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字”非“词” 但“字”也可以是一种“词”

[日期:2006-01-04] 来源:语音象征与语言  作者:盛谏 [字体: ]

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工贸学校/工贸中专/市一职招生简章

湘潭市工贸学校2018年招生简章(每年更新)

郑重提醒:我校实行全封闭管理,外来人员未经许可严禁入内,前来看校的家长和同学请提前预约登记,我校安排专职老师带领参观。请注意,我校招生工作在7月10日左右结束。

招生热线:13467920032(赵红斌老师

由于电脑病毒害苦了我,好长一段时间没能上网。最近在北大论坛上看到彭泽润所编辑的帖子中有一篇《跟 讨论 字、字母 词,2006-05-6》,非常高兴。异疑相与析嘛,我愿与大家一起再次分析这些问题。

在讨论字与词之前,让我们先建立起“考察层面”的概念并抛弃那种不论层面的异同而一概简单化为“非此即彼”的思想方法。先看对比语言学中的一段论述:

“对比语言学”讲究语言的可比性,“要进行对比首先要看所选的语言材料是否处于同一层面上,不处于同一层面上的东西是无法比较的。”“由于语言研究可以分为许多互为交叉的层面,因此,可能在某一层面上是对应的,但在另一个层面上可以是不对应的。比如‘you’与‘你’,在人称代词这个层面上是对应的,但在语法‘数’的平面上‘you 与‘你’不对应,而与‘你’及‘你们’对应”。(详见许余龙编著《对比语言学》p25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2)。

我在《也谈汉字的词与字(http://www.yywzw.com/jt/sj/sj-jt08.htm)》所绘的图形及其解释中采用的分层考察的方法与上述论述相一致。在书写层面上汉语的字与西方语言的字母是对应的,但在词层面上他们却并不对应,结论是不能将汉语的字等同于西语的字母。

在同一考察平面上,事物可以进行比较,因此具有同一性及排他性,“是此非彼”、“非此即彼”。不同的考察平面失去了可比性,也就失去了同一性及排他性,就不存在非此即彼的简单关系。 “‘字’是 文字的最小又自由的基本单位。”这句话完全正确,但它仅对书写或印刷考察层面而言;“‘词’是语言的最小又自由的基本单位。”这句话也完全正确,但它仅对语法考察层面而言。由于考察层面的不同,因而字与词并不存在排他性:字可以同时又是词(当然也可以不同时又是词,需视词的界定标准而定)。

国际语言学家普遍接受的词的完整定义是:语言中能够独立运用的最小语言单位,具有一定的形式,并表达一定的意义。词的形式有语音形式和文字书写形式两种,分别是语音学和文字学的主要研究对象(参见许余龙编著《对比语言学》p100,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2)。牛津词典对word的解释也包含这几方面。根据字与词处在不同考察层面以及词的上述定义,汉语书法层面的字可以同时又是语法层面的词。如果我们承认英语的书写形式“dog”是个词,那为什么汉语的书写形式“狗”就只能是“字”而不是“词”呢?难道汉语的词就只有语音形式“gǒu”而没有书写形式“狗”吗?可见按国际普遍接受的词的定界标准和不同考察层面不具排他性的原理,汉语中的“字”既可以是文字的最小又自由的基本单位,又可以是语言的最小又自由的基本单位。当然字只是词的一种——单音节的单纯词,而词还包括多音节的单纯词(如“葡萄”要用两个字表示它的语音)和合成词(要用字作为它的组成部分——词素),因此字并不全等于词,但不能因字不全等于词(只是词的一种)而否定字是词(单音节的单纯词)。大家都承认英语中blackboard是词,独立使用的black board也都是词,那么只承认汉语“黑板”是词,而不承认独立使用的“黑”与“板”也是词,这合逻辑吗? 此外,在 “词式书写”的样品中,用两个空格间隔出来的既有多音节词,也有许多单个汉字,能说这些单个汉字不是词而仅是字或词素吗?所以,如果不承认字也是词的一种,那么,“词式书写”就不能自圆其说。

现在再回过头来分析一下《7. 讨论 字、字母 词,2006-05-6》这个帖子中的一些文字,这篇文章不长,不妨转录其主体部分(用黑体表示)以免断章取义之嫌。

06-04语言 观察

mean= me+an”,“胡≠古+月”

——从 文字 角度 看 问题

彭 泽润

 

盛 谏 《也 谈 汉字 的 词 与 字》(http://www.yywzw.com/jt/sj/sj-jt08.htm2005-12-20)” 有 下面 两 段 话:

1)在 书写 方面,独体字 与 字母 的 层次 对应,它们 都由 笔划 组成,都 在 基础 层。写 “胡” 字 的 时候 如果 把 间距 写 得 太 大,写成 “古 月”,别人 会 误解 成 “古” 与“月” 两个 字。写 “mean”的 时侯,如果 写成 “me an”,别人 同样 会误解 成 “me” 与 “an”两个 词。

2)在 印刷 方面,字(包括 独体 与 合体) 又 与 字母 对应,因为在 铅字 时代 每个 方块 字 需要 像 西方 文字 的 字母 那样 铸 一 铅字。

这里 的 (1)和 (2)矛盾。我 认为 (2) 正确。(1)是 错误 的,原因 是 跟许多 有 错觉 的 人 一样,你 把 英语 一个 单词 错误 地 当做 一个 字 了。根据 (2),我们 应该明确:字母 和 字 性质 相同,都是 文字 体系 中 最小 又 自由 的 单位。

字母 就是 一种 字,叫做 音素字,主要 单独 记录 音素,碰巧 也 可以 记录 词 例如 “a”,或者 语素 例如 “-s”,或者 词 的 局部 形体,例如 “who)”。不能 因为 字母 和 音素 有 这种 记录 和 被 记录 明显关系,就 认为 字母 本身 就是 音素。

汉字 自然 被 当做 字,是 语素字,主要 单独 记录 语素,碰巧 可能  记录 词 例如 “一”,或者 音素 例如 “啊”,或者 词 的 局部 形体,例如 “葡(萄)”。也 不能 因为 字 和 语素 有 这种 记录 和 被 记录 明显 关系,就 认为 字 本身 就是 语素。“mean” 是 4 个 字 的 字组。你 把 它 分成 2 个 小 的 字组 “me-” 和 “-an”,结果 仍然 是 字组,比 字 还是大。这 怎么 能够 跟 “胡” 这个 字 里面 的 两个 部件 去 比较 呢?部件 虽然 最小,但是 不 一定 自由。“胡” 里面 的 两个 部件 如果 分别自由 就是 另外 两个 字 “古” 和 “月” 了。因为 “古” 和 “月”  是 两个 字,

因此,所以 我们 无法 把 它们 直接 组合 在 一起 的 “古月” 当做 “胡” 来 书写 和 进行 汉语 电脑输入。

当然,如果 我们 不 从 文字 角度,而 从 语言 角度 来 观察,那么 会 产生 另外 一个 错觉:“mean” 似乎 是 “me” 和 “an” 两个 词 构成 的 词组。其实 作为 词 的 “mean”是 在 构词 角度 不能 再 分解 的 一个 语素,在视觉 形体 上 被 分解 成 “me-” 和 “-an”而已。因此,在文字 上 可以 说“mean = me+an”,但是 在 语言 或者 语音 上 不能 这样 认为。

至于 有人 不 会 写 字,把 “胡” 字 写成 两个 字 “古 + 月” 是 另外 的 事情。不 会 写 “m” 字 的 人 也 可能 把 他 写成 两个 字 “n + l” 呢,至少 有 人 可能 把 “d” 写成 “c + l”。在 书写 中 字 之间 是 允许 有 不同 大小 的  字距 的,因此 “mean = m+e+a+n” 是 可能 的。但是 字 的 内部 是 不 允许 的,“胡=+月” 是 不 可能 的。因此,即使 要 在 书写 上 比较,也 只有 把 “胡=+月” 跟 “d=c+l” 比较 才 有 共同 的 逻辑  基础。

盛 谏 这样 的 比较 会 使 人 越来越 糊涂。他 认为“汉字” 确实 比 “字母” 高 一个 层级,就是 把字 和 字 记录 的 口语 单位 混淆 起来 了。他 认为 汉字 的 “字” 与 英语 的 “word” 都是形体、声音 和 意义 的 结合体,性质 相同。这 是 把 汉字 的 字 和 它 记录 的 语素 混淆 以来 了。即使 我们 赞同 你 的 混淆 结果,也 不能赞同 语素(“字”) 和 词(word) 的 性质 相同。何况 形体、声音 和 意义 的 结合体 是 书面 语言单位,这样 的 单位 不仅 有 词(word),而且 还有 语素、词组、句子、篇章 等。这 也 是 他 自相矛盾的 根本 原因。他 一会儿 说 字母 和 字 一样,一会儿 说 不 一样,就是 没有 完全 清晰 地 给 字、词、语素 明确 的 区别 和 定义

下面对此帖逐句加以剖析:

