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周南祥:汉字书同文与汉字完善化

[日期:2011-05-12] 来源:语言文字网  作者:周南祥 [字体: ]

汉字书同文与汉字完善化

周南祥

图为周南祥先生在宣读论文

图为周南祥先生在宣读论文
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工贸学校/工贸中专/市一职招生简章

湘潭市工贸学校2019年招生简章(每年更新)

幾种观点和主张

  对汉字的优劣有四种观点:一是过分美化繁形字的观点,二是过分美化简形字的观点,三是过分贬低繁简汉字的观点,四是科学评价繁简汉字认为优缺兼有的观点。

  对一方沿用繁形字,一方使用简形字的现状,有六种不同主张。一是主张繁简各用,二是主张繁简兼识,三是主张大家繁简定一,四是主张大家繁简并一,五是主张大家繁简融一,六是主张大家繁简俱废,另造一种。第一、二种赞成书不同文,後四种赞成书同文。後四种又分为两类:甲类(第三、四、五种)赞成保留现有汉字进行书同文,乙类(第六种)赞成另换文字进行书同文。

幾种观点的比较

  辨别观点的正误要看是否符合实际。

  汉字的实际是:1)汉字是表意文字,结构比表音文字複杂,平均笔画数是十多笔与二笔之比,字数比表音文字多,是数萬与数十之比。2)汉字表意表音一体,有一定表意表音规律。3)汉字表意规律是同符同意,即共用相同意符表示某种相同的意,有的简化不利表意规律化。如“銀银銅铜鐡铁錫锡鋁铝”共用相同意符“金”,表示字意都与金属有关,简化後意符“金”分裂成“金”“钅” 两个,不利意符的统一。4)汉字表音规律是同符同音,即共用相同的音符表示某种相同的音,但音符表音缺规律,不完善,比表音文字複杂、多变、混乱,音符数量多,表音不準确、不单一。有的简化有利表音规律化,有的简化有损表音规律化。如“太-酞汰肽呔钛忲粏舦軚鈦 态態”共用相同音符“太”,表示该系列字读相同的音:“tai”,“登-瞪蹬磴镫噔嶝僜墱嬁憕橙璒竳艠覴鐙隥凳簦櫈 鄧燈 灯邓” 共用相同音符“登”,表示该系列字读相同的音:“deng”,简化使“態”的音符置换成“太”,利于表音规律化,使“鄧燈”音符被“又”取代,与“登deng”不一致,有损表音规律化,像“白-柏伯 百-佰栢竡粨絔 稗捭猈粺薭 败呗唄敗贁 拜拝 擺襬 摆 挀派 鞴韛薜鞁掰擘庍棑”,34字都属“bai”音节,但音符和类音符有近15个,音符“卑、贝、罢”等都有多种读音,表音不準确,不单一。

  因此,过分美化或贬低繁简形字都不符合实际。

  衡量文字的优劣要按一定标凖进行比较。以单个文字信息量衡量,汉字比表音文字信息量大。表达同样意思,所使用的字数比表音文字少,音节少,所占空间小,利于节省纸张,利于快速阅读,所化的听说时间少,利于快速口头交流。这是汉字的优点。

  以单个文字完善化程度即规律化、精简化程度衡量,汉字规律化、精简化程度比表音文字低,这是汉字的缺点。

  一是汉字表音规律化欠缺。表音文字本身每字表示一个固定的音,如有音变,有规律可循,短时间就可解决全部字的认读问题。很多汉字有多个读音,而且汉字本身不标音,靠字外辅助手段标音。少部分汉字的音符能提供现代读音信息,大部分音符不能提供凖确读音信息。哪些字有音符,哪些字没有音符,哪些字的音符提供的是凖确读音信息,哪些字的音符提供的是不凖确的读音信息,无法判定,没有规律可循。每个字读音靠死记。学习一辈子也解决不了全部字的认读问题。

