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简化字总表》调整建议方案

[日期:2009-08-08] 来源:原创  作者:高国鹫 [字体: ]

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工贸学校/工贸中专/市一职招生简章

湘潭市工贸学校2019年招生简章(每年更新)

 

 

《简化字总表》调整建议方案

 

     1956年制定的《汉字简化方案》以及1964年制定,1986年重新发表的《简化字总表》,是隶变以来最近一次大规模的汉字整理。简化汉字对减少人们的书写负担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在近五十年来的社会发展与进步中,功绩是不可磨灭的。

另一方面,由于当时历史条件和认识上的局限性,《简化字总表》也存在着一定缺陷。随着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这些缺陷也日益显现出来,对《简化字总表》的调整工作,已经成为人们关注的问题。

一、全面衡量《简化字总表》

1.推行简化字的积极意义

1)在文化扫盲中作用显著。统计显示,建国初期全国有80%以上的人口是文盲,用简化字扫盲能提高效率20%以上。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大约有1.5亿人摘掉了文盲帽子。

2)在教学和书写上有明显的优越性。统计显示,采用简化字教学能提高效率15%左右;采用简化字书写能提高效率40%左右。几十年来,小学、中学、大学的毕业生都是用简化字培养出来的。

3)用简化字印刷的各种出版物可以用千亿为单位计算,为后人留下了极其丰富的文化遗产。

2.《简化字总表》存在的缺陷

1)同音字代替引起歧义

同音代替造成了表意的模糊性。例如用“斗”代“鬥”、用“干”代“幹”和“乾”等。这样,在计算机繁简自动转换时不得不用人工干预。

2)采用汉字新构件带来的弊端

简化字中采用了不少新构件,如“乐专东钅讠等,这种新增构件的方法与减少笔画的简化不同,在实质上是某种繁化,有时这种繁化给汉字整理带来的问题要远远大于简化所带来的积极意义。

3)难以与汉字编码相适应

某些简化字的部件结构不利于在计算机信息处理中的汉字编码。例如,以“马”和“纟”做偏旁的字是汉字大户,前者几十个后者上百个,如果以笔画为序都是“折折横”,这在汉字编码中不能区分,引起编码冲突(俗称“重码”)。

4)类推简化给汉字定量带来不确定性

类推简化给汉字定量带来了不确定性。例如“勞”简化作“劳”,而与“劳”在结构上相似的“蓂”字却并不是简化字。这种字一般人很难判断。从这一点来看,类推简化的范围也不宜太大。太大了容易产生识别困难。

还有就是要不要无限类推?《简化字总表》以外的类推简化字,例如“鳚镵鳤鳡”算不算新造字?这部分字目前已经产生了多少?以后是否还会产生?最终能达多少?在《现代汉语通用字表》中就有很多《简化字总表》以外的类推简化字,仅“金”字旁和“鱼”字旁的,除了“鳚镵鳤鳡”之外,还有“钣铚铴铻锊锜锪锩锬锽镆镈镠镡鲀鲃鲉鲌鲪鲬鲯鯝鲺鲹鲼鲾鳀鳂鳈鳉鳐”等。由于类推简化的范围至今没有确定,因此简化字总数也难有定论。这给汉字定量带来了不确定性。

5)部分简化字不是常用字

在《简化字总表》2235个字中,只有1160个字是常用字,约占简化字总数的52%,这意味着有48%的简化字不在《现代汉语常用字表》之内,同时,也有约100个字不在《现代汉语通用字表》之内,例如“刬觃缊鲖钶峃鹙赗詟”等。

二、未来汉字演化方向

1.当前繁简之争的焦点问题

如果把繁简之争落实在使用群体是否愿意接受这一层面上,这种争论毫无意义。无论繁体字还是简化字都是汉字,不存在语种变异,因此学起来都不成问题。譬如当年一下子推出那么多简化字,这对从繁体字走过来的人也没感到有什么不方便;如今即使恢复繁体字,从小就用简化字的年轻人也是很快能够适应的。

我们应当把繁简之争立足在汉字未来的生存与发展上:汉字是否会继续演化?会沿着什么方向演化?《简化字总表》反映的是否是汉字演化的必然规律?它对汉字的未来将产生怎样的影响?当把这些问题弄清楚以后,是坚持简化字、还是恢复繁体字、或是调整简化字这些问题的答案也就会明朗了。

2.汉字安全性评估

任何对汉字发展的不良影响都属于汉字安全问题。

回顾几千年来的汉字演化史,其中有多次大规模的简化,如从甲骨文到篆文;从篆文到隶书等。汉字的这些演化确保了她的安全发展。

自隶书以后,两千年来汉字的字形基本没有发生变化,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我们现代人能够阅读两千年前的文章,这说明汉字没有受外来文化的干扰,是安全的。这是人类文字发展史上的奇迹。

《简化字总表》里的简化字总数是2235个,平均每个字10.3画,与简化前的繁体字相比,平均每字减少了三分之一强的笔画。笔画虽然减少了,但字的结构没有发生质的变化。目前港澳台使用繁体字,中国大陆使用简化字,这说明繁体字与简化字是等价的。简化不是汉字演化的必然规律。繁、简字在世界范围内作为流通汉字共存,这给汉字的演化带来了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造成汉字的不安全性,意味着汉字将来可能要发生大的变革。