这里 的 (1)和 (2) 矛盾。我 认为 (2)正确。(1)是 错误 的,”,显然该帖作者完全没有分层考察的概念,书写与印刷是两个不同的考察平面,分别加以讨论,所得结论不具有排他性,怎么会相互矛盾呢?书写的时侯,一个汉字如果写得松散就会误读,一个英文词或字母若写得松散(如mean写成me an或d写成c l)也会误读,这些都是生活中常有的事。以此为例说明在书写层面,字与字母具有类似性,似乎并无原则性错误。当然,如果 我们 不 从 文字 角度,而 从 语言 角度 来 观察,那么 会 产生 另外 一个 错觉:“mean” 似乎 是 “me” 和 “an” 两个 词 构成 的 词组。”把书写层面的讨论硬扯到语言层面,如果不是对语言学考察方法的无知,就是对原文的有意歪曲。

原因 是 跟 许多 有 错觉的 人 一样,你 把 英语 一个 单词 错误 地 当做一个 字 了。”前面已说过,字可以是词——单音节的单纯词,因此将英语中的自由语素词(如dogbook等)与汉语的单音节单纯词(如“狗”、“书”等)对应起来并非错误。

 该帖子说“我们 应该 明确:字母 和 字性质 相同,都是 文字 体系 中 最小 又 自由 的 单位。字母 就是 一种 字,叫做 音素字,主要 单独 记录 音素,‘mean’ 是 4 个 字 的 字组。 这段文字若翻译成外文,定会让洋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吕叔湘先生说 “‘字’是 文字的最小又自由的基本单位,”这句话是针对汉语而言,要知道他所说的“字”即“汉字”,是中国的特有文字。西方语言根本没有“字”的概念,怎么能把“字”应用到西语中去呢?! “‘mean 4 个 字 的 字组。”,更是前所未闻匪夷所思。英语压根就没有字组的概念,汉语好像也没有 “字组”这样的提法。

众所周知,“音素文字”、“音节文字”、“语素文字”中的“文字”两字是指“语言的书写符号”,是一种统称,与特指汉字的“字”意思不同。该帖子故意把其中的“文字”一词改为“字”,谓“字母 就是 一种 字,叫做 音素字”,“汉字 自然 被 当做 字,是 语素字”,其目的是证明“字母 和 字 性质 相同”、“字母 就是 一种 字”。但是术语的修改并不能改变客观事实,根本不能用来证明什么。

汉字 自然 被 当做 字,是语素字,主要 单独 记录 语素,碰巧 可能  记录词例如 “一”,或者 音素 例如 “啊”,或者 词 的 局部 形体,例如 “葡(萄)”。 ”汉字是语素文字固然不错,但说汉字“碰巧 可能  记录 词”则大错特错矣!错在何处?其一,语素与词处于不同的考察平面,因此不应把语素与词对立起来,作出非此即彼的简单化结论。实际上自由语素就是词,单个字构成的词就是“单音节的单纯词”。例如“人”、“车”、“看”、“红”等,都可以直接造句,如“人很多”、“看电影”等,句中的“人”、“看”究竟是词,还是语素?能不能说这是用语素直接造句?显然不能。这说明这些字既是语素又是词,视考察层面而定。或者更仔细一些说,当它们单独成词时,这个词是由一个字(语素)构成的(有人称之为词字),这个字(语素)是以词的资格去造句的;其二,通常认为不能单独成词的语素(有人称之为词素字),在现代汉语的文言成份中或处于其它词性时其中有许多也可能是独立的词;其三,从数量上看,撇开古代绝大多数汉字可以直接造句的事实,就现代汉语而论,能独立成词的汉字数量仍占常用字的一半左右而绝非个别。例如,《现代汉语语法信息词典》以常用的词语作为主要收录对象。6000左右的常用字中单个汉字的词约有3000多个。再从常用的程度(使用频度)看,报刊中前100个高频词中有69个是单个汉字(如“的、是、和(介、连)、了、在(介)、一(数)、不……”),占了高频词的大多数(现代汉语频率词典,p961,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85),少了他们汉语就无法成句。这些都足以证明在现代汉语中,成词的单字仍占有重要地位。可见该帖子说汉字“碰巧 可能  记录 词”碰巧两字完全是信口开河闭着眼睛说瞎话!碰巧 可能  记录 词”特意用“记录”两字说明“字”仅是词的记录而并不是词,实际上违背了国际语言学界关于词有语音与书写两种形式的定义。