  二是汉字精简化欠缺。首先是汉字队伍不精幹。表音文字数量少,一种表音文字只有幾十个字,易于掌握,单个字利用率高,人们花幾天全部掌握後,一切词语、句子、文章全能认读、书写,使用时只要从幾十个字裏取一致数个字就能组成词语,机写时因为每键对应1-2个字,可以直接输入,操作简单方便,耗时较少。汉字数量多,有数萬字,常用字也有幾千个,难于掌握,单个字利用率低,人们学习一辈子也难以全部掌握,花幾倍时间掌握数千乃至数萬个字後,一切词语、句子、文章未必全能认读、书写,使用时要从数千甚至数萬字裏取一致数个字组成词语,机写时因为每键对应很多字,只能间接输入,操作複杂麻烦,耗时较多。其次是音符不精幹,表音文字本身就是音符,只有幾十个,音符本身充当字直接组词,有的音符可直接充当词,效率高,一个音符可通用于成千上萬个词语。汉字音符幾千个,除少数音符直接充当字和词,绝大部分音符不能充当字不能直接组词,效率低,一个音符只通用于幾个字和词。其三是不简明。表音文字字形简明,笔画少,易写易认,读音单一、简明,易读易记。汉字字形不简明,笔画多,结构複杂。读音多样、複杂,难读难记。

  因此汉字有优点有缺点,过分美化或过分贬低都不客观。

  出现简化字後,汉字增加一个优点:部分字笔画减少了,增加一个缺点:汉字不统一了。

  汉字简化时,有些字在规律化、精简化方面取得进展,但有些字仅仅注意书写简明化,没有注意认读、掌握的简便化、规律化。

  因此,过分美化或过分贬低简形字也不对。不能笼统地说全部繁形字或全部简形字都好或都不好,只能说某幾个字繁形比简形或简形比繁形好或不好。繁简汉字优缺兼有的辨证观点是正确的。如果真正能够完善化,汉字还是能基本适应汉语的好文字。

幾种主张的比较

  辨别主张的利弊要根据是否利于完善汉字,利于发扬表意优点,克服规律化、精简化欠缺的缺点。

  从表意方面看,现有汉字书同文或书不同文,影响不大。而废弃汉字另造文字进行书同文会使汉字优点丧失。

  从表音方面看,现有汉字书同文或书不同文,情况大异。而废弃汉字另造文字进行书同文可使汉字缺点消除。

  双方繁简各用,维持现状,就是一方使用繁形字,包括一些缺规律字(主要是表音缺规律,下同),一方使用简形字,也包括一些缺规律字。双方用简识繁、用繁识简,互不否定,就是除了各自使用一种汉字外还要认识另一方使用的汉字。

  这两种主张都是面对书不同文局面无所作为,不想积极主动统一汉字。书不同文作为过渡时期权宜之举,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永远延续下去,字形不统一造成的许多不便就永远不能解决。国家要统一,文字不统一,说不过去。部分规律化程度低的繁简字将永远保持规律化程度低不完善的弊端。而繁形字和简形字互相渗透、影响、干扰,使用繁形字地区民间会不时使用简形字,使用简形字地区民间会不时使用繁形字,政府难以禁止,而正式印刷品却要进行繁琐的繁简转换。外国人要学习汉字,也不胜其烦,对汉字和中华文化走向世界不利。

  大家繁简定一,对包含缺规律字的繁形或简形字全盘肯定或全盘否定,搞一刀切,不合理。大家都使用简形字,意味着废除有规律的繁形字,丢弃部分优秀遗产。大家都使用繁形字,意味着废除合规律的简化字,丢弃汉字改革的成果。两种做法会造成新的遗憾。

  大家繁简并一,科学程度略高。如果有规律的简形字与缺规律的繁形字、缺规律的简形字与有规律的繁形字恰好对应,则只要废缺规律的繁简字留有规律的繁简字就可使全部汉字规律化。但十分遗憾,两者不对应,需要具体分析具体对待。繁形字、简形字都有部分字需要进行规律化改造。仅仅简单的废留不可能理顺汉字表意表音规律。

  因此主张大家繁简融一才是最科学的。结合审音、审形(整理异体),审查选留有规律的繁简异形字,改造缺规律的繁简异形字,理顺表意、表音规律。

  主张大家繁简俱废,另造一种,代价太大,牵涉面太广,难以实施,海内外都难以接受。

  经过比较可知,双方繁简各用或双方繁简兼识,大家都繁简定一或大家繁简并一,可以继续发扬汉字优点,但不利于改正汉字缺点,大家繁简俱废,汉字的缺点可以彻底克服,但汉字的优点也彻底抛弃。只有大家繁简融一,才有利于发扬优点,克服缺点,走向完善,也比较可行。

以汉字完善化为目标

  汉字书同文的目的是为了方便掌握、认读(新旧文献)、书写(包括手写、机写新旧文献),方便地书面保存、交流信息。

  为了方便,实现书同文就要留好的繁简字,废不好的繁简字,这就涉及向什么目标按什么标準废留改的问题。没有目标和标準,就会陷入无穷无尽的废繁废简的争论,而且争论不会有结果,废留就会带有盲目性。因此书同文应该首先确定目标和标凖,避免发生错误的废留改,避免废合规律的字,留缺规律的字,或把合规律字改造成缺规律字。

