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地球村语:一种新国际语方案(第四章)

构词法概述

[日期:2015-07-10] 来源:语言文字网  作者:熊山申 [字体: ]

地球村语:一种新国际语方案

第四章 构词法概述

汪涵的母校--湘潭市工贸中专学校欢迎你

汪涵的母校--湘潭市工贸中专

湖南省首批国家级示范学校
湘潭市首所国家级示范学校
湘潭市教育局公办中职学校

湘潭工贸中专学校2016招生简章
扫一扫工贸招生二维码可加微信咨询

联系人:赵红斌老师
报名热线:13467920032

要设计出好的构词法,得先洞悉各种构词法的缺憾,然后才可能规避它们,这是第一道工序。

一,词汇系统缺乏顶层设计,造成一方面是词汇泛滥成灾,而另一方面又有好些该有的词汇缺位。今年是中国的羊年,英语国家就在纷纷猜测:这“羊年”的“羊”到底是有角大公羊ram呢、还是山羊goat呢、或者是绵羊sheep?因为英语里没有“羊”的统称。《纽约时报》幽默了一把,把“羊年”翻译成“year of  ‘any ruminant hornet animal’(各种有角反刍动物年)”。类似的例子还有不少,如英语没有“笔”“车”“琴”等词。一方面过滥,一方面该有的没有,完全是词汇系统无计划、不周密的两个极端后果,造成使用的不便。

二,根词数量太大,动辄数千,而且上不封顶。

三,传统构词法不能确保根词与词缀、根词与根词之间无障碍地结合,造成为了结合而不得不改变根词和词缀,增加辨识难度和记忆负担。对比汉语与英语的构词法,最能清楚地反映二者的这种差别。任意汉字之间都可以无缝合成新词,而拼音语言派生、合成新词往往因为根词之间或者根词与词缀之间形式的不契合,不得不硬行更换、增加、删减词根或词缀的字母,有时难以避免地连带着改变原来读音。比如英语,一个复数后缀就整出多种形式和发音来。

四,词义与词形相分裂。相关的词义没有相关的形式来体现,相关的形式也不反映相关的词义,存在同音异义现象。各自然语言多有同音异义词,汉语最为严重,没有多少汉字没有同音字的,至于发yi音的汉字,汉辞网收集的竟然多达370多个!汉语虽然有部首系统,相关词义可以体现在相同部首上。但汉字的部首系统并不科学,表现力也不足,只能提示词义与什么相关,至于字与其部首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则不置一语。拼音语言的词义系统与形式系统更是两不相干,各行其是。词义与词形相分裂,逼得记忆单词只有华山一条路——死记硬背。

五,词形与词性相分裂。汉语虽然在前几个问题上好于拼音语言,但在这个问题上却输于对方。从形式上,你看不出任何一个汉字的词性。所以国人误用词类的语病特多。世界语是在这个问题上解决得最好的,尤其是在名词、动词、形容词上做得最好,名词均以o结尾、动词均以i结尾、形容词均以a结尾。可惜,反过来说就不能成立,比如不能说以o结尾的都是名词、以i结尾的都是动词、以a结尾的都是形容词。例如,da以a结尾却不是形容词而是介词,再如do以o结尾却不是名词而是副词,又如ĉi以i结尾却不是动词而是副词。可见,以词尾分辨词性在世界语里是靠不住的。世界语构词法仍然未建立词形与词性一一对应的必然联系。

六,词缀不成系统,而且表现力不足。词缀本来应当根据义项来安排种类和数量的。但我们没有见到过对须要派生义项的分析和对词缀的统筹安排。这必然造成词缀系统的表现力不足,出现须要派生却缺少词缀的现象。现有国际语的词缀一如自然语言的词缀,没有实质性的改进。比如词汇有“粮食”一词,当人类新培育出一种新的粮食品种时,没有现成的词缀供人们从“粮食”派生出新词来,同时告诉读者,新词指一种粮食。也就是说,自然语言没有派生种属关系的词缀。而种属关系是最广泛存在的词义关系。

