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彭泽润:对汉语“字”和“文字改革”的误解——评论潘文国“字本位”观点中的错误认识

[日期:2010-09-16] 来源:语言文字网  作者:彭泽润 [字体: ]

彭 泽润:对汉语 “字” 和 “文字 改革” 的 误解——评论 潘 文国 “字本位” 观点 中 的 错误 认识

1 误解 国家 语言 政策 的 作用 和 调整

潘 文国(20027) 认为 “20 世纪 中国 社会 改革,居然是 从 语言 革命 开始 的!” 民主 “对 汉语 研究 带来 的 积极 影响 是 使 人 眼睛 向下,注意 民众 的 需要”,消极 影响 是 使 汉语 研究,“特别是 其中 的 汉字 改革 问题 带上 了 过强 的 政治 色彩……汉语 拼音化 运动,成为 政府 行为。”最高 目标 甚至 是 废除 汉字,走 世界 文字 “共同的 拼音化 道路”。直到 世纪 末期,“这 认识 才 得以 纠正,但是 还 带有 不少 后遗症”。

文国 意识到 1919 社会 变革 运动 语言 生活 变革 面向 民众 需求 积极性 无疑 正确 的。但是 汉字 改革 似乎 痛恨 不已。他 “汉语 拼音化” 严格 说来 准确 的,应该 叫做 “汉字 拼音化”,因为 汉语 本身 没有 改变 的,改变 汉语 生活 习惯:我们 推广 一种 共同 口头 汉语,并且 按照 这种 口头 汉语 形成 书面 汉语,是 汉语 生活 紧跟 世代 现实,书面 口语 保持 一致,提高 汉语 使用 效率。

汉语 使用 世界 所有 文字 类型:古代 汉字 文字,现代 汉字 语素 文字,湖南 江永 方言 汉语 使用 音节 文字(利用 改变 简单 汉字 后者 部件 形体 创造),中亚 西北 方言 汉语(东干语) 使用 音素 文字(采用 斯拉夫 字母)。因此 汉语 文字 表音化 不是 神话,何况 曾经 使用 汉字 记录 自己 语言 越南、朝鲜、日本 全部 或者 部份 放弃 汉字,采用 表音 文字。

全世界 现代 文字 几乎 拼音 文字,因此 世界 文字 “共同 拼音化 道路” 本来 客观 存在 的。汉字 拼音化 符合 这个 方向 的。但是 文字 改革,尤其 中国 这个 历史 悠久、地域 广大、汉字 记录 文化 遗产 丰富 国家 不能 一蹴而就。从 文字 演变 或者 改革 规律 来看,文字 改革 不是 短期 可以 成功 的,不能 急于求成,也 不能 急于 否定。

1949 中华 人民 共和国 成立 以来 60 年,广义 “汉字 改革 ”(包括 汉语 生活 改革) 已经 成绩 巨大,取得 3 成果:第一,普通话 全国 普及 大约 一半;第二,简化 汉字 几乎 全部 普及;第三,汉语 拼音 年轻人 几乎 全部 普及,在 中年 普及 多半。

反对 汉语 生活 汉字 改革 一直 存在。同时 急于 改革 汉字 有。在 20 世纪 后期,鉴于 国家 集中 精力 经济 建设,人们 盼望 文字 工具 稳定,加上 汉字 改革 继续 急于 推进 具备 精神 物质 准备 条件,于是 国家 1986 召开 全国 语言 文字 工作 会议,国家 管理 语言 机构 “中国 文字 改革 委员会” 改名 “国家 语言 文字 工作 委员会”。这个 名称 变换 就是 为了 适应 社会 发展 需要,而且 管理 内容 更加 名副其实,因为 原来 “文字” 包含 “语言” 颠倒 关系。虽然 1949 中国 面临 语言 问题 文字 方面 突出,但是 文字 毕竟 从属 语言,只是 书面语 形式,所以 不能 继续 沿用 “文字 改革” 这个 名称。

1986 会议 确定 国家 语言 工作 方针 政策 明确 提出:“继续 推动 文字 改革”。因此,潘 文国 很多 一样,误解 这次 会议 精神,以为 “纠正” 过去 方针 政策。其实 这次 会议 除了 名正言顺 提出 “语言 文字 工作” 任务 以外,特别 重视 这个 改革 开放 时代 迫切 需要 通用 交际 语言 问题 电脑 信息 处理 语言 问题。文字 改革 成果 需要 稳定 稳妥 推进,并不是 否定 过去 成果。这种 误解 现在 似乎 扩大 趋势,以致 10 2009 全国 政协 委员 居然 提出 逐步 废除 简化字,恢复 繁体字。

2 误解 书面语 和 口语 的 科学 关系

潘 文国(200230~33) 认为 索绪尔 提出 “声音是 语言 的 符号,而 文字 则 是 符号 的 符号” 的 理论 只 适合 拼音 文字,并不 适合 汉字。“如果 像 那些 鼓吹 口语 绝对 至上 的 人 那样,完全不 需要 文字 和 书面 形式……”“口语 当然 是 第一性 的……在 人们 的 实际 语言 活动 中,书面语 的 地位 远 比 口语 要 高……真 要 像 某些理论家 说 的 书面语 如何 如何 不如 口语,那 学校 就 干脆 别 办 了”。

潘 文国(200270~71) 认为 “‘字’ 和 ‘词’ 不同,是 汉语 特有 的。”并且 引用 赵 元任 的 观点 证明:“在 说 英语 的 人 谈到 word 大多数 场合,说 汉语 说到 。这样 绝不 意味着 结构 特性 英语 word 相同,甚至 近乎 相似 谈不上。为什么 汉语 找出 其他 语言 存在 实体 呢?”

文国 完全 误解 语言学 强调 “口语 具有 第一性,书面 具有 第二性” 规律。索绪尔 强调 是:声音 口语 符号 形式,文字 书面语 符号 形式,因此 书面语 口语 符号 符号。我们 可以 这样 理解:口语 思想 符号 代码,书面语 口语 符号 代码。但是 绝对 不是 强调 书面语 重要。既然 书面语 口语 符号,它 怎么 重要 呢?关键 口语 书面语 发生 矛盾 时候,我们 应该 尊重 口语。废除 文言文 不是 废除 优秀 文化,只是 废除 记录 这种 文化 脱离 口语 工具。西方 废除 拉丁文 同样 道理。我们 这个 时代 口语 不断 发生 变化。尽管 网络 词汇 日新月异 遭到 不少 埋怨 反感,但是 我们 能够 阻挡 口语 发展 呢?语言 发展 杂质 精华 并存 的,因此 我们 不能 语言 规范 不加 选择 吸收 杂质,也 不能 拒绝 吸收 其中 精华。

文国 误解 别人 观点,以为 有人 轻视 书面语,甚至 废除 书面语,所以 赌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