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第83期(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通讯)

周有光与苏培成通信集

[日期:2016-05-18] 来源:彭泽润  作者: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秘书处 [字体: ]

语文 书简

——周有光与苏培成通信集

汪涵的母校--湘潭市工贸中专学校欢迎你

汪涵的母校--湘潭市工贸中专

湖南省首批国家级示范学校
湘潭市首所国家级示范学校
湘潭市教育局公办中职学校

湘潭工贸中专学校2016招生简章
扫一扫工贸招生二维码可加微信咨询

联系人:赵红斌老师
报名热线:13467920032

苏 培 成

我在1957年暑期考入北大中文系。1960年秋季开学后,系里请周有光先生为我们讲授“文字改革”课程,从此我就有幸成为周先生的学生。那时周先生50多岁,风华正茂。每两周上一个下午,三节课,站着讲也不喝水。没有教材,只印发简单的讲课提纲。周先生的课使我对文字改革有了基本的了解。那时受政治运动的影响,师生间的关系并不密切,彼此极少交流。一个学期的课下来,我没有和周先生说一句话,周先生也不认识我这个学生。“文革”结束后,政治环境变得轻松,慢慢地我和周先生有了交往。等到1994年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成立后,来往逐渐多了起来,而且有了书信往来。多数情况是周先生给我写信,我给先生回信,而且每信必回。有时回信很匆忙,忘了留底,现在也就无法找到。我主动给先生写信比较少。对先生交办的事情,我尽力而为。

近日我在整理周先生和我来往的信件。除去因保管不当而遗失的以外,从1994年到2013年,现有周先生给我的信70封,我给周先生的信43封。这些信主要是讨论学术问题。周先生给我的许多信就是学术论文。例如,19958月讨论《孟子》的“鸡豚狗彘之畜”里的“豚”和“彘”,20003月至5月的信讨论如何编选《周有光语文论集》,2005年头几个月反复讨论汉字性质和文字类型学,20077月提出研究“汉字表音化的量变和质变”等等。从周先生的信里,我学到了许多东西。例如:渊博的学识,严谨的治学精神,讨论学术问题时平等谦逊的态度,对后学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爱护,……这些使我终生受益。周先生的这批信件是他的重要著作,如果能够公开出版有很重要的意义。至于我回周先生的信,除了表示虚心向先生学习外,有时也谈一点个人浅见,请周先生指正。

为了便于读者阅读,我对这批信件做了初步整理。整理工作主要有:1. 周先生的信件大多是用电子打字机在热敏纸上打出来的,时间一长,许多字已经模糊不清了。我对这样的信用电脑重新打印。我十分认真地做,尽量避免出现差错。2.排序。大体按照信件的书写时间。尽量把来信和复信放在一起,3.加“编者注”,提供必要的背景知识。

到今年,周先生已经110岁高龄,我这个老学生也已80岁。这项工作只能做到目前的样子。其中的差错和缺陷,还请各位读者多多指正。我也希望收藏有周先生信件的单位和个人,最好能把信件公开发表,以利学术的发展。

 

201510月于北大燕北园

附注:《语文书简》将由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

 

2005-03-21周先生函

培成同志:

2005-03-19来信收到。这样讨论,好极了!

汉字的性质,是一个大问题,值得细细推敲。

下面的说法,对不对,请考虑:

Merpheme,既译“词素”,又译“语素”。(《现汉》、《语言与语言学词典》)。含义有“不确定性”,容易引起混乱。

在中文里,“词”不等于“语”。“词素”不等于“语素”。“词”小于“语”。“语素”大于“词素”。

“外来语”不等于“外来词”。“英语”是“外来语”,不是“中国原来的语言”。“沙发”是“外来词”,不是“外来语”(日本术语)。

黎锦熙先生提倡“单音节词”的“双音节化”:把“词”改说“语词”;把“字”改说“汉字”。这个办法很好,我一直照他这样做。因此,“语词”等于“词”,不是“语”和“词”。

我的用法如下:

成词语素=

语素  有意义音节

不成词语素=音节

无意义音节

“无意义音节”可以变成“有意义音节”,例如:“的士”(音译词,两个“音节”都无意义),变成“打的”(“的”,变成有意义音节,表“的士”)。

在某些场合,没有必要区分“有意义”和“无意义”,可以统称“音节”。

“短语”,又称“词组”(《现汉》)。含义有不确定性。在“文字类型学”中,没有必要提到“词组”或“短语”。

请考虑,请指正。

专祝

时祺!

周有光

2005-03-21

 

2005-02-27周先生函

培成同志:

2005-02-24来信,收到了。谢谢!