七,国际语还存在一个独有的构词法误区,认为国际语的根词应当以现存的某种民族语的词根为基础。这种想法想必忘了语言几乎就等于词汇吧?对语言,语法是看不见的,看见的全是词汇。所以,这种以民族语词根为材料建造的词汇系统,必然丧失国际语的本质——中立性,绝不可行。国际语构词法除了必须遵循人类语言共性、借鉴自然语言构词法的优秀设计方法之外,词汇只能另辟蹊径、“凭空捏造”。唯有如此,才符合中立原则。

到目前为止,地球村语抛弃了很多传统观点,设定了很多灿烂的目标。那么,如何完成这些目标呢?下面是整体设想。

任何语言,词汇系统均以根词为核心,其他词汇要不是由根词添加词缀派生,构成派生词,就一定是由根词或者派生词组合而成,构成合成词。由此可见,一个构词法是否科学、能否成功,首先取决于根词系统是否科学。所以我们构词法的设计先从根词谈起。

根词设计有三项内容:根词的数量、根词的音节形式和判断哪些词汇有资格成为根词的标准。

根词太多,记忆难;太少,使用不方便。权衡的结果,地球村语将自己的根词数量定在1000以内。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地球村语将根词分为三类:一,体词根词;二,叹词根词;三,标记词根词。

体词,就是名词、数量词和代词。那么,动词、形容词、副词和介词呢?都不给予根词待遇?

是的。地球村语的动词、形容词、副词和介词均由名词根词和派生名词派生,也就是说,动词、形容词、副词、介词的词根要么是名词根词,要么是名词根词派生出来的派生名词,要么是名词派生的动词(这一条仅适应于介词),不会是合成的名词,更不会是其他词类。所以不存在动词根词、形容词根词、副词根词和介词根词。这个构词法是可以说是名词中心构词法。

以名词为中心,就是以名词根词为中心。因为名词根词数量少,不超过一千,所以,更多的名词将由名词根词派生出来。有了名词根词和派生名词,就可以派生动词、形容词、副词了。至于介词,由于词义关系,一部分与名词根词或才派生名词直接相关,一部分与动词直接相关,所以,介词将由名词根词、派生名词或者动词派生出来。由于动词也是名词根词、派生名词派生出来的,所以,可以说介词要么是名词直接派生出来的,要么是动词直接派生出来的,但归根结底,都是由名词派生出来的。

这种构词法似乎荒诞不经。其实,从一个词类产生另一词类,本是自然语言演化历史上的常见现象。比如各语种的介词,多由该语种的名词、动词转化而来。词类转化的根据当然是词义上的联系。

语义场理论告诉我们:自然语言的词汇粗看过去如恒河沙数、散漫无稽,其实内中是有词义上的联系的。而且,词义的联系是成系统的、有层次的。就本构词法而言,动词表达行为、变化,形容词描述性状,而行为变化和性状无非物的行为、变化和性状,而副词都是辅助表达行为、变化和性状的,所以,动词、形容词、副词在词义上与相关名词有天然的联系。比如“吃”与“嘴”有关、“高尚”与“道德”相关、“非常”指“程度”,词义均与名词密切相关。介词与体词结合成介宾结构,起着帮助某个概念构成更复杂概念的作用。比如“为了”表明“目的”,可见词义与名词有关;穿过,本为动作,借用来表达一种方式,如“几个人穿过封锁线逃回后方”,就成了介词,可见这一介词词义与动词有关。与介词词义有关的词类,不外乎名词和动词。

正因为存在上述词义上的联系,所以,地球村语得以实现从“嘴”派生“吃”、从“道德”派生“高尚”、从“程度”派生“非常”、从“目的”派生“为了”、从动词“穿过”派生介词“穿过”。这样的派生不是一种词义上的提示吗?不是可以使我们更容易地联想到派生词的大致词义吗?毫无疑问,这一方法将地球村语单词的记忆负担大幅度地下降:动词、形容词、副词、介词的词义都不再须要死记硬背,只须掌握派生方法,只须联想、理解,你记住名词就行了。国际语的第一批目标客户是成人,成人缺的正是记忆能力和记忆时间,不缺的恰恰是联想和理解能力。