  为了方便,汉字书同文要以汉字完善化为目标,以规律化(表意规律化,表音规律化)、精简化(字形精简化,字音精简化)为内容,以规律化为中心,以一致化为标凖(意符的意与字意一致化,音符的音与字音一致化)。而如果真正面向未来站在整个大中华的气度、高度和广度进行汉字完善化,必然要谋求汉字字形的统一化即汉字的书同文,把书同文作为完善化的一项内容,而不能把眼光仅仅局限在大陆地区或台湾地区搞汉字完善化规範化或标準化。因此,离开汉字完善化搞汉字书同文或离开汉字书同文搞汉字完善化,都不理想,两者不能分开。

  如果离开完善化进行书同文,不注意汉字规律化,就会片面地以笔画多少论优劣,定废留,无意中可能废合规律的字,留不合规律的字,加剧汉字的无规律。如果离开书同文进行完善化,就会撇开整个汉字文化圈,只顾自己一方的方便,不肯照顾对方,或只顾眼前的方便而不想结束後人学习无规律文字的不便,搞什么废繁或废简。

  只有以科学客观的眼光,以允许发展的态度看待繁形字和简形字,不偏执一端,不固步自封,不强加于人,承认两者均未尽善尽美,才能对汉字进行真正科学客观的研究,按目标按标凖保留好的繁形字、简形字,废弃,改造不好的繁形字、简形字,在汉字完善化基础上科学地实现汉字书同文。汉字繁简矛盾要在发展中解决,不能在停滞、倒退中解决。

从汉字使用的实际出发

     汉字书不同文带来不方便的实际说明不能永远维持汉字现状固步自封。汉字表音存在某些混乱的实际说明汉字需要加强规律,不能抱残守缺。繁形字简形字优缺兼有的实际说明汉字的统一不能各执一端,否定对方,也不能只是废繁废简,需要按目标标凖全面审查。汉字使用历史长,使用人口多,使用地域广的实际,新旧文献多的实际说明汉字很难废弃另造。

  因此,汉字书同文和汉字完善化需要从实际出发,需要谨慎,需要多方面考虑。既要面向未来,发展汉字,也要照顾现在,减少震荡,还要照顾历史,继承传统,既要照顾习惯使用简形字的大陆同胞,也要照顾习惯使用繁形字的港澳台同胞及海外其他学习使用汉字的人士。

  为此,书同文的方针应是:繁简兼容,部分改动,理顺系统。改动的原则是联改、小改、少改。繁简兼容,就是合规律的繁简字都要留用。部分改动,就是缺规律的繁简字要改动。理顺系统就是理顺意符系统、音符系统。联改,就是要联繫音符的字际关係改动汉字,一是联繫音符与该音符系列汉字的同音节关係,二是联繫音符与该音符系列汉字的异音节关係。如音符“益”与“溢镒缢yi”系列汉字是同音节关係,与“隘嗌賹ai”系列汉字是异音节关係,同音节音符要同化,异音节音符要异化。小改,就是小幅度改动汉字,只改动字的构成,不改动字的形态,只改动字的笔画或部件,不改变整字的框架。少改,1是侭量减少改动的字数。2是侭量减少改动的笔画部件。3是侭量少改动组字多的音符。4是侭量减少改动的次数,力争一次成功。