简化字存在的不安全因素,除了前面提到的缺陷之外,还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随着计算机的普及,文字的使用逐渐由手写向键盘输入过渡。简化字依赖减少笔画来达到节省时间的优势正在消失

2)恢复繁体字的观点有一定市场。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繁简之争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在去年和今年的国家“两会”上,又连续两次有代表提出恢复繁体字的提案;将来也难免会有人再提出这个问题。

繁体字也存在着不安全因素。这个不安全因素主要来自简化字的冲击。具体表现如下:

1)在计算机屏幕上显示不清晰,笔画多的字在用5号以下小字号显示的时候会缺少笔画。

2)使用繁体字的人数少,主要分布在港澳台以及北美,约为三千多万人;而使用简化字的除了中国大陆人之外,还包括马来西亚、新加坡和东南亚的华人社区,总数超过十三亿。

当前,在汉字演化的方向上出现了岔道口,左边是简化字,右边是繁体字。无论沿着哪个方向走都会影响到汉字的安全。大陆不会割断五十年历史完全恢复繁体字,而港澳台也不会情愿接受简化字中的不合理成分。因此,为了汉字的安全发展,大陆应该对《简化字总表》中的不合理部分进行调整,港澳台也要推动繁体字沿着简化的方向迈出一步,两岸四地要力求达成统一共识。

三、调整《简化字总表》应注意的问题

       在调整《简化字总表》的过程中,除了对前面提到的《简化字总表》中存在的缺陷进行弥补之外,还应该注意以下问题:

       1.  要和港澳台地区的学术界进行充分的沟通,尽可能使这些地区的民众能够受。要做到这一点确实很难,但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接近这一目标,有一部分简化字需要恢复为繁体字,这也是实现两岸四地书同文的基础。

2.应与两岸四地民间汉字书同文研究相结合。目前的国内及国际形势是促进这种文化交流的最佳时机,不应错过。

3.要把汉字规范字表和信息处理用汉字字符集的整理有机地结合起来。

4.调整以后,部分字的笔画数增加,会加重中小学生的学习负担,因此要注意开展相关的教学科研工作。

四、《简化字总表》调整建议方案

《简化字总表》第一表有350个字,第二表有132个字(不含14个简化偏旁),这两个表加在一起有482个字。这些字大部分都是常用字,符合常用趋简原则。对这部分字不宜作大的改动,只需要对个别容易产生歧义的字进行调整。本文把对这部分简化字的整理称作微观调整。

《简化字总表》第三表有1753个字,是根据第二表类推出来的。这部分简化字对汉字体系的影响比较大,是重点调整对象。本文把对这部分简化字的整理称作宏观调整。宏观调整是讨论的重点。

在宏观调整中,如果按照类推范围最大化原则来考虑,会产生三方面缺陷:一是调整范围难以控制,会导致简化字数量的膨胀;二是容易把生僻字,即不常用的字纳入简化字,这不符合常用趋简原则;三是会出现同形字,造成冲突。因此,类推范围最大化会把对《简化字总表》的调整引入死胡同。

本方案作类推范围最小化考虑。根据常用趋简原则,主要是缩小类推范围,即把简化字控制在《现代汉语常用字表》3500字范围内。实施方法是基本保持《简化字总表》第一表不变,把第二表(包括简化偏旁)和第三表里的简化字按照不同特征进行调整,具体说明如下:

第一表中的字作以下3项调整:

1.“谗忏籴疖粜亵痈”不在常用字范围内,恢复为繁体字形“讒懺糴癤糶褻癰”;

2.根据第二表、第三表的简化规律恢复“拣炼练”的繁体字形“揀煉練”;和把“坝馋缠购顾观鸡继硷舰讲驴签纤让认铁须钥药赃证钟钻”调整为繁体偏旁“垻頋覌鳮継礆馿簽鉄須証鈡鉆”;

3.“凤帅”二字恢复为繁体字形“鳳帥”

第二表及第三表中的字分成以下4部分:

 1、  是连同其第三表中的类推简化字一并取消的(第二表)简化字。这里面又包括下面3种情况:

  1)类推功能极强的简化字和简化偏旁,这部分字有:贝[貝]车[車]见[見]马[馬]门[門]鸟[鳥]页[頁]鱼[魚]讠[言]饣[食]纟[糹]钅[釒],以及它们的类推简化字。

2)第二表中不在常用字范围内的,同时对应的繁体字字形也不是很复杂的字,这部分字有:戋[戔]佥[僉]啬[嗇]韦[韋]尧[堯],以及它们的类推简化字。

3)第二表中部分笔画过少、缺乏美感或对应的繁体字形不是很复杂,在第三表中相应的类推简化字又比较多的字,这部分字有:参[參]仓[倉]长[長]东[東]风[風]冈[岡]夹[夾]来[來]仑[侖]买[買]卖[賣]麦[麥]岂[豈]区[區]师[師]乌[烏]专[專][昜][巠]呙[咼],以及它们的类推简化字。