名词派生动词、形容词、副词、介词的唯一障碍是英语介词of、世界语介词de和汉语助词“的”这一类语法标记词,因为它们的词义与概念没有直接关系,哪里找得到与其词义相关的名词做词根呢?所以,地球村语设置语法标记词,不但是词性的需要,也是构词法的需要。

汉语的词类往往可以直接转化为其他词类,比如“红”“绿”本是形容词,可是“绿肥红瘦”当中,变成了名词。英语也有相同现象,但不叫词类的转类,而叫词类的兼类。英语词类的转类大多是通过添加词缀的方式产生的。世界语的词类转换现象更多,名词、动词、形容词、副词、介词之间都可以任意转换,方法也很简单,更换词末元音即可,用的是内部屈折方法。

地球村语跟以上不同的地方有两处:一,以名词根词为中心,由名词根词产生派生名词及动词、形容词、副词和介词;二,使用的方法一律是添加词缀的派生方法。

关于以名词为中心。历时语言类型学通过对史料的对比,发现这么一条规律:如果一种语言只有一个词类,那么,一定是动词;如果一种语言只有两种词类,那么,一定是动词和名词(语言类型学在这里似乎没有将叹词看做词、没有将只有叹词的语言看做语言,因为语言类型学不可能不知道叹词先于动词诞生)。自然语言各词类的诞生顺序与地球村语的恰好相反。

作者未做深入分析,只是简单推测,认为以动词为中心,同样可以实现对名词、形容词、副词、介词的派生。根据同样是词义的联系。比如动词可以根据动词词义涉及的动作发出者、对象、工具等派生名词,根据动作的效果等派生形容词,根据效果的性质派生副词,根据动词和名词派生介词。试以动词“射”为例说明动词中心构词法。因为射击所用工具是弓箭,所以可以派生出名词“弓箭”来;因为射箭速度很快,所以可以派生出形容词“快”和副词“急速”来;因为箭射出后穿云破雾的方式,可以派生出介词“穿过”来。

可见,动词构词法也可能成立。为什么地球村语弃而不取呢?这是根据现代语言各词类的数量、使用频率和方便使用的目标而做出的选择。

动词先于名词出现,是原始语言的特点。对成熟语言而言,就共时角度来看,各大自然语言中,数量最多的无疑都是名词。以现代汉语43330个常用词为例,占比第一位的就是名词,高达63.3%,这里面还剔除了时间名词、方位名词、处所名词。如果加上就是64.48%。对比第二位的动词,不过区区23.8%,第三位的形容词更是只占5.4%(郭锐《现代汉语词类研究》)。英语情况类似。有人统计过一本英语词典,发现名词占73.6%,形容词占17%,动词只占8.6%。所以名词构词法是重中之重。

从个人语言习得过程来看,小孩学习语言,最先掌握的就是名词,最先说出来的话也是只有名词没有动词的二名词句子。由此可见,各个词类中,除了寥寥几个叹词因为是人的动物本能可以不用学就会而外,最容易掌握的就是名词。地球村语以名词为词汇的基础,无疑符合语言学习规律。

从使用角度而言,一般每一个句子,都要有主语和谓语,因为谓语可以是形容词(就汉语而言),所以句子可以不出现动词。但主语多由名词充当。另外,句子常常带表语或者宾语,而表语和宾语多是名词。所以,名词的出镜率高于动词。

那么,如果采用动词中心构词法,由于名词由动词添加词缀而来,词长必然长于动词,结果造成高频词形式复杂、低频词形式反而更简单的不合理现象。

也许有人会说,不用派生法而使用世界语的内部屈方法不是就不会产生这个弊病了吗?

