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第78期(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通讯)

不该一刀切地规定“表外字不再类推简化”(钮葆)

[日期:2014-07-04] 来源:彭泽润  作者: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秘书处 [字体: ]

汪涵的母校--湘潭市工贸中专学校欢迎你

汪涵的母校--湘潭市工贸中专

湖南省首批国家级示范学校
湘潭市首所国家级示范学校
湘潭市教育局公办中职学校

湘潭工贸中专学校2016招生简章
扫一扫工贸招生二维码可加微信咨询

联系人:赵红斌老师
报名热线:13467920032

 

不该一刀切地规定“表外字不再类推简化”

 

 

汉语言文字的规范化、现代化是推动汉语言文字走向世界的基础性工程。2013819,由国务院公布的《通用规范汉字表》是贯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适应信息时代社会各领域汉字应用需要的重要规范标准,应当严格贯彻执行。但是,国务院公布《通用规范汉字表》后,教育部、国家语委联合其他10个部委于2013109发文《教育部等十二部门关于贯彻实施〈通用规范汉字表〉的通知》(教语信〔20132号文件),规定“收入《通用规范汉字表》以外的字一般应采用历史通行的字形,不应自造未曾使用过的新的简化字”,这恐怕不妥。因为,这份文件所称的“历史通行的字形”,没有明确其所指对象和能指范围,实际所指是繁体字,所称的“自造未曾使用过的新的简化字”,实际上是一刀切地规定“表外字不再类推简化”(参见《〈通用规范汉字表〉解读》),这恐怕与《字表》精神不符。

 

一、“表外字不再类推简化”的由来

无论是《国务院关于公布〈通用规范汉字表〉的通知》(国发201323号文件),还是这个《字表》本身(含其“说明”),均没有“表外字不再类推简化”的规定,当然也没有“表外字采用历史通行的字形”的规定。

这两项规定来源于2009年教育部、国家语委呈报国务院审定、并按照国务院指示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的、收字8300个的《规范汉字表》(现称《通用规范汉字表》)。那份《字表》有个“说明”,其中第六条规定:“本字表以外的字,不再类推简化”;第十一条规定:“字表以外的字……宜采用历史通用字形”。

在公开征求意见过程中,这两条规定以及其他一些内容在社会上引起了明确的反对。于是,根据广大群众意见,在201010月,教育部、国家语委对《规范汉字表》进行了较大的调整,将收字8300个削减为收字8105个,删除了《字表》原“说明”中的上述条款,并在调整后形成的《〈规范汉字表〉及相关材料》里面附了一份《关于“规范汉字表”公开征求意见及修改情况的报告》,明确告知“删除了原字表说明中‘表外字原则上不再类推简化,且宜使用历史通用字形’的规定”(见该份《报告》的第三部分第1条)。尔后,再次上报国务院。这样,国务院于201365批准在全国使用的《通用规范汉字表》及其“说明”中,并没有关于“表外字原则上不再类推简化,且宜使用历史通用字形”的规定。

然而,距2010年的重新送审件时隔三年,《教育部等十二部门关于贯彻实施〈通用规范汉字表〉的通知》(教语信20132号文件)却在不含上述两项规定的《通用规范汉字表》已由国务院正式发布后,再次恢复了2009年《规范汉字表》上报国务院前的上述两项规定,匪夷所思。

 

       二、一刀切地“表外字不再类推简化”,其负面影响很大

       一刀切地“表外字不再类推简化”,在汉字的社会一般应用领域中难免会出现繁简杂糅的用字混乱。这种混乱预计大体将出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其一,造成单字使用的混乱。

比如:“宾”是“賓”的简化字,《简化字总表》规定,这是个可以作简化偏旁的简化字。《通用规范汉字表》依据这个规则,将“儐、濱、繽、檳、鑌、臏、髕、鬢”等的类推简化字“傧、滨、缤、槟、镔、膑、髌、鬓”作为规范字收列在表中,这无疑是正确的。但是,《通用规范汉字表》没有收列现今常用作人名的“瑸”(查人民网、新华网等可知,不算古人,今人以“瑸”作名字的数量相当大),按照教语信20132号文件的规定,这个字是不能类推简化的,必须写作“璸”。于是,若某人姓陈名宾,要写作“陈宾”,因为“宾”是“表内字”;若某人姓陈名瑸,那就必须写作“陈璸”,因为“璸”不是“表内字”,不得类推简化为“瑸”。