2.是其本身予以取消,只保留其部分类推简化字的字。

第二表中“刍[芻]黾[黽]”不在常用字范围内,予以取消。由于它们的繁、简字形差别比较大,所以凡属于常用字范围内的类推简化字予以保留。保留的字有:皱[皺]趋[趨]雏[雛]绳(纟→糹)[繩]蝇[蠅]。

3.是其本身予以保留,只取消其类推简化字的字[1],保留的字有:

爱[愛] 笔[筆] 毕[畢] 边[邊] 尝[嘗] 虫[蟲] 窜[竄] 

达[達] 党[黨] 动[動] 断[斷] 对[對] 归[歸] 龟[龜]

国[國] 过[過] 画[畫] 汇[匯彙]荐[薦]节[節] 尽[盡儘]

进[進] 举[舉] 壳[殻] 丽[麗] 灵[靈] 刘[劉] 虏[虜]

卤[鹵滷] 录[録]气[氣]迁[遷] 亲[親] 穷[窮] 杀[殺]

圣[聖] 时[時] 双[雙] 献[獻] 乡[鄉] 寻[尋] 严[嚴]

厌[厭]  业[業] 艺[藝] 阴[陰] 犹[猶] 质(贝→貝)[質]。

4.是其本身予以保留,部分取消类推简化字的字[2],保留的字有:

罢[罷] 摆[擺襬]备[備] 惫[憊]宾[賓] 滨[濱]缤(纟→糹)[繽]

鬓[鬢] 产[産] 萨[薩] 铲(钅→釒)[鏟] 齿[齒] 龄[齡]从[從]  

纵(纟→糹)[縱]耸[聳] 带[帶]  滞[滯] 单[單]  阐(门→門)[闡]

掸[撣] 弹[彈]  蝉[蟬]当[當噹]挡[擋] 档[檔] 裆[襠] 队[隊]

铛(钅→釒)[鐺] 坠[墜] 尔[爾] 弥[彌] 发[發髮]泼[潑]废[廢]

拨[撥] 丰[豐] 艳[艷] 广[廣]  扩[擴]旷[曠] 矿[礦] 华[華]

[嘩] 桦[樺] 会[會] 刽[劊]  绘(绘→絵)[繪]几[幾]

讥(讠→訁)[譏] 叽[嘰] 饥(饥→飢)[饑]机[機] 监[監] 滥[濫]

蓝[藍] 篮[籃]  将[將] 蒋[蔣] 乐[樂] 烁[爍] 砾[礫] 离[離]

漓[灕]篱[籬] 历[歷曆] 沥[瀝] 雳[靂]两[兩]俩[倆]辆(车→車)

[輛]    满[滿]瞒[瞞] 龙[龍] 宠[寵]  庞[龐] 垄[壟] 拢[攏]  

咙[嚨]胧[朧]袭[襲] 聋[聾] 笼[籠] 娄[婁] 搂[摟] 缕(纟→糹)

[縷]   屡[屢] 数[數]楼[樓] 篓[簍] 卢[盧] 颅(页→頁)[顱]

虑[慮] 滤[濾]  罗[羅] 萝[蘿] 啰[囉] 逻[邏] 锣(钅→釒)[鑼]

箩[籮] 难[難] 滩[灘]  摊[攤]  瘫[癱]聂[聶]摄[攝]镊(钅→釒)

[鑷] 宁[寧] 泞[濘]     拧[擰]  狞[獰] 农[農] 浓[濃] 脓[膿]

齐[齊] 剂[劑]  济[濟]荠[薺]  挤[擠] 脐[臍] 乔[喬] 侨[僑]

荞[蕎] 骄(马→馬)[驕]娇[嬌] 桥[橋] 轿(车→車)[轎] 矫[矯]

审[審] 婶[嬸] 寿[壽]  涛[濤] 祷[禱] 畴[疇] 铸(铸→鋳)[鑄]

筹[籌] 属[屬] 嘱[囑] 肃[肅]  萧[蕭] 啸[嘯] 箫[簫] 岁[歲]

秽[穢]  孙[孫] 逊[遜] 条[條] 涤[滌]  万[萬] 厉[厲] 迈[邁]

励[勵] 为[爲] 伪[僞] 无[無]抚[撫] 芜[蕪]  写[寫] 泻[瀉]

亚[亞] 哑[啞] 恶[惡噁] 义[義]议(讠→訁)[議] 仪[儀]蚁[蟻]

隐[隱] 瘾[癮] 与[與] 屿[嶼]  云[雲]昙[曇] 郑[鄭]  掷[擲]

执[執] 垫[墊] 挚[摯] 坚[堅] 贤(贝→貝)[賢]肾[腎] 竖[竪]

紧[緊]  鉴[鑒] 览(见→見)[覽]揽(见→見)[攬]缆(纟→糹,见→見)[纜] 榄(见→見)[欖] 识(讠→訁)[識] 帜[幟]织(纟→糹)[織]职[職] 学[學]  觉(觉→覚)[覺]  搅(搅→撹)[攪]译(讠→訁)[譯]泽[澤] 择[擇]  绎(纟→糹)[繹]  释[釋] 变[變]