顺应汉字的特点

  从初造法看,汉字初造时基本上是形象化造字,造出基本象形字符,再整理成基本记形字符。其他很多字是利用基本象形字符进行加、减、变、换的再造法再造的。加,就是加添,加添笔画,如“刀”加添一笔造出“刃”,加添字符,如“齿”字是原本字符上面加添字符“止”。减,就是减省,减省笔画,如字符“气”减省一笔造出“乞”字,简省字符,如字符“靁”减省字符“田”造出“雷”字。变,就是变异,变异笔画,如字符“參”的“彡” 变异为“三”造出“叁”字,变异字符,如由“萅”经变异造出“春” 字。换,就是置换,置换笔画,如字符“刀”的笔画“丿”置换成一提造出“刁”字,置换字符,如“潦”的音符“尞”置换为音符“劳”造出“涝”字。指事字是象形字符加笔画构(構)成的,会意字是象形字符加象形字符构成的,某些记形字、指事字、会意字凭其表意功能用作意符(形旁),某些记形字、指事字、会意字凭其表音功能用作音符(声旁),作意符时可不计其音(兼音符的除外),作音符时可不计其意(兼意符的除外),由意符、音符的重複使用大量组成意音字,如意符“飠”加音符“包”造出“飽”。可见,象形记形字符是汉字以及意符、音符的基础。汉字还有用字法:借(用)、分(用)、合(用)。借用,也叫假借,或借以代之,或借以通之,借用记形字符的音、形、义,如借耳朵的“耳”为表示语气的“耳”,借“罢”通“疲”,这是借其音,“圩”本读“于yu”,但“圩”表示“围”的义,後改读“围wei”,这是借其义,“隻”本表示“获”,因为“隻”字形有一隻鸟,借用表示“单个”,这是借其形。分用,就是分化而用,把一个字的意思分摊给幾个字,各有分工,如把“见”的两个意思“看见”、“呈现”分摊给“见”和“现”。合用,就是合并(併)而用,把幾个字的意思合并(併)给一个字,如“彊”本义表示“有力”,“强”字也表示“有力”,後来,“彊”“强”两字意思合并(併)给“强”一个字表示。简化字也用了上述方法。但无论用什么造字法、用字法,汉字都还是改变不了记形字符的制约,改变不了笔画较多的特点,改变不了表意表音一体的特点。

  汉字是记形字符为基础的表意文字,表意表音一体。如果不主张彻底改变汉字形态,那么,要实现方便书写、认读、掌握的目的,就要根据并顺应汉字的特点继续用汉字再造法、用字法,在发展中融合繁简,加强规律完善汉字。

  汉字记形的特点决定汉字结构不可能像记音文字那样简单。汉字形象化造字的特点决定汉字不可能像记音文字那样可以改用抽象化的最简单的符号代替汉字。汉字表意表音一体和表意表音规律化不足的特点提供了汉字加强表意、表音规律的条件和空间。因此,汉字书同文不能只是简单地废繁或废简,也不是一味求简,甚至用笔画、偏旁、字母重组汉字,应该顺应汉字特点,理顺表意表音规律,使音符準确表音,最终把形式上的意音字改造成为真正意音字,非意音字的合体字可作为类意音字处理,侭量改造成为意音字,不能改造的非意音字侭量利用其作音符使用。

整治汉字意符和音符

  汉字不完善主要是规律化不足,表现在表意、表音有许多不準确不一致的情况,出现“意(符)不表意,音(符)不表音”的混乱现象。规律化不足的根子在意符和音符不完善。汉字规律化不能治表不治根。治根就要分别整治意符和音符。

  整治意符就是促使意符的意与字意一致化,同符同意,一符

一意,一符一形。要选用有规律的繁形、简形或异形意符,改造缺规律的繁形、简形或异形意符。表意无区别的多形意符要合并(併),如“马”与“馬”、“犭”与“豕、豸”、“攴”与“攵、又”。表意有区别的要分化,如“月”与“肉”。简化时有的字失去原来的意符,如果削弱了表意功能,易于混淆,可以恢复原来意符,如“多余”的“余”可恢复意符“飠”。但表意主要靠词,不能对意符表意要求太高。

  整治音符就是促使音符的音与字音一致化,同符同音(节),一符一音(节),一符一形。要以两音一致的原则选留或改造音符和汉字,即音符音与现代字音的声母韵母一致,即发音部位发音方法相同,同形则同音(节),异音(节)则异形。

  字音和字形都是直接作用于感觉器官的。作用于视觉靠字形,作用于听觉靠字音。人脑接受了音形信息才能联繫字意。表音文字字形可以很快转换成字音,主要因为音符以一形表一音,分工明确。a表a的音,b表b的音,c表c的音,从而形成规律,使视觉与听觉所得信息一致,如果a、b、c都既表a的音又表b的音又表c的音,互相交叉、重叠,就会发生混淆,产生辨别的困难。汉字之所以每个字都靠字外辅助手段标音,就是因为音符分工不明,一符多音,一音多符。一音多符是音符数量问题,一符多音是音符质量问题。精简音符数量可以减少识记负担,便于掌握。提高音符质量可以提高表音效率。根据汉字实际,音符数量可以适当精简,但难以实行一音一符。而音符质量可以並且必须提高,即实行一符一音(节)。

