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请您不要憎恨繁軆漢字

[日期:2008-12-22] 来源:语言文字网  作者:黄乃强(新西兰) [字体: ]

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工贸学校/工贸中专/市一职招生简章

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招生宣传

楊振寧先生說:「一百六十年間中華民族的歷史才是真正翻天覆地的歷史。一百六十年的前一半,是一個曾有輝煌文化的、富有自信心的民族的悲慘沉淪史––從泱泱大國、天之驕子,淪為任人宰割、民不聊生的次殖民地。比受到外國人欺凌與卑視更可怕的,是中華民族自已徹底喪失了自信心。<種族退化論>與<廢除漢語論>更都是百分之百沒有自信心才會萌生的說法。」

黄乃强

 

 

早前媒体的一则轰动性报道曰:在教育部举行的纪念国务院发布《汉字简化方案》和《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发布50周年的记者见面会上,中国应用语言学会会长、原国家语委副主任陈章太在回答《香港东方日报》记者时透露,“据联合国一个决定,从2008年后联合国使用的中文一律使用简体字。现在是两种文本,繁体字和简体字都有。”暗示联合国将废除繁体汉字。后来虽然证明这是一则谣言,然而似乎暴露了某些人憎恨繁体汉字的不正常心态。

繁体汉字是什么?答案是,繁体汉字是中华民族(甚至是世界)的优秀文化瑰宝;繁体汉字是中国国家法定的“规范汉字”。

中国人大常委会公元2000年通过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法》是一部庄严的法律。该法律文件明确规定:“国家机关以普通话和规范汉字为公务用语用字”(见该法第九条);“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以普通话和规范汉字为基本的教育教学用语用字”(第十条)。

另外,由全国人大教体文卫委员会教育室、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管理司联合编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学习读本》(2001年1月出版)里面,对中国“现行规范汉字”有明确的说明:国家规范汉字的主要依据是:1986年的《简化汉字总表》,1988年的《现代汉语常用字表》(3500字),1988年的《现代汉语通用字表》(7000字),“以及1981年至1987年公布的《信息交换用汉字编码字符集》的基本集和第二、第四辅助集,这三个字符集均系国家标准,共收录规范汉字21039个。”明确指出“这些规范标准,都是出版物使用文字时必须严格遵循的。”

简体汉字是什么?是《简化汉字总表》里的一部分简化汉字,总数约为2236字。

国家规范汉字有多少字?《学习读本》说共21039字(稍后的GB18030增加到27000字),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法》明确规定的;除去2236个简化汉字,那里面还有两万多个繁体汉字!

身为中国应用语言学会会长、原国家语委副主任的陈章太先生不会不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法》,不会不知道21039个规范汉字里,也是“繁体字和简体字都有”,他为什么还要误导媒体说2008年联合国要废除繁体汉字?我只能猜想(但愿我的猜想是错的):那是出自他对繁体汉字的憎恨。

不错,百年前蔡元培先生就说过:“汉字既然不能不改革,尽可直接的改用拉丁字母了。” 瞿秋白先生也说:“汉字真正是世界上最龌龊最恶劣最混蛋的中世纪的茅坑。” 鲁迅先生也说:“汉字不灭,中国必亡!”

那是先驱们民族危机关头,出自民族危机感,而对汉字的一种误解。

然而,近几十年电脑技术的最新发展,已经证明汉字是速度最快、效率最高的一种文字,彻底为汉字摘掉了“落后”的帽子。中华民族也已经用自己的行动,彻底抛弃了“民族危机感”“民族自卑感”,已经将整个民族推向伟大的振兴之路。

陈章太先生是“老一辈文字改革专家”。大家知道,很多老一辈汉字改革专家是“汉字落后论者”,他们主张废除汉字,主张改用拼音文字。当初的“简化汉字”运动,被他们看成是废除汉字的第一步。好在后来证明行不通,政府恢复了很多被他们“废除”(或企图废除)的繁体字;以致当前的国家规范汉字,已经是“繁体字简体字并用”,而且繁体字字数远超过简体字。

这是社会的需要,这是中华文化振兴的需要,这是中华民族振兴的需要,也是历史的必然。难道陈章太先生还要停留在“消灭汉字”的旧梦里?用他的梦,去对抗中华文化的振兴?