1)您修改得很对。我将按照改正。

2)您说得对:“古典文字”就是“语素文字”;“字母文字”就是“表音文字”

历史分期:1.原始文字;2.古典文字;3.字母文字。(不是文字类型)

表达方法:1.形意文字;2.意音文字;3.表音文字。(实际类型)

逻辑类型:1.表形;2.形意;3.表意;4.意音;5.表音。

符号形式:1.图符字符;2.字符字母;3.字母符号。(实际类型)

逻辑类型:1.图符;2.图符和字符;3.字符;4.字和字母;5.字母符号。

语言段落:1.篇章章节;2.语词音节;3.音节音素。(实际类型)

逻辑类型:(长语段)1.篇章;2.章节;3.语句;(短语段)4.语词;5.音节;6.音素。

“原始文字”相当于:“形意文字”,“图符或字符文字”,“篇章、章节或语句文字”。

“古典文字”相当于:“意音文字”,“字符或字母文字”,“语词和音节文字”(语素文字)。

“字母文字”相当于:“表音文字”,“字母符号文字”,“音节、辅音或音素文字”。

这些说法都是“假说”要经过反复论证和长期考验方能成为“定论”。所以要“切磋”。

再见!

周有光

2005-02-27

 

文字“三相”分类法

(符位相)

(语段相)

(表达相)

(简称)

(符号形式)

(语言段落)

(表达方法)

(长语段)

图符(图形符号)

篇章

表形

图符

篇章或章节

表形或表意(形意)

形意文字(原始文字)

图符

章节

表形或表意

图符或字符

章节、语句

或词组

表意

(短语段)

字符

语词

表意

字符和字母

语词和音节

(语素)

表意或表音(意音)

语素文字、

意音文字

(古典文字)

字母

音节或音素

表音

(字母文字)

音节字母

音节

表音

音节文字

辅音字母

音素

表音

辅音文字

辅音和元音字母

音素

表音

音素文字

 

2009-02-24周先生函

培成同志:

我的儿子周晓平回来,帮我在人民网“视频”上看到你对“季四点”的讲话。我耳聋,只听懂三分之一,未能观其全貌。

我感觉很好,很高兴!

你的“商榷”文章写得极好!

我想介绍给《群言》杂志发表。你同意不同意?请告诉我。

专祝

健康快乐!

周有光

2009-02-24

 

(苏培成注:2009216日,我去人民网教育频道就季羡林先生关于简化字的四点(就是周先生信里说的“季四点”)批评提出商榷意见,现场直播。周先生在信里提出要介绍给《群言》杂志发表,不知什么原因没有能够实现。我在复信里提到的三本书后来都出版了。《台湾正体字与大陆简化字对照字典》改名为《台湾与大陆常用汉字对照字典》,商务印书馆20102月版。《当代中国的语文改革与语文规范》,商务印书馆20102月版。《语言文字应用丛稿》,语文出版社20106月版)

 

2009-10-21周先生函

培成同志:

我想请您帮我考虑一个问题。

一位女亲戚来借我的《汉字改革概论》,她说,这本书仍旧有参考价值,可是书店久已没有出售了。她建议我:把它修订一番,增补一章“中国语文的时代演进”,重新出版。

《汉字改革概论》,1961年第一版,1964年第二版,1979年第三版,1978年香港版,1985年日本翻译版。停版已经30年了。

您看,她的建议是否值得实行?修订增补,工程不大,但是我怕是时移情迁,没有读者。

如果您认为值得重新出版,我要请您写一篇短短的“新版前言”,介绍此书的作用。

请烦考虑,便中见复。

谢谢!谢谢!

专祝

冬安!

周有光

2009-10-21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内容导航】
第1页: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隶属分支机构管理条例
第2页:学会主办国家语委选题会和专家咨询会
第3页:周有光与苏培成通信集
第4页:温馨提示


阅读:
录入: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第81期(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通讯)

下一篇:
相关文章       周有光  苏培成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推动中文  

分享到:

语言文字网YYWZW.COM是一个专门针对语言文字、中文信息处理等资源进行整合的网站,为最广泛的语言文字爱好者搭建一个交流平台。注册成为本站会员,就可以在语网推荐新闻、发表作品、转载文章,欢迎您的加盟。

栏目主持(按加入先后):

周胜鸿 彭泽润 戚桐欣 冯寿忠

沈克成 苏诚忠 王和   侯永正

宾德斋 潘德孚 陈明然 盛谏

毕可生 何南林 邱崇丙 马庆株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