弯[彎] 峦[巒] 恋[戀]   湾[灣]  蛮[蠻]。

调整后的简化字共596个。



[1] 保留的是第二表中的字;取消的是第三表中的字。

[2] 同注1

 

附录1

简化字总表

(调整建议方案)

 

本表把《简化字总表》调整控制在《现代汉语常用字表》3500个字内,只是从宏观上对简化字进行调整,对繁简不对称和恢复繁体字、俗体字及繁体偏旁是否会形成新的繁简不对称还需深入探讨,因此,本建议方案还需进一步完善。本表调整后简化字总数为596个。

A

爱[愛] 碍[礙] 肮[骯] 袄[襖]

B

坝(坝→垻)[壩] 罢[罷] 摆[擺襬]板[闆]  办[辦]  帮[幫]

宝[寶] 报[報]   惫[憊]  备[備]    笔[筆]  毕[畢]  币[幣]

毙[斃] 边[邊]  变[變]  标[標]    表[錶]  别[彆] 宾[賓]

滨[濱] 缤(纟→糹)[繽] 鬓[鬢]     拨[撥] 卜[蔔] 补[補]

C

才[纔]  蚕[蠶]  灿[燦]  层[層]  搀[攙]  缠(纟→糹)[纏] 

 蝉[蟬]馋(饣→飠)[饞]  产[産]  铲(钅→釒)[鏟] 

 阐(门→ 門)[闡]尝[嘗]偿[償]  厂[廠]  彻[徹]  尘[塵]

 衬[襯]  称[稱]  惩[懲] 迟[遲] 齿[齒]  冲[衝]  虫[蟲]

 宠[寵]  畴[疇]  筹[籌] 丑[醜] 出[齣] 雏[雛]  础[礎]

 处[處]  触[觸]  辞[辭] 聪[聰] 从[從]  丛[叢] 窜[竄]

D

达[達]  带[帶]  单[單] 担[擔]  掸[撣]  胆[膽]  弹[彈]

裆[襠] 铛(钅→釒)[鐺]当[當噹]党[黨]挡[擋]  档[檔]

祷[禱]  导[導] 灯[燈]  邓[鄧]  敌[敵] 涤[滌]  递[遞]

点[點]  淀[澱]  垫[墊] 电[電]  冬[鼕] 动[動]  斗[鬥]

独[獨]  断[斷]  对[對]  队[隊] 吨[噸] 夺[奪]  堕[墮]

E

恶[惡噁]儿[兒]  尔[爾]

F

发[發髮]矾[礬]  范[範]  飞[飛]  废[廢]   坟[墳]  粪[糞]

奋[奮]  丰[豐]  肤[膚]  抚[撫]  复[復複]妇[婦]

G

盖[蓋]  干[乾幹]赶[趕]  个[個]  巩[鞏]  沟[溝]  构[構]

购(贝→貝)[購]  谷[穀]  顾(顾→頋)[顧] 刮[颳] 关[關]

观(观→覌)[觀]  广[廣]  归[歸]  龟[龜]  柜[櫃]  刽[劊]

国[國] 过[過]

H

汉[漢]  号[號]  合[閤]   轰[轟]  后[後]  壶[壺]  胡[鬍]

沪[滬]  护[護]  华[華]   哗[嘩]  画[畫]  划[劃]  桦[樺]

怀[懷]  坏[壞]  欢[歡]  还[還]  环[環]  回[迴]  汇[匯彙]

秽[穢]  会[會] 绘(绘→絵)[繪]  伙[夥]  获[獲穫]

J

击[擊]  积[積]  机[機]  饥(饥→飢)[饑]  讥(讠→訁)[譏]

叽[嘰] 鸡(鸡→鳮)[鷄] 极[極]   挤[擠]  几[幾]  济[濟]

荠[薺]  剂[劑] 际[際]  继(继→継)[繼]  家[傢]  价[價]

坚[堅]  监[監]  歼[殲] 艰[艱]  硷(硷→礆)[鹼]  茧[繭]

荐[薦]  鉴[鑒]  舰(见→見)[艦] 姜[薑]  将[將]  浆[浆]

讲(讠→訁)[講] 桨[槳]   奖[奬]  蒋[蔣] 酱[醬]  胶[膠]

骄(马→馬)[驕] 娇[嬌]   矫[矯]  搅(搅→撹)[攪]

轿(车→車)[轎]  阶[階]  洁[潔]  节[節]   借[藉]  紧[緊]

仅[僅]  进[進]  尽[盡儘]惊[驚] 竞[競]   旧[舊]  举[舉]

惧[懼]    据[據] 剧[劇]   卷[捲] 觉(觉→覚)[覺]

K

开[開]  壳[殻]  克[剋]  恳[懇]  垦[墾]  夸[誇]  块[塊]

矿[礦] 旷[曠]  亏[虧]  困[睏]  扩[擴]

L

蜡[蠟]  腊[臘]   兰[蘭]  栏[欄]  拦[攔]   蓝[藍]  篮[籃]

览(见→見)[覽]  榄(见→見)[欖]揽(见→見)[攬]

缆(纟→糹,见→見)[纜]    烂[爛] 滥[濫]   乐[樂]  累[纍]