 

2007-3-8写于奥克兰

回應  

·                                 9:40 pm Thu 8th March 2007,

·                                 黄乃强 wrote:

谢谢玉海兄的回应与支持。给繁体汉字平反,难度何其大?我将陆续撰文论述。

·                                 7:25 pm Thu 8th March 2007,

·                                 玉海 wrote:

汉字,包括繁、简两体,已是华夏老祖宗几千年来留给我们后人不多几项最原计原味的珍贵遗产了,可我们总有那么几个“不肖子孙”看她不入眼,不知这些人要“汇入世界”到何等地步!?
我完全赞同乃先生鲜明的观点和有力的论据。




阅读:
录入:湘里伢子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请解放国家法定标准汉字

下一篇:汉字编码与邮政编码
相关文章       繁简之争  简繁之争 
本文评论
  只能说明陈章太是个无耻的官员。   (杞叟 ,2009-07-27 )
  我们要继承传统???? 建议恢复甲骨文 妈的!!谁不学甲骨文就是汉奸!!! 一人一个乌龟壳 再拿把刀 自己玩去!!   (宁 ,2009-07-24 )
  我完全赞同乃强先生鲜明的观点和有力的论据   (嬴天 ,2009-06-24 )
  最近這裡出現了一場漢字繁簡廢存的鬧劇,很有點當年“生産隊裏開大會訴苦把冤伸”的勁頭。 臺前站的是遊子老太太,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揮舞著漢字的血衣說:“盼星星,盼月亮,親人啊,你們怎麽才來呀。。。。。。” 臺上走下斜挎著盒子炮的潘慶林委員,扶起顫巍巍的老太太,略帶羞愧地說:“對不起,老太太,讓鄉親們受苦了。這些年我們在日本也不容易,又要賺錢又要看脫衣舞。。。。。。” 囘過頭大喝一聲:“把狗地主押上來!” 於是,五花大綁地拎上來以陳章太,許嘉璐爲首的一大串“中生代青年老專家”。 台下“書同文”會眾兄弟的吼聲:“打倒!嚴懲!為漢字報仇!為漢字申冤!” 潘委員鄭重宣佈:“我宣佈從現在用10年的時間,廢除簡體邪字,恢復繁體正字。” 游老太太:“這幾個綹子咋辦?” 台下書同文眾兄弟:“罪大惡極,不殺不足以平民憤!” 潘委員:“殺了祭旗!” 台后機槍聲起,血流成河。。。。。。   (younv ,2009-05-16 )
  爆發?死亡?   (? ,2009-05-15 )
  沉默沉默再沉默   (沉默沉默再沉默 ,2009-05-14 )
  你在民主國傢生活多年,應該懂得:不可壓制,消滅反對意見的道理。儅整個社會都統一到一個最最正確,最最進步的時代最強音的時候,也是這個國家馬上就要走向極端的最危險的時候。當年的文字改革不也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產生的嗎?“用5-10年的時間恢復繁體字”,這話和當年廢除漢字時說的一模一樣,同樣幼稚可笑。不要爭儅廉價的時代英雄,冷靜!冷靜!   (he ,2009-05-11 )
  在學朮上,任何觀點可以討論,都有他的存在價值,不要氣急敗壞地一定要“一統到”你認爲對的觀點上來。這一點陳章太先生就比你做得好,他並沒有因爲《漢字在日本》說了與他的觀點不一緻的地方,而要求他的學生何群雄和他保持一致。相反很支持香港商務印書館出版此書,並向學界和有關方面推薦此書。他在國家語委的後任李宇明先生也一直在與國家語言文字政策相關的文章中提及《漢字在日本》,如果你坐在他們的位子上你能做得到嗎?國家語言文字政策正在修整中,欲速不達,過猶不及,請你不要“急死太監”,好不好?   (he ,2009-05-10 )
  一代有一代的學問。 現在您覺得文字改革改錯了,可是當初又有誰預見到了今天?同理,尊敬的黃先生,您能告訴我,以50年100年后的眼光來看,今天的您錯在哪裏嗎? 不要自以爲真理在握,逼人過甚,好不好?   (he ,2009-05-10 )
  黄先生: 请您不要憎恨陈章太,好不好?他没有惹你。 你的思想全部抄自何群雄的《汉字在日本》,而且抄得很不道德,将你认为可以哗众取宠的地方据为己有,没有把握的地方说成引自《汉字在日本》。还要拿着来自何群雄的思想转而攻击何的老师,你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了。   (何群雄 ,2009-05-10 )
  简繁字不一定要对立,有兼顾的办法.中国语言文字网的百家论坛上有很多讨论.可参考.   (葛遂元 ,2009-04-08 )
  老祖宗留下的不一定都是珍贵遗产,是珍贵的就保留不是珍贵的是贵点儿的也可保留。如是糟粕那就抛弃。一不糟二不贵那些不好的就非改一改不可。老祖宗可以把甲骨文改成繁体字,老祖宗的xx代孙就不能把繁体字简化一下?如果因此就成了不肖子孙(你加个“”是什么意思?)那就不肖一回吧。但要请教一个问题:我脑袋后边没留辫子我老婆也没裹小脚这算什么子孙?   (张克功 ,2009-02-18 )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