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刘小清:网络语言的快餐化

[日期:2013-02-01] 来源:语言文字网  作者:刘小清 [字体: ]

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工贸学校/工贸中专/市一职招生简章

湘潭市工贸学校2018年招生简章(每年更新)

郑重提醒:我校实行全封闭管理,外来人员未经许可严禁入内,前来看校的家长和同学请提前预约登记,我校安排专职老师带领参观。请注意,我校招生工作在7月10日左右结束。

招生热线:13467920032(赵红斌老师

刘 小清:网络 语言 的 快餐化

当今 社会,各种 快餐 文化 充斥 着 我们 的 生活。知识 快餐、幽默 快餐、快餐式 恋爱、快餐式 学习、快餐型 选修课 等等,似乎 一切 都“快餐化”、“快餐式”了,社会 完全 进入 了 一个“快餐 时代”。人们 时刻 在 追求 着 一种 快捷 的 生活 方式。而 语言 是 文化 的 载体,特别 是 语言 中 的 词汇,始终 忠实 地 记录 着 社会 现实 并 反映 着 民族 的 各种 文化 理念。从而 语言 也 被 纳入 了“快餐化”的 结构 中。这种“快餐化”的 特点 在 网络 语言 中 表现 尤为 突出。比如“给力”这个 词 就 具有“快餐化”的 特点。“给力”代表“给予 力量”的 意思,作为 形容词 时,就 可以 类似 于“很 好”、“牛”、“很 带劲”、“酷”、“棒”、“很 有 意思”等。一切 用来 表达“很棒”这个 意思 的 言语,仅仅 需要“给力”这样 一个 词 就 已经 足够。这样 的 例子 还有 很多,比如“裸婚”、“神马 都是 浮云”、“hold 住”、“打 酱油”、“雷”、“坑爹”、“伤不起”、“羡慕 嫉妒 恨”,等等。

在 网络 这个 个性 飞扬 膨胀 的 特殊 情境 里 传统 语言 已经 不 能够 使 网民 的 思想 得以 尽情 宣泄,于是“快餐化”的 网络 语言 在 这个 寸秒寸金 的 世界 出现 了。

人类 使用 语言 进行 交际,总是 力求 用 最小 的 努力 去 达到 最大 的 交际 效果。例如“雷”这 个 词,符合“经济 原则”中 的“语法 省略”,省掉 了“像 打雷 一样……”,却 还 具有 声音 的 形象,并且 从 语言 发展 的 效率性 规律 来 看,单音节 词 要 数 最 省力 了。人们 趋向 于 用 最 简短、便捷 的 形式 表达 最 常用 的 概念,从而 提高 语言 表达 效率。网络 语言 的“快餐化”就 适应 了 这种 经济 原则 和 效率性 规律。

在 一定 程度 上,它 确实 可以 使 语言 表达 更 简约、便捷,甚至 更 形象 生动,值得 玩味,显得 诙谐 幽默、俏皮 活泼,富有 动感 和 活力。从而,在 一定 场合,网络 语言 的“快餐化”促进 人们 更好 地 发挥 语言 的 交际 功能。甚至,有时候,还 能 促使 网络 语言 大 面积 扩展,眼下 很 多 报刊 媒体 就 己经 常态 使用 并 完全 接纳 了 一些 网络 用语。网络 语言 的“快餐化”适应 了 这样 一个“快餐化”社会 的 发展,有 它 存在 的 价值 和 理由。

但是,网络 “快餐化” 也 存在 不少 消极 影响。目前,一些 网络 语言 存在 着 一些 过度“快餐化”的 现象,比如 经常 胡编乱造,生搬硬套,随意 地、望文生义 地 附加 一些“新”义,过度 追求“快”、“方便”。举 一些 具体 例子 来 说,比如 用“PLMM”表示 漂亮 妹妹,用“LG”表示 老公,用“GG”表示 哥哥 。如果 瞧见“版猪”,那是“电子 公告 版 管理者”;“大虾”和“菜鸟”是“超级 网虫”和“网络 新手”的 代名词;“烘培 鸡”是“个人 主页 HOME-PAGE”的 谐趣 音译;“酒屋”、“酒吧”是“WIN95”和“WIN98”操作 系统 的 简称。……还有 那 一串串 数字,“687”(对不起)、“886(拜拜 喽)”、“7456”(气死 我 了)、“55555”(伤心 地 哭声)、“562059487”(我 如果 爱你 我 就是 白痴)。我 相信 一般 的 人 初看 这些 ,大 多数 的 都 不 知道 这 表达 什么 信息。这种 网络 语言 的 过度“快餐化”在 一定 程度 上 还 影响 了 语言 交际 的 效率。对于 这种 情况,我们 要 实行 合理 的 引导、规范,让“快餐化”的 网络 语言 符合 语言 发展 规律,并且 能够 被 社会 公众 接受。

 

姚芳 点评:语言 投射 生活,快餐化 的 生活 方式 刺激 着 语言 的 快餐化,尤其 是 网络 语言。但是 我们 不能 一生 每餐 都 吃 快餐。)




阅读:
录入:湘里伢子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张佳奇:“或”取代“也许”?

下一篇:陈兴兴:“望文生义”不是汉字文本特有的
相关文章       《语言学评论》第7期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