  历来一些人贬低汉字的一个原因就是汉字不表音,于是提出废弃汉字,走世界性文字表音化道路。无论何种字的音、形都需要记忆,但表音文字只要记忆幾十个字的音,汉字要分别记忆数千甚至数萬字的音。记忆汉字字音的负担比记忆表音文字字音的负担沉重得多。近百年来有很多人士提出解决汉字表音的方案,或用笔画或用部件造新音符或用拉丁字母作音符或用意符加拉丁字母等等形式重组汉字,这都是有益的探讨。可惜短时间内很难实施。为汉字另造音符不如利用现成的汉字音符,这是解决汉字表音最经济最可行的办法。意音一体的基本字符已经承载表音功能,很多基本字符很早就已经充当汉字音符,应该很好开发利用。汉字的意音化是解决表音问题代价最小最便捷的途径。以往人们研究汉字往往比较关注汉字的表意规律,对表音规律不太关注。现在应该特别注意研究汉字表音规律,纠正前人表音不凖不定的缺陷,注意表音的凖确和别异。

  目下,汉字音符表音有四种情况,一是表示声母韵母都不同的幾个声韵音节,如音符“亚”表示“ya”“e”“wu”音节。二是表示声母相同韵母不同的幾个声韵音节,如音符“累”表示“lei”“luo”音节。三是表示韵母相同声母不同的幾个声韵音节,如音符“昜”表示“chang”“dang”“shang”“tang”“yang”音节。四是表示声母韵母相同的一个音节,如音符“爱”表示“ai”音节。这四种音符混杂,使音符表音非常混乱,遇到一个生字,人们不知道这个音符音是与字音的声母相同还是与字音的韵母相同,是与字音的声母韵母都相同还是声母韵母都不相同。汉字表音的混乱主要在于第一、第二、第三种情况的存在。这幾种音符的主要缺陷就是都表示好幾个声韵音节。如果所有汉字音符都像第四种音符,表示单一声韵音节,认读汉字就有规律可循了。

  汉字的读音有三个要素:有发音部位发音方法能独立发音的基本要素两个:声母、韵母,没有发音部位发音方法不能独立发音的依附要素一个:声调。音符音与字音的基本要素全部或部分不同,都属异音节关係,不能作为合格的音符。使汉字音符表音规律化的关键就是要使音符音与字音的基本要素-声母韵母全部相同,实行音符表音单音节化。只要音符準确表示一个声韵音节,表示了相同的发音部位发音方法,人们通过音符就能读準字的声母韵母,再根据意符或上下文辨别声调就容易了。汉字的表音难题就破解了。“娇矫轿”只有声调不同,音符可以相同,声调根据意符可以区分,“桥”的音符表示的是不同的声韵音节,音符就不能再相同。如果音符“乔”只表示一个声韵音节“jiao”,看到“娇矫轿”,根据音符很快就能读準声韵音节,根据“女、矢、车”三个意符就很容易读準声调。简化字“迟窍胜虾宪痒样吁职帜征”等字的音符与字音仅声调不同,音符完全合格,这种简化有利于汉字规律化,应该肯定。

  整治音符需要融合繁、简、异形,与审形定形(整理异体字)结合进行。要以一致化标凖,对繁、简、异形进行整理,作出科学选择。简形字合表音规律就废繁留简,如废“遲態”,留“迟态”。繁形字音符合表音规律则废简复繁,如废“灯邓”复 “燈鄧”。异形字(包括民间俗体字,下同)音符比繁简字音符合表音规律则加以扶正。像“泛-汎、脆-膬、陡-阧、焚-炃、燌、枹-桴、穗-穟、蛋-疍、蚝-蠔、鉴[鑒]-鑑、杰-傑、软[軟]-輭、庙[廟]- 庿、毓-每育、瞅-目丑、实[實]-寔、砧-碪、拓ta-搨、奁[奩]-匳、映-暎、嵩-崧、岙-嶴、坤-堃、蒐-獀、醜-魗”等异形字表音都比现行字好,都可扶正。前人都能用表音準确的音符置换表音不準确的音符,我们为什么反而丢弃呢?我们还不如前人吗?整理并扶正更多表音合规律的异形字有助于弥补汉字规律化的不足,是完善汉字最经济的办法。有的字简化後失去原来的音符,应该恢复有音符的繁形字,如“厂[廠]、币[幣]、誉[譽]、虽[雖]”。有些简化字虽然可以少写幾笔,但牺牲规律并不合算。不能仍然停留在数笔画水平,认为少写幾笔就好。音和义不同的字简化合併为一个字的可复繁又留简,如“苹[蘋]”有“pin、ping”两音两义,可都保留并(並)分化为两字,“苹”表“ping”音,“蘋”表“pin”音。