垒[壘] 类[類]  离[離]   漓[灕]  篱[籬]   礼[禮]  里[裏]

丽[麗]  厉[厲] 励[勵]   砾[礫]  历[歷曆]沥[瀝]  雳[靂]

隶[隸]  帘[簾] 联[聯]  怜[憐]  恋[戀]   粮[糧]  两[兩]

俩[倆]  辆(车→車)[輛]  疗[療] 辽[遼]   了[瞭]  猎[獵]

临[臨]  邻[鄰]  龄[齡]   灵[靈]  岭[嶺]  刘[劉]  龙[龍]

聋[聾]  笼[籠]  咙[嚨]   胧[朧]  垄[壟]   拢[攏]  娄[婁]

楼[樓]  搂[摟]  篓[簍]   庐[廬]   炉[爐]  芦[蘆]   卢[盧]

颅(页→頁)[顱]  卤[鹵滷]虏[虜] 陆[陸]  录[録]

驴(驴→馿)[驢]屡[屢]  缕(纟→糹)[縷]   虑[慮]   滤[濾]

峦[巒]    乱[亂]罗[羅] 啰[囉]   逻[邏]   萝[蘿]

锣(钅→釒)[鑼] 箩[籮]

M

迈[邁]  蛮[蠻]  瞒[瞞]  满[滿]  么[麽]  霉[黴]   蒙[矇濛懞]

梦[夢]  弥[彌]  面[麵]  庙[廟]  灭[滅]  蔑[衊]   亩[畝]

N

难[難]  恼[惱]  脑[腦]  拟[擬]  酿[釀]  聂[聶]

镊(钅→釒)[鑷] 宁[寧]  狞[獰]  拧[擰]  泞[濘]  农[農]

浓[濃]   脓[膿] 疟[瘧]

P

盘[盤]  庞[龐]  辟[闢]  苹[蘋]  凭[憑]  泼[潑]   扑[撲]

仆[僕] 朴[樸]

Q

齐[齊]  脐[臍]  启[啓]  气[氣]    牵[牽]  签(签→簽)[籤]

千[韆] 迁[遷]  纤(纟→糹)[縴纖]乔[喬] 桥[橋]  侨[僑]

荞[蕎]  窍[竅] 窃[竊]  亲[親]     寝[寢] 庆[慶]  穷[窮]

琼[瓊]  秋[鞦]  曲[麯] 趋[趨]     权[權]  劝[勸] 确[確]

R

让(讠→訁)[讓]  扰[擾]  热[熱]  认(讠→訁)[認]

S

洒[灑]  萨[薩]  伞[傘]  丧[喪]  扫[掃]  涩[澀]  杀[殺]

晒[曬] 伤[傷]  舍[捨]  摄[攝]  审[審]  婶[嬸]  沈[瀋]

肾[腎]  声[聲] 绳(纟→糹)[繩] 胜[勝]  圣[聖]  湿[濕]

实[實]  识(讠→訁)[識]时[時]  势[勢]   释[釋]  适[適]

兽[獸]  寿[壽]  书[書]  属[屬] 数[數]   树[樹]  术[術]

竖[竪]  双[雙]  烁[爍]  松[鬆]  耸[聳] 苏[蘇囌]肃[肅]

虽[雖]  随[隨]  岁[歲]  孙[孫]

T

台[臺檯颱]  态[態]  滩[灘]  瘫[癱]  摊[攤]坛[壇罎]昙[曇]

叹[嘆]  涛[濤]  誊[謄]  体[體]  条[條]  铁(铁→鉄)[鐵]

厅[廳] 听[聽]  头[頭]  图[圖]  涂[塗]  团[團糰]椭[橢]

W

洼[窪]  袜[襪]  弯[彎]  湾[灣]  万[萬]  网[網]  为[爲]

伪[僞] 卫[衛]  稳[穩]  无[無]  芜[蕪]  务[務]  雾[霧]

X

牺[犧]  袭[襲] 习[習]   系[係繫]戏[戲]  虾[蝦]  吓[嚇]

贤(贝→貝)[賢]咸[鹹]  显[顯]    献[獻] 县[縣]  宪[憲]

乡[鄉] 响[響]  向[嚮]  萧[蕭]    箫[簫]  啸[嘯]  协[協]

胁[脅]  写[寫] 泻[瀉]  衅[釁]   兴[興]  须(须→須)[鬚]

悬[懸]  选[選]  旋[鏇] 学[學]    寻[尋]  逊[遜]

Y

压[壓]  哑[啞]  亚[亞]  盐[鹽]  严[嚴]  厌[厭]  艳[艷]

阳[陽] 痒[癢]  养[養]  样[樣]  钥(钥→鈅)[鑰] 药(药→

葯)[藥]爷[爺]业[業]  叶[葉]  医[醫]  仪[儀]  蚁[蟻]

译(讠→訁)[譯]绎(纟→糹)[繹] 义[義] 议(讠→訁)[議]

艺[藝]  亿[億]  忆[憶] 阴[陰]  隐[隱]  瘾[癮]  应[應]

蝇[蠅]  拥[擁]  佣[傭]  踊[踴] 忧[憂]  优[優]  犹[猶]