世界语的词类转类方法不适用于地球村语,因为那种方法一个词根转类的数量只有一个,是一对一的转类,地球村语需要的是一对多的转类。比如世界语单词telefono是“电话”的意思,telefoni就是“打电话”的意思,很方便吧?遗憾的是,不论是telefono,还是telefoi,都只能转类为一个单词。而事实上,一个词的词义往往涉及到多个词义。这时候,世界语的构词法就束手无策了。但在地球村语里,这一切不是问题,或者说,地球村语构词法就是为适应词义之间这种复杂关系而设计的。比如地球村语里,一个“嘴”,可以派生“说话”“吃”“吻”“吹”,“食物”可以派生形容词“美味的”“难吃的”;一个“数量”,可以派生“一倍”“一成”等派生名词,可以派生“多”“少”等形容词,可以派生“加”“减”“乘”“除”“等于”等动词;再如从“锅”或者“菜”可以派生出“煎”“炸”“蒸”“煮”“炒”“熘”“氽”“煸”等动词:是不是更强大?当然,有利必有弊,付出了添加词缀、加大词长的代价。

世界语的词性转类方法还有一个弊端:改变原词发音。改变原词发音必然遮掩原词词义,地球村语认为代价太高。所以地球村语的词性转类、词的派生和合成,都不会改变词根的写法和读音。这样,新词和旧词的关系、词义都得到完整的保存,更加直观和显眼。

正因为名词中心构词法,所以,地球村语有九大词类,却只有三类根词,分别是体词根词、标记词根词和叹词根词。动词、形容词、副词、介词都没有根词,都由名词根词派生、合成而来。

地球村语构词法的大框架至此已经出炉,第一步工作自然是构建体词根词、叹词根词、标记词根词。

叹词根词、标记词根词实际上就是标记词和叹词,因为叹词和标记词没有派生性、不能派生新词。所以,叹词根词和标记词根词根本就与叹词和标记词是一回事。鉴于叹词和标记词的数量极少,总计不过三十个左右,所以地球村语的根词几乎就等于体词根词。

体词根词包括名词根词、数量词根词和代词根词,由于数量词根词只有15个,代词根词也不超过30个,所以,体词根词以名词根词为主。

显然,地球村语设想总计不超过1000个的根词,非名词根词总计不超过300个,所以,根词几乎就是名词根词。

名词根词的设计显然是重中之重,是地球村语构词法成败的关键。那么,地球村语准备给名词根词没有形式呢?

音节有单音节和多音节之分。由于所有词汇都由根词为核心构成的,所以,根词必然要求形式尽可能简短。如果根词的词长都太长,一旦添加词缀不是更长了?那合成词的词长就会长到不忍目睹。所以,地球村语的名词根词要求一律为单音节。

单音节又有开音节和闭音节之分。由于地球村语要求根词与词缀或其他根词的派生、合成必须无缝连接,不得增减、更换原形和改变读音,而闭音节满足不了这个条件,只有开音节能够做到。所以,地球村语的名词根词一律要求开音节。

哪些词汇有资格成为名额限定在1000以内的名词根词?今天,任何能够反映当代文化的语种,词汇都以万为最小计量单位,最优势的英语词汇已经轻松跃过百万。2008个国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颁布的《现代汉语常用词表(草案)》收词56008个。如何在一片汪洋的词海里挑选不到1000的名词根词?

一,基本词汇,类似于核心词表的扩大版;二,高级别的范畴。

先说核心词。

美国语言学家莫里斯•斯瓦迪士从统计学的角度分析了不同的语言(以印欧语系语言为主),得出一个207个单词的核心词表。他认为所有语言都应该包含这二百多个词语,且只要认识这二百多个词语,就可以利用该种语言作最基本的沟通。

斯瓦迪士的207个核心词表当中,名词不过半数,过于简单。所以,我们的核心词是其扩大版,将按使用频率就高选用的标准收取更多的基本词汇。

再说范畴。

语义场理论告诉我们,所有名词,如果本身不是最高范畴,那么,都可以按词义归入若干范畴之下。同一范畴下的若干名词,构成一个语义场。而诸范畴之间存在上下级或者平级关系,越大的范畴数量越少,越小的范畴数量越多,呈现金字塔结构。逻辑学告诉我们,概念的外延越大,则内涵越小,即词义越简单;外延越小,则内涵越大,即词义越复杂。

范畴就是词义最简单的名词。最简单的词义,就是苏诚忠先生《语言的本质》一书中的词义单位“义元”。以义元为地球村语名词根词,为地球村语名词根词未来的派生、合成奠定了一个先天优势。