  有些字两岸使用的字形不同,要取利于表音规律化的字形,捨不利于表音规律化的字形。如大陆的“乃”和台湾的“廼”,应取表音规律化的“乃”,大陆的“它”,台湾的“牠”,应取表音规律化的“牠”,与“他、她”音符一致,“它”作“tuo”音节音符。

  缺规律的繁简异形字要改造。具体措施是对繁简异形音符进行加、减、变、换或进行借、分、合。加,加添笔画或部件,如“土”可加“丶”成为音符“圡”表“du”音,作“杜肚”等字的音符。减,简省笔画或部件,如音符“票”减去中间的一横成为变体,表“biao”音,作“膘鳔”等字的音符。变,变异笔画或部件,如“工”表“gong”音,变异“工”的中间的“丨”成曲折状,表“hong”音,作“红虹”等字的音符。换,置换笔画或部件,如用部件“土”置换音符“吉ji”的部件“士”组成新音符表“jie”音,理顺“结诘”系列汉字。汉字简化使用置换法的经验可以借鉴,用表音与字音一致的繁简异形音符置换表音一致或不一致的音符,允许一音符置换多个音符,以精简音符数量。如用“云”置换表音不一致的音符“軍、昷”,改造“運、醖”,用“占”置换表音不一致的音符“單、亶”,改造“戰、氊”,用 “正”置换表音不一致的音符“登”和“山一王夊”,改造“證”“徵”字,用“尤”“用”“乙”置换音符“酉、憂”“庸、雍、雝”“意”和“埶+云”,改造“猶、優”“傭、擁、癰”“億、藝”。这种简化应该加以肯定,这是整治完善精简汉字音符的重要尝试,应着重研究应用。有的音符可适当调整或扩大置换範围,重点置换表音不一致的音符。如用“元”置换“袁”改造“逺園”,不如置换“亘”改造“垣”。

  音符置换要防止两个极端。一是过严,认为音符音与字音必须声母韵母声调完全一致才能置换。一是过宽,认为音符音与字音近似即可。用音符“方”“牙”“马”“票”组成“芳、防、访、放”“鸦、芽、雅、讶”“妈、吗、码、骂”“飘、嫖、瞟、嘌”等字,虽然一个声调的音符组成四个声调的汉字,但读音已有规律,易记,音符“斤”“白”“艮”“句”“令”与“近”“柏”“根、茛”“駒、枸”“拎、齡、领”等字,音符与字音声调完全不同,也显得有规律。过严,上述汉字幾个声调就要幾个音符,太繁琐,音符数量要增加幾倍,太无必要。音符通用于同一个声韵音节的不同声调大大精简音符数量,是前人一个很明智的做法,应该很好运用。过宽,音符起不了标音作用。

  借,如简化时借“丑”代“醜”。“萝卜”的“卜〔蔔〕”借用“卜”,笔画虽少,但两音有差异,不如借用“苩bo”字。分,如“吓[嚇]”共同表示“xia”“he”两个音节,可分化为以“吓”表“xia”音节, “嚇”表“he”音节。合,如“啊、呵、嗄、吖”都表“a”音节,可合并(併),都由“啊”表示。

  加、减、变、笔画置换都是改变音符成为变形,置换音符是利用现成音符,借、分、合是利用现成汉字,包括繁形、简形、异形。有的简形字便于改造,可废繁留简再改造,如“衅[釁]” 可以留简後把右边置换成音符“辛”。有的繁形字利于表音,可废简复繁再改造,如“划[劃]”应复繁再把“畵”简化为“画”。有的异形字利于改造,可选用异形再改造,如用异形“匳”取代“奁[奩]”後,改造音符“僉”,以区别于“jian 、qian、xian”等不同音节。有的字繁形简形表音都不好,又无异形可用,可另选音符置换,如 “厉-励 厲-勵”可统一以“厂”加“艹”加“力li”为音符。有些非意音字,可称之为类意音字,字的一部分可作为类意符,另一部分可作为类音符,把类音符改造成音符。非意音字“郵”改造成意音字“邮”就很好。如“妇[婦]”,简化时,省去字的右下半部,不如用音符“巿fu”置换右半部的“帚“,或启用异形字“媍”字。