邮[郵]  余[餘]  与[與]  屿[嶼]  誉[譽] 吁[籲]  御[禦]

郁[鬱]  渊[淵]  园[園]  远[遠]  愿[願]  跃[躍] 云[雲]

运[運]  酝[醖]

Z

杂[雜]  赃(赃→賍)[贜] 脏[臟髒] 凿[鑿]枣[棗]  灶[竈]

泽[澤] 择[擇]  斋[齋]  毡[氈]   战[戰]    赵[趙] 折[摺]

这[這]  征[徵] 症[癥]  郑[鄭]   证(证→証)[證] 只[隻衹]

织(纟→糹)[織] 职[職] 执[執]   挚[摯]  掷[擲]   滞[滯]

致[緻] 帜[幟]  制[製] 质(贝→貝)[質]  钟(钟→鈡)[鐘鍾]

种[種] 肿[腫]  众[衆]  皱[皺]  昼[晝]  朱[硃]  烛[燭]

嘱[囑]  铸(铸→鋳)[鑄]筑[築]    妆[妝] 装[裝]  庄[莊]

桩[樁]  壮[壯]  状[狀]  坠[墜]    准[準] 浊[濁] 总[總]

纵(纟→糹)[縱] 钻(钻→鉆)[鑽]

 

 

附录2

                    《简化字总表》调整建议方案说明

 

   《简化字总表》调整类推简化字控制的范围,应与规范字表相对应。目前的两个字表一是《现代汉语常用字表》含3500字,另一是《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含7000字。类推简化字如果控制在常用字表内,范围显现不足,如果控制在通用字表内,范围显现太大,因为在通用字表中,只需要有一部分字按类推简化就可以了。如何解决这一矛盾?据文字学家统计,从甲骨文至今,各时期通常使用的汉字一般维持在45千左右,这应该是类推简化字的最佳范围,但目前尚缺少这样一个字表,如能将《现代汉语常用字表》适当扩充不失是一种解决的方法。本文把类推简化字控制在《现代汉字常用字表》3500字范围内。

第一表整理

原第一表总共有350个简化字,其中“谗忏籴疖粜亵痈”不属常用字需要恢复繁体字形“讒懺糴癤糶褻癰”,根据第二表、第三表简化规律恢复“拣炼练”的繁体字型“揀煉練”和24个简化字的繁体偏旁,另“凤帅”也恢复繁体字型“鳳帥”,调整后第一表简化字总数为338个,其中24个简化字恢复为繁体偏旁如下:

坝(坝→垻)[壩]    馋(饣→飠)[饞]       缠(纟→糹)[纏] 

购(贝→貝)[購]   顾(顾→頋)[顧]       观(观→覌)[觀]

鸡(鸡→鳮)[鷄]     继(继→継)[繼]    硷(硷→礆)[鹼]

舰(见→見)[艦]     讲(讠→訁)[講]        驴(驴→馿)[驢]

(签→簽)[籤]     纤(纟→糹)[縴纖]    让(讠→訁)[讓]

认(讠→訁)[認]   铁(铁→鉄)[鐵]        须(须→須)[鬚]

钥(钥→鈅)[鑰]     药(药→葯)[藥]     赃(赃→賍)[贜]

证(证→証)[證]     钟(钟→鈡)[鐘鍾]     钻(钻→鉆)[鑽]

第二表、第三表整理

两表总共有1885个简化字和14个简化偏旁,本次取消用于无限类推的简化字和14个简化偏旁,调整后简化字总数为258个。

A

爱[愛]保留,其余取消

B

罢[罷] 摆[擺襬]保留,其余取消

备[備] 惫[憊]

贝[貝]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笔[筆]保留,其余取消

毕[畢]保留,其余取消

边[邊]保留,其余取消

宾[賓] 滨[濱] 缤(纟→糹)[繽] 鬓[鬢]保留,其余取消

C

参[參]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仓[倉]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产[産] 萨[薩] 铲(钅→釒)[鏟]保留,其余取消

长[長]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尝[嘗]保留,其余取消

车[車]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齿[齒] 龄[齡]保留,其余取消

虫[蟲]保留,其余取消

刍[芻]取消,皱[皺] 趋[趨] 雏[雛]保留,其余类推简化字取消

从[從] 纵(纟→糹)[縱] 耸[聳]保留,其余取消

窜[竄]保留,其余取消

D

达[達]保留,其余取消

带[帶] 滞[滯]

单[單] 阐(门→門)[闡] 掸[撣] 弹[彈] 蝉[蟬]保留,其余取消

当[當噹] 挡[擋] 档[檔] 裆[襠] 铛(钅→釒)[鐺]

党[黨]保留,其余取消

东[東]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动[動]保留,其余取消

断[斷]保留,其余取消

对[對]保留,其余取消

队[隊] 坠[墜]

E

尔[爾] 弥[彌]保留,其余取消

F

发[發髮] 泼[潑] 废[廢] 拨[撥]保留,其余取消

丰[豐] 艳[艷]保留,其余取消

风[風]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G

冈[岡]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广[廣] 扩[擴] 旷[曠] 矿[礦]保留,其余取消

