 不能 等同。确实,“汉语 水平 考试”用 字母 简称“HSC”,用 汉字 简称 就 只能 是“汉考”或者“汉水考”,但是这 并不 影响 它们 在 本质 上 是 等同 的,也 就是 说 它们 记录 的 汉语 是 相同 的。

在 传统 汉字 没有 被 新 体制 的 汉字 取代 的 时候,怎样 接受 汉语 拼音 的 帮助,还 需要 一个 逐步 解放 思想 和 正确 认识 的过程。但是“赵 C”为了 争取 汉语 拼音 字母 进入 名字 领域,做 了 一次 大胆 的 尝试,对 拓展 汉语拼音 字母 的 应用 领域 具有 启发 意义。




阅读:
录入:泽润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戴娇龙:语言生活中的问题和国家语言规划

下一篇:王作佳:错别字的“有害”和“有用”
相关文章       语言学评论  《语言学评论》第2期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