  整治音符可与汉字简化结合进行,简化不能就字论字,要联繫音符系统,在规律化基础上搞简化,要书写与认读双简化。如“徒”可简化为“彳土”,“陟zhi”可简化成“阝止”。“標際”简化成“标际”,音符变成“示shi”,虽然少写幾笔,但使它们离开了“骠镖膘biao”和“祭穄摖ji”队伍,成了两音节的孤儿,损害了该系列汉字表音规律,这种简化不可取。不能光片面追求减少幾笔方便书写,更应该追求规律化以方便认读方便掌握。不是笔画少的使用的人多的字就是科学的字。“灯邓”比“燈鄧”笔画少,使用的人多,因为损害规律化,常为人们所诟病,就是明证。像“一、丨、乙、乚、卜、匕、七、人、丫、乜、巜、乂、又、十、丂、凵、亼、刁、才、之、士、上、下、卝、巿、不、冘、卞、尺、矢、玍”等音符,笔画少,非常简明,但在所在音节组字却很少,这是大缺憾,如果用这些音符置换所在音节笔画多的音符,既会大大简化汉字,又会大有利于汉字的表音规律化,这比不区分音节滥用“乂、又”符号简化汉字有意义。

  汉字的造字法、用字法可以重新审查。前人通过加、减、变、换造的汉字和借、分、合的汉字如果表音不如原字原音符有规律,可恢复原字原音符,如“艱限眼”的音符“艮”由“見”变异而来,不如恢复仍用音符“見”,“疲”通“罢”、“围”借“圩”,可废除假借。

  一符多音节现象要消除。消除一符多音节也可融合繁简异形。繁简形音符可都保留分化多音,如不足,利用异形分化多音,如还不足,可以用原音符作基础略加变异,成为变形音符,分化多音。如音符“单[單]”表示“chan、dan、shan、tan”等音节,简形、繁形音符分担两音节,用异形“単”分担一音节,再用“単”加“丶”成为变形音符分担一音节,也可从《中华字海》和《汉语大字典》中找新的异形音符表示。异形字如果科学利用,可成为可贵的资源。

  有的多音音符的简形音符表音与字音不一致,繁形有一音与字音一致,可恢复表音一致的繁形字及其音符,对其他的进行改造。如“观-觀”“欢-歡”“权-權”,恢复表“guan”音节的繁形音符“雚”,用异形“萑”表“huan”音节,用“萑”加“一” 成为变形表“quan”音节。有的多音音符的繁形音符表音不一致,简形有一音与字音一致,可留用表音一致的简形字及其音符,对其他的进行改造。如“钟-鐘”“忡”“憧”,用简形音符“中”表“zhong”音节,“中”加“丶”表“chong”音节。

  争论不休的类推简化问题可以不必争论。类推简化与废简复繁都要区别意符还是音符,同音还是异音,单音还是多音,不能简单化、绝对化。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字符作意符用时如表意有区别可选其一作类推简化,如表意无区别,不但不能类推简化,一般应该复繁(简体只用于手写)。作音符用时,也不能无限类推简化,只能按声韵音节有限类推简化。如“见-見”,作意符时如表意无区别则统一为“見”,作音符时在“xian”音节用简形音符“见”并类推简化,在“jian”音节用繁形音符“見”並全部复繁,在“yan”音节应该作变形。同体会意字作音符时,如表音有区别,也可繁简都留,如“聶”表“nie”,“聂”表“she”,如表音无区别,可复繁。一律类推简化或一律复繁都无助于完善化。

  整治音符要按声韵音节整理汉字,要整理同音音符和同形音符,如整理“ba”音节的同音音符“八、巴、犮”等等,“pa”音节的同音音符“八、巴、白”等等,整理“ba”音节“八-扒叭”等字和“pa”音节“趴扒汃”等字的同形音符“八”等等。同音不同形的音符要同化,要进行筛选、合并、数量精简。同形不同音的音符要异化。

  日、韩等汉字文化圈中利于音符规律化的字形也可借鉴利用。但日、韩的正式文字是假名、谚文,他们使用少量汉字只起辅助作用,很多字的读音和我们不同,他们使用汉字不需要我们的表音规律。故他们不利于我们表音规律化的字不能借鉴。与韩、日的书同文与大中华的书同文不完全是一回事,与他们的书同文应该在我们汉字表音规律化基础上进行。与韩、日只能是字形书写加以统一,字音、字义都可能各自保留。如他们把“澤”简化为“沢”,我们可根据我们表音规律定“沢”的音为“chi”借来代替“沶”,他们可以继续把“沼泽”写成“沼沢”,也可以和我们一样写成“沼泽”。