归[歸]保留,其余取消

龟[龜]保留,其余取消

国[國]保留,其余取消

过[過]保留,其余取消

H

华[華] 哗[嘩] 桦[樺]保留,其余取消

画[畫]保留,其余取消

汇[匯彙]保留,其余取消

会[會] 刽[劊] 绘(绘→絵)[繪]保留,其余取消

J

几[幾] 讥(讠→訁)[譏] 叽[嘰] 饥(饥→飢)[饑] 机[機]保留,

   其余取消

夹[夾]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戋[戔]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监[監] 滥[濫] 蓝[藍] 篮[籃]保留,其余取消

见[見]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荐[薦]保留,其余取消

将[將] 蒋[蔣]保留,其余取消

节[節]保留,其余取消

尽[盡儘]保留,其余取消

进[進]保留,其余取消

举[舉]保留,其余取消

K

壳[殻]保留,其余取消

L

来[來]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乐[樂] 烁[爍] 砾[礫]保留,其余取消

离[離] 漓[灕] 篱[籬]

历[歷曆] 沥[瀝] 雳[靂]保留,其余取消

丽[麗]保留,其余取消

两[兩] 俩[倆] 辆(车→車)[輛] 满[滿] 瞒[瞞]保留,其余取消

灵[靈]保留,其余取消

刘[劉]保留,其余取消

龙[龍] 宠[寵] 庞[龐] 垄[壟] 拢[攏] 咙[嚨] 胧[朧] 袭[襲]

    聋[聾] 笼[籠]保留,其余取消

娄[婁] 搂[摟] 缕(纟→糹)[縷] 屡[屢] 数[數] 楼[樓] 篓[簍]

   保留,其余取消

卢[盧] 颅(页→頁)[顱]保留,其余取消

虏[虜]保留,其余取消

卤[鹵滷]保留,其余取消

录[録]保留,其余取消

虑[慮] 滤[濾]保留,其余取消

仑[侖]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罗[羅] 萝[蘿] 啰[囉] 逻[邏] 锣(钅→釒)[鑼] 箩[籮]保留,

   其余取消

M

马[馬]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买[買]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卖[賣]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麦[麥]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门[門]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黾[黽]取消,绳(纟→糹)[繩] 蝇[蠅]保留,其余类推简化字取消

N

难[難]滩[灘] 摊[攤] 瘫[癱]保留,其余取消

鸟[鳥]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聂[聶]摄[攝] 镊(钅→釒)[鑷]保留,其余取消

宁[寧]泞[濘] 拧[擰] 狞[獰]保留,其余取消

农[農]浓[濃] 脓[膿]保留,其余取消

Q

齐[齊]剂[劑] 济[濟] 荠[薺] 挤[擠] 脐[臍]保留,其余取消

岂[豈]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气[氣]保留,其余取消

迁[遷]保留,其余取消

佥[僉]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乔[喬]侨[僑] 荞[蕎] 骄(马→馬)[驕] 娇[嬌] 桥[橋]

   轿(车→車)[轎] 矫[矯]保留,其余取消

亲[親]保留,其余取消

穷[窮]保留,其余取消

区[區]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S

啬[嗇]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杀[殺]保留,其余取消

审[審]婶[嬸]保留,其余取消

圣[聖]保留,其余取消

师[師]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时[時]保留,其余取消

寿[壽]涛[濤] 祷[禱] 畴[疇] 铸(铸→鋳)[鑄] 筹[籌]保留,

   其余取消

属[屬]嘱[囑]保留,其余取消

双[雙]保留,其余取消

肃[肅]萧[蕭] 啸[嘯] 箫[簫]保留,其余取消

岁[歲]秽[穢]保留,其余取消

孙[孫]逊[遜]保留,其余取消

T

条[條]涤[滌]保留,其余取消

W

万[萬]厉[厲] 迈[邁] 励[勵]保留,其余取消

为[爲]伪[僞]保留,其余取消

韦[韋]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乌[烏]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无[無] 抚[撫] 芜[蕪]保留,其余取消

X

献[獻]保留,其余取消

乡[鄉]保留,其余取消

写[寫]泻[瀉]

寻[尋]保留,其余取消

Y

亚[亞]哑[啞] 恶[惡噁]保留,其余取消

严[嚴]保留,其余取消

厌[厭]保留,其余取消

尧[堯]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业[業]保留,其余取消

页[頁]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义[義]议(讠→訁)[議] 仪[儀] 蚁[蟻]

艺[藝]保留,其余取消

阴[陰]保留,其余取消

隐[隱]瘾[癮]

犹[猶]保留,其余取消

鱼[魚]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与[與]屿[嶼]保留,其余取消

云[雲]昙[曇]保留,其余取消

Z

郑[鄭]掷[擲]保留,其余取消

执[執]垫[墊] 挚[摯]保留,其余取消

质(贝→貝)[質]保留,其余取消

专[專]及类推简化字取消

简化偏旁

讠[言]——取消

饣[食]——取消

[昜]——取消

纟[糹]——取消

[臤]——坚[堅] 贤(贝→貝)[賢] 肾[腎] 竖[竪] 紧[緊]保留,其余取消

]——取消

]——览(见→見)[覽]  揽(见→見)[攬]  缆(纟→糹,见→

                見)[纜]  榄(见→見)[欖]  鉴[鑒]