    又如:“觍(tiǎn)”是“覥”的简化字,通俗文学作品中常用到,如“觍着脸”(厚着脸皮)等。但它是“表外字”,尽管“见”是可以作简化偏旁的简化字,《通用规范汉字表》据此收列了一些由“见”作偏旁的类推简化字如“观、规、觉、觅、视”等作为规范字,但“觍”不在其内,所以只能写作“覥”,不得类推简化为“觍”。

对于社会用字如此采用双重标准,这恐怕是相当不妥的。《字表》较之《元素周期表》《字母表》等,数量规模要大几十倍甚至几百倍,让人们记住“草帽缏”的“缏”、“觍着脸”的“觍”、“纥”的“”等手头字是“表外字”不得类推简化,分别要写成“緶”“覥”“繨”(“臉”“紇”则要类推简化,分别写作“脸”“纥”),这不是难为老百姓吗?一篇普通文稿中,“表内字”写成简化字或传承字,“表外字”写成繁体字(即教语信20132号文件所称的“历史通行的字形”),如此繁简杂糅难道不是新的用字混乱吗?面对数量庞大的汉字,牢记哪些是“表内字”,哪些不是“表内字”,这将给人们增加多么大的记忆负担呢!

其二,造成复音词语用字的混乱。

比如,“鲂 是常见的鱼,经济价值高,种类多。其中的“鲂”是表内字(编号为5237),所以不写作繁体“”;但“”是表外字,按照教语信20132号文件的要求,必须写成“鮄”。于是,在一个复音词“鲂”中就要一个用简化字,另一个用繁体字,写作“鲂鮄”,形成立竿见影的繁简杂糅。

又如,“针”不但是古代中医所用的“九针”(九种不同形状、不同针法的针)之一,主要用来治疗血脉病、热病等,针体粗大,针尖较钝,而且现今也在中医临床治疗中使用,如电针、新九针针疗法等,可参阅《中国特种针法临症全书》(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02年版)。但是,其中的“针”是表内字(编号为0757),所以不写作繁体“”;但“”是表外字,按照教语信20132号文件的要求,必须写成“鍉”。于是,在一个复音词“针”中就要一个用简化字,另一个用繁体字,写作“鍉针”,形成立竿见影的繁简杂糅。

再如,《蝂传》是柳宗元一篇简短而寓意深刻的寓言故事,长期选入中学语文教材。但是,尽管中小学语文教材的文言文用字是《通用规范汉字表· 三级字表》的主要来源之一(见该《字表》之“说明”的第五条第⑷项),“”却并没有被收入该《字表》,是表外字。于是,按照教语信20132号文件的要求,在篇名《蝂传》中就要一个用简化字“传”,一个用传承字“蝂”,另一个用繁体字“蝜”,写作《蝜蝂传》(文中的“蝂”自然也要写作“蝜蝂”),形成立竿见影的繁简杂糅。

如此人为地繁简杂糅,能不造成社会用字混乱吗?

 

        三、“历史通行的字形”,概念模糊

“历史通行的字形”这个说法其实是个相当模糊的概念,实际使用中很难把握。

比如,草字头,即使把“艸”忽略不计,可“艹”(3画)与“”(4画)则都是在历史上通行的,如果这两个部首在现今的社会一般应用领域中被广泛地并行并用,必然造成新的用字混乱。

又如,“个”与“個”,作为量词,《集韵》称“箇,或作个,通作個”,即是说它们都属于“历史通行的字形”。前者,不但《广韵》《集韵》等工具书收有该字,而且也有相当权威的历史文献用例,如“木千章,竹竿万个”(《史记·货殖列传》)、“负矢五十个”(《汉书·刑法志》)等。后者,不但《广韵》《字汇》等工具书收有该字,而且也同样有相当权威的历史文献用例,如“……除持服月日外,亦以四年余两個月”(宋·范仲淹《求追赠考妣状》)、“那個人生得身长八尺”(《初刻拍案惊奇》)。如果“个”与“個”这两个字在现今的社会一般应用领域中被广泛地并行并用,同样必然造成新的用字混乱。