地球村语以范畴词为词汇系统的源泉之一,与自然语言的产词方式截然相反。我们知道,现存语言莫不由原始语言演化而来。而原始语言的特点就是具体名词多,尤其是专用名词多,而抽象概念缺乏。汉语本来也是如此的,可是进化到现在,很多的专名被抛弃了,比如各种马的专名“骖”“驷”“骏”“骝”等等。对比古今语言,可以看出政治、科学等高大上的东西越来越深入生活,相反,油盐柴米越来越不在心上,反映人类生活范围越来越广阔深远、丰富复杂的特点。地球村语做为当代文化的载体,根词系统也不能不给范畴以适当的地位。

将高级范畴列入根词的好处是,可以从逻辑上保证地球村语的名词系统是完整的,不致出现自然语言里常有的缺乏上位概念而不方便说话的现象。比如英语没有“羊”概念,翻译“羊年”就抓耳挠腮的。在地球村语里,这种现象将消失。缺乏相关的上位概念,是造成词汇无法派生、合成的原因,是导致根词形式没有规律、数量漫无节制的原因之一。实践证明,词汇越多越好,根词则不然,过多难记,过少不敷用,中间有个度。这个度要平衡使用的方便性和记忆难度两个不可偏颇的方面。

语义场理论所得范畴因人而异,但最高范畴多在四五个,二级范畴递增,三级范畴更是几何级地增加。按最新出版的苏新春主编的《现代汉语分类词典》体系,名词的一级范畴4个,二级范畴25个,三级范畴136个,总计不过165个。但四级范畴上千,五级范畴上万,地球村语的根词数量远远不够,所以只能截止到三级范畴。

核心词确保地球村语词汇当中的高频词获得最简洁的形式,从而方便使用,提高交际效率;而范畴确保地球村语的词汇系统“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为将来任何新词提供派生、合成的最后保障。范畴皆抽象概念,而核心词多具体概念,正好互补。范畴就是词义最简单的名词,而核心词是最常用的名词,地球村语以二者为根词,无疑确保了地球村语根词的科学性,满足并且平衡了使用的方便性与记忆难度的冲突。

至于为什么要将数量词根词、代词根词享受名词根词的待遇,一,鉴于数量词和代词比普通名词还高频的特性,二,鉴于数量词根词和代词根词数量极少的缘故。

赋予数量词根词、代词根词以区别于任何其他词类的形式标志,作者可以做到,事实上已经设计出了这样的方案。但考虑到二者的超高频使用,尤其数字计算时非汉语数字的开音节则不方便,所以,最终决定赋予二者与名词根词同享最简单、最美的开音节待遇。

设计好了体词根词、叹词、标记词,然后就是派生、合成工作了。派生就是在词根基础上添加词缀产生新词,合成就是若干个词直接组合成新词,似乎都极为简单。然而,因为名词根词要派生名词、动词、形容词、副词、介词,所以需要极为庞大的专用词缀。为了派生无遗漏,所有可以派生的词义都应当可以派生出来,所以,地球村语的词缀不仅仅是数量需要十分庞大,而且还要建立系统,以确保所有词义都有相应的专用派生词缀。

地球村语能够不打折扣地实现自己的设计理想吗?就说第一步吧,体词根词需要的开音节数量虽说是1000以内,但自然是越接近1000越好。可是,只有17个辅音、7个元音,满打满算,也才17*7=119个开音节啊!怎么可能达到目标?

答案下一章揭晓。




阅读:
录入:湘里伢子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地球村语:一种新国际语方案(第三章)

下一篇:地球村语:一种新国际语方案(第五章)
相关文章       地球村语  国际语  世界语  自然语言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推动中文  

分享到:

语言文字网YYWZW.COM是一个专门针对语言文字、中文信息处理等资源进行整合的网站,为最广泛的语言文字爱好者搭建一个交流平台。注册成为本站会员,就可以在语网推荐新闻、发表作品、转载文章,欢迎您的加盟。

栏目主持(按加入先后):

周胜鸿 彭泽润 戚桐欣 冯寿忠

沈克成 苏诚忠 王和   侯永正

宾德斋 潘德孚 陈明然 盛谏

毕可生 何南林 邱崇丙 马庆株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