只[戠]——识(讠→訁)[識] 帜[幟] 织(纟→糹)[織] 职[職]保留,其余取消

钅[釒]——取消

]——学[學] 觉(觉→覚)[覺] 搅(搅→撹)[攪]保留,

            其余取消

[睪]——译(讠→訁)[譯] 泽[澤] 择[擇] 绎(纟→糹)[繹]

              释[釋]保留,其余取消

[巠]——取消

]——变[變] 弯[彎] 峦[巒] 恋[戀] 湾[灣] 蛮[蠻]保留,其余取消

呙[咼]——取消

以上《简化字总表》调整方案总共596个简化字。

 

200981

 

感谢陈明然老师对本文提出的指导性修改意见!

 

启事:

笔者从事工业设计,喜欢汉字但不了解汉字。本文只是从理工角度从宏观对《简化字总表》提出调整建议,对微观繁简不对称问题如何处理没有涉及,因此,该方案虽然是完整的,但却是不完善的。

该方案核心是取消类推功能极强的12个简化偏旁:贝、车、见、马、门、鸟、页、鱼、讠、饣、纟、钅。这是因为在《简化字总表》2235个字中,由这12个简化偏旁构成的字占53%,这部分取消之后在剩余简化字中,如果能把类推简化字再取消一半,那么《简化字总表》最后剩56百字,这就与50多年前制定的《汉字简化方案》是一致的,这也是大多数人都能接受的范围。

有的人认为《简化字总表》不能更改,或把类推范围适当扩大,例如扩大到《现代汉语通用字表》7000字范围,这样做有如下缺点:只要是相同的结构繁简共存,那么这种繁简共存就有可能在同一篇文章中出现,这对一般简化字不算什么,有例为证:简化字有欢[歡]、劝[勸]、[觀]、[權],但灌、罐、獾、鹳却不简化,这类字如果出现在同一篇文章中,人们不会感到有什么不妥。但对类推功能极强的12个简化偏旁就不同了,例如对“贱与貤”、“轻与輨”、“观与覕”、“驱与騲”、“间与閅”、“鸵与鳪”、“项与頄”、“鲤与魜”、“课与讍”、“饶与飣”、“线与糽” “钕与銤”等,人们不能容忍在一篇文章中同时出现这类繁简偏旁字,在这里,只要不是全部取消或者无限类推,这种情况的发生就不可避免。那么对这12个简化偏旁无限类推是否可行呢?根据笔者粗略统计,在《简化字总表》中,如果按第二表及第三表简化字无限类推,那么类推简化字约占汉字总数的三分之一以上,目前汉字总数约10万字,那么类推简化字会超过3万,这里有很大一部分就是由这12个简化偏旁类推出来的,因此无限类推方案是万万不可取的。

如果网友赞同我的观点,愿意进一步完善该建议方案,欢迎提出深化建议,当然也欢迎书同文友们的参与,这里除了“取消类推功能极强的12个简化偏旁”条款不能更改外,对其它不妥之处都可更改,最终形成一个科学的、无论是坚持简化字的人还是主张恢复繁体字的人都能接受的民间《简化字总表》调整建议方案,为繁简字书同文提供一种可操作的调整方案,为国家文字改革部门提供一种参考。

谢谢!

高国鹫/200988

 

《汉字拼形系列论文之十五》

E-mailhypx8798@yahoo.cn

   新浪网博客:字略

     手机交流:13614240885

 

目前在《语言文字网》(www.yywzw.com/index.aspx)已发表的文章有:

1 《汉字编码三大定律》20071213

2 《笔画组合理论与汉语拼形方案》2008228

3 《数字键盘复码字母键位设定原理》2008229

4 《挑战天下编码人》2008319

5 《汉语拼形汉字输入法》200847

6 《汉字编码——未来推动汉字演化的动力》200866

7 《关于汉字编码第二次整理探讨》200876

8 《论汉字编码数学原理》2008820

9 《汉字编码与密码设置》2008119

10 《汉字编码与互联网域名》20081119

11 《汉字编码与电话号码》20081221

12 《汉字编码与邮政编码》200913

13 《字母异化·数字异化·汉字编码》2009119

14 汉字编码——对汉字简化的“否定”2009217

15  <简化字总表>调整建议方案》(第十二次汉字书同文交流稿)200988

16 《阿拉伯数字的遗憾》2009530

17 当前汉字编码急需解决的十个问题2009613

18 《〈汉字笔顺规则表〉修改建议方案》2009617

19 《手机互联网输入法》200971

 

近期要发表的文章有:

20 汉字编码的最终归宿》

21 《数字键盘汉字输入通用要求》修改建议方案

22 遭遇汉字编码危机

23 《汉字拼形方案问答》

 




阅读:
录入: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简化汉字问题的处理应长远考虑

下一篇:从“一简多繁”看汉字简化中的谬误现象
相关文章       简化字  汉字编码三大定律  繁简之争 
本文评论
  支持你,雖然個人覺得欢[歡]、劝[勸]、观[觀]等也應該恢復。   (davix ,2009-08-11 )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