  还可与审音定音结合进行。汉语汉字以北京语音为标準音是近现代才形成並决定的,现在可以根据近现代形成並决定的统一的标準(凖)音作些调整。如“甹-娉俜涄”读“ping”,相同音符的“聘娉”读“pin”,可以归并到一个声韵音节。要处理好与古音、方音、异音、口语音的关係。古音、方音、异音、口语音,不必当作标凖音要求掌握,任其口口相传。字典没有注“我”的“ngo”音、“俺”的“nge”音,还是照样流传下来。像“血、色、杉”等字各有一个标準音就足以满足语言交流的需要,没有必要标注两音。外来音应侭量选同音的适当的单音字表示。译音词“伽马、伽倻琴、伽蓝”,“伽”字各有三个不同读音,加重不必要的记忆负担。整治汉字音符要合理取捨海峡两岸字音,取利于表音规律化的字音,捨不利于表音规律化的字音。如“廯”字,可取台湾读音为标準音,“垃圾”可取大陆读音为标準音。

 

     汉字完善化是从汉字构成上进行的综合整治,必须全面审视所有汉字,防止遗留种种特殊情况而干扰表意表音规律。有些人主张只理顺常用字即可,认为理顺非常用字是白废功夫,这是不对的。非常用字不理顺,会产生汉字构字的不统一,又会使汉字分裂为两种体例。理顺非常用字对社会生活没有大的影响,但对汉字的完善化有大效果。

完善化後,汉字可分为规範(或标凖)字和非规範(或非标凖)字,规範(或标凖)字範围外的以前出现过的所有累积汉字都归入非规範(或非标凖)字。字音可分规範(或标凖)音和非规範(或非标凖)音。一字只标注一音,其他字音(包括古音、方音、异音、口语音)为非规範(或非标凖)音。非规範(或非标凖)字和非规範(或非标凖)音加括号附于规範(或标凖)字後。

融合繁简,实现汉字书同文和汉字完善化後,认读汉字将从单个孤立认读变为根据音节符的成批认读,又增加一条快速记忆汉字读音的新途径,产生认读速度和效率的飞跃。汉字就变得易读、易学、易记。汉字的检索除了按笔画部首,又会产生按音符检索的新途径。按音序处理中文信息也会很方便:按字母顺序查声韵音节,再按音符笔画顺序查音符,後按意符笔画顺序查汉字。

  完善化的汉字最大限度地保留汉字优点,克服汉字缺点,注意了新旧汉字的相似性、相承性、互通性,旧文献的阅读,古文化的传承也不受影响。学习难度降低,将使青少年及其他人士节省学习和使用汉字的时间和精力,少走弯路,少绕圈子,将大大有利于汉语及中华文化的传播,并惠及子孙萬代。汉字将治愈表意一条腿长表音一条腿短的弊病,成为两条腿健全的能快步行走的文字,为汉字走向世界扫清道路。

    汉字书同文和汉字完善化,是一个系统工程。应该及早组织

人力进行汉字书同文和汉字完善化的研究,开闢园地进行探讨,要建立汉字意符学、汉字音符学,梳理汉字意符、音符,研究汉字字音与字形的关係,以免因为研究不透彻仓促应对造成新的遗憾。经常发生的废繁废简争论,说明很多人还是停留在以笔画论优劣的水平或停留在原始造字水平,缺乏评价汉字的科学标準,反映汉字科学理论发展尚不充分。现在最大障碍一是经过不太成熟的“一简”和仓促而不成功的“二简”後,大家已经非常害怕在汉字太岁头上“动土”,往往以所谓“稳定”反对发展,二是意见难以统一,三是很难拿出十全十美的方案。因此,当前最重要的一是创造出愿意统一汉字愿意发展汉字的氛围,二是拿出较为合理可行的方案。世界各国人民通过不断完善都已拥有规律化精简化统一化的国家文字,他们能办到的事,中国人民也一定能办到。

2010年10月1日

【参考书目】

张玉金、夏中华著《汉字学概论》广西教育出版社2001年1月版

冷玉龙等著《中华字海》中华书局、中国友谊出版社1994年9月版

王元鹿著《比较文字学》广西教育出版社2001年1月版

【注】本文和谐体所使用繁体字及词例如下:

幾种、结束後、準确、数萬、精幹、规範、裏(外)、重複、关係、联繫、捨弃、开闢、侭量、一隻鸟;计14字。

周南祥:江苏镇江学者            E-mail: 1009682015@qq.com  




阅读:
录入:湘里伢子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陈蔚松:信息时代书同文:汉字数字化进程回顾及思考

下一篇:李公燕:在美国的学生对中文繁简体字的认识
相关文章       周南祥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