帖子中说“盛 谏 这样 的 比较 会 使人 越来越 糊涂。……他 一会儿 说 字母 和 字 一样,一会儿 说 不 一样,就是 没有 完全 清晰 地 给 字、词、语素 明确 的 区别 和 定义”。实际上,字、词早有明确定义,轮不着我来区别与定义;语素、词素、形素三者尚有不同的看法,非三言二语能够厘清。我们不如举例说明更为清晰明了:在讨论书写时,“狗来了。”一语中的“狗”字是一个字(最小又自由的书写单位);在讨论语法时,“狗来了。”一语中的“狗”字是一个词(名词作主语,不是语素作主语),在“痛打落水狗”中的“狗”字是复合词“落水狗”的一个词素。这些例子说明,在不同的考察层面,“字”具有不同的“身份”。西语的“字母”没有那么多“身份”,它仅在讨论书写时与“字”有相同之处。这样的比较怎会使人越来越糊涂?与此相反,该帖子不提考察层面的区别,把“字”与“语素”划全等号;不论中外文各自的特点,把“字”与“字母”划全等号,简则简矣,但这样的简单化却真把是非搅混了。




阅读:
录入: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

下一篇:分群连写 比 分词连写 更可行
相关文章       汉语  外语  中文 
本文评论
  貌似西方的字母与中文的字差别是很大的。如dog,我们可以说它是由3个字母组成的,但不可说它是由3个字组成的。因为在一般意义上,一个字母并不具有独立担任句子成份的功能,而中国的字基本上都可以独立担任句子的某个成份。简单地把拼音语言的处理方式拿来处理中文,这在方法论是不妥当的。   (体用不二 ,2009-04-27 )
  不幸 的 使 西方 语言 的 “狗” 用 语素 文字 写 一般 难以 用 一个 字,例如 英语 的 “dog” 要 用 3 个 字 记录。当然 它 幸运 的 是 记录 整个 英语 只要 26 个 字。   (彭 泽润 ,2007-04-19 )
  原文:实际上 自由 语素 就是 词,单个 字 构成 的 词 就是“单音节 的 单纯词”。 改正: 实际上 自由 语素 就是 词。单个 语素 充当 的 词 就是 单纯词,包括 单音节 的 单纯词 和 多音节 的 单纯词。不过,多音节 的 单纯词 往往 要 用 多于 一个 字 记录。   (彭 泽润 ,2007-04-19 )
  2007-04-19 彭 泽润 评论—— 上面 说法 整体 很 不错,只是 把 记录 语言 的 “字” 做为 称呼 语言 单位 的 出发点,把 字 记录 的 不同 性质 的 口语 单位 首先 都 确定 成 “字”,然后 说 这个 “字” 有 不同 身份。这样 就 导致 整个 说法 出现 漏洞。因此 其实 它 跟 科学 只有 一 步 远 的 距离 了。正确 的 表达 是: 在 讨论 书写 的 时候 “狗 来 了。”中 做为 视觉 形式 的 “狗” 是 一个 字。在 讨论 语法 的时候,“狗 来 了。”中 的 “狗”做为 形式 和 内容 结合 实体 是 一个 词。在 “痛 打 落水狗”中 的“狗”是 复合词“落水狗” 的 一个 词素。也 就是 说,“狗” 是 一个 语素,有时 可以 单独 是 词,有时 是 词 的 一个 构成 语素。无论 这个 语素 是否 可以 单独 做 词 用,都 是 用 “狗” 这个 字 记录。这些 例子 说明,在 不同 的 考察 层面,“狗” 具有 不同 的 “身份”。西方 语言 的 “字母” 也 有 这些 “身份”。例如 英语 的 字 a 也 是 一样,可以 记录 英语 的 词 a,也 可以 记录 英语 的 词 apart 中 一个 语素 a. 这 说明 了 英语 和 汉语 的 共性,它们 没有 什么 鸿沟。不同 的 是 英语 的 字 直接 对应 一个 词 或者...   (彭 泽润 ,2007-04-19 )
  “字” 只有 一个 身份,记录 口语 的 最小 又 自由 的 单位。 “狗” 是 一个 语素,有时 可以 单独 是 词,有时 是 词 的 一个 构成 语素。无论 这个 语素 是否 可以 单独 做 词 用,都 是 用 “狗” 这个 字 记录。英语 的 字 a 也 是 一样,可以 记录 英语 的 词 a,也 可以 记录 英语 的 词 apart 中 一个 语素 a. 这 有 什么 鸿沟 呢?不同 的 是 英语 的 字 直接 对应 一个 词 或者 语素 的 机会 很 少,因为 它 音素 文字,只有 一个 音素 可以 表达 一个 词 或者 语素 的 时候 才 可以。然而 这样 的 机会 很 少。   (彭 泽润 ,2007-04-19 )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