至于偏旁问题,196424,国务院在《关于同意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简化字问题的请示的通知》中明确指示:“‘汉字简化方案’中所列的简化字,用作偏旁时,应同样简化;‘汉字简化方案’的偏旁简化表中所列的偏旁,除了4个偏旁(纟、讠、钅、饣)外,其余偏旁独立成字时,也应同样简化”。显然,该《通知》在加了明确的“但书”后,用的是全称判断。至今未见有证据表明这项指示已经废止,可以不再执行。国发201323号文件规定的是:“《通用规范汉字表》公布后,社会一般应用领域的汉字使用应以《通用规范汉字表》为准,原有相关字表停止使用”。即是说,要求停止使用的是“原有相关字表”,不是关于偏旁简化的指示。可按照教语信20132号文件的规定,凡属“表外字”的偏旁则不予简化,即“表内”与“表外”,作为偏旁的“爱”与“愛”、“车”与“車”、“卢”与“盧”、“肃”与“肅”等并行并用——表内的用简化偏旁,表外的用“历史通行”的未简化偏旁,这将造成多么大的用字混乱,这与国务院《关于公布〈通用规范汉字表〉的通知》精神太不相符了。所以,教语信20132号文件中关于“历史通行的字形”的说法是模糊的,不便于实际操作。

 

       四、一刀切地“表外字不再类推简化”,与国家语言文字方针政策不符

新中国的语言文字方针政策具有很强的连贯性,保证了社会语文生活的持续稳定和健康发展。改革开放以来,中央于1992年对语言文字工作所作“三点指示”的第一项就是“继续贯彻国家现行的语言文字工作方针政策,汉字简化的方向不能改变”(引自《新时期语言文字工作记事》,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管理司、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组编,语文出版社2005年版,第102页)。而“表外字”一刀切地不再类推简化的主张所发出的信息显然是:汉字简化到此为止(“本字表以外的字,不再类推简化”嘛!),哪里还有“汉字简化的方向不能改变”可言呢?这恐怕不符合中央对语言文字工作所作的“三点指示”。

    诚然,在社会一般应用领域这个层面,以至在有些语文辞书中,包括随意简化在内的文字使用不规范现象确实存在,但这不该是削足适履地停止汉字简化方向的理由。对于语言文字工作主管部门来说,针对随意简化这个问题应该做的恐怕恰恰是:以国务院批准公布的《汉字简化方案》(1956年)、国务院《关于同意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简化字问题的请示的通知》(1964年)和国务院批准公布的《简化字总表》(1964年发布,1986年重新发表)所提出的汉字类推简化规则为基础,面对语言文字使用实际,积极稳妥地制定科学合理、便于操作的汉字类推简化实施细则,并在社会用字中严格执行这个实施细则。我认为,这是为落实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的“推广和规范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力尽己责,国家语言文字工作主管部门和广大语言文字工作者都应为此而努力。

    前段时间,北京大学中文系的苏培成同志、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的张书岩同志等分别就“表外字”是否应该允许类推简化、如何类推简化的问题发表文章。我认为,这几篇文章的意见确有道理,且有深度,值得学习。

 

五、我的两点建议

        1.准确完整地执行国务院公布的《通用规范汉字表》,撤销教语信20132号文件,停止“表外字不再类推简化”的推行。

2.尽快由国家语言文字工作主管部门立项,以国务院批准公布的《汉字简化方案》(1956年)、国务院《关于同意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简化字问题的请示的通知》(1964年)和国务院批准公布的《简化字总表》(1964年发布,1986年重新发表)所提出的汉字类推简化规则为基础,面对语言文字使用实际,积极稳妥地抓紧研制科学合理、便于操作的汉字类推简化实施细则。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内容导航】
第1页: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第十一次学术会议通知
第2页:不该一刀切地规定“表外字不再类推简化”(钮葆)
第3页:我学会与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联合举办“推进汉语言文字走向世界”论坛
第4页:第一批推荐使用外语词中文译名发布
第5页:从韩复矩名字说起(李祖炬)


阅读:
录入:湘里伢子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第77期(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通讯)

下一篇:第79期(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通讯)
相关文章       姓名  类推简化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推动中文  

分享到:

语言文字网YYWZW.COM是一个专门针对语言文字、中文信息处理等资源进行整合的网站,为最广泛的语言文字爱好者搭建一个交流平台。注册成为本站会员,就可以在语网推荐新闻、发表作品、转载文章,欢迎您的加盟。

栏目主持(按加入先后):

周胜鸿 彭泽润 戚桐欣 冯寿忠

沈克成 苏诚忠 王和   侯永正

宾德斋 潘德孚 陈明然 盛谏

毕可生 何南林 邱崇丙 马庆株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