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梦醒解“生”字(扩写版)

[日期:2014-05-12] 来源:百度空间  作者:此木为柴 [字体: ]

梦醒解“生”字(扩写版)

王义然

汪涵的母校--湘潭市工贸中专学校欢迎你

汪涵的母校--湘潭市工贸中专

湖南省首批国家级示范学校
湘潭市首所国家级示范学校
湘潭市教育局公办中职学校

湘潭工贸中专学校2017招生简章
扫一扫工贸招生二维码可加微信咨询

联系人:赵红斌老师
报名热线:13467920032

一、一个使用频率极高的常用字

    《鱼我所欲也章》有亚圣孟子名言:“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这就是成语“舍生取义”的来源。唐代诗仙李白有感悟性诗句:“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此即成语“视死如归”之义。宋代婉约派女词人李清照也有豪言壮语般的句字:“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不难理解,在这些句子中,“生”字的字义都是活着,与“死”相对。顽强地活着,是一切生命体本能的追求。因而,活着,为什么活着,怎样活着,这是人们进行语言交流经常的话题。所以,在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积淀中,许多内容都会涉及到“生”字。这就决定了“生”这个字是一个使用频率极高的常用汉字。

    中国人按照干支纪年,人人都有与出生年份相对应的属相。与十二地支相对应的十二种属相依次为: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十二种属相被称为十二生肖。有一个谜语,谜面是:“每人有一个,一家好几个,全国十二个。”谜底就是十二生肖。

    以五行生克为核心内容的阴阳五行学说由来已久,其五行相生的顺序是:金、水、木、火、土。即: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循环往复。

    在复杂的中华姓氏中,既有单姓“生”,又有二字复姓“微生、浩生”等等。

    论声调,“生”字的读音属于阴平。在讲究平仄对仗的古诗中,特别是在以平韵为主的律诗、绝句中,“生”字常被诗人用作韵脚。笔者粗略统计,仅在清人编纂的《全唐诗》所载的诗文中,用“生”字作韵脚的诗句,就达1641处之多(有重复)。

    翻开各类辞典,含有“生”字的词语多得难以胜数。如以“生”字开头的二字词语计有:生存、生长、生命、生育、生母、生父、生理、生化、生灵、生机、生态、生产、生活、生计、生肖、生克、生气、生息、生涯、生平、生人、生手、生字、生词、生疏、生僻、生涩、生还……;

    以“生”字结尾的二字词语计有:先生、后生、晚生、贡生、书生、医生、学生、门生、男生、女生、小生、老生、大生、众生、苍生、民生、卫生、养生、安生、一生、终生、平生、发生、产生、滋生、孳生、孪生、卵生、胎生、派生、衍生……;

    首字为“生”的四字成语计有:生死相依、生吞活剥、生擒活捉、生龙活虎、生搬硬套、生不如死、生离死别、生灵涂炭……;

    次字为“生”的四字成语计有:舍生取义、舍生忘死、出生入死、贪生怕死、醉生梦死、老生常谈……;

    第三字为“生”的四字成语计有:造谣生事、无事生非、惹是生非、无中生有、节外生枝、乐极生悲……;

    末字为“生”的四字成语计有:栩栩如生、劫后余生、九死一生、死里逃生、绝处逢生、苟且偷生、谈笑风生、妙趣横生、民不聊生、素昧平生……;

    “生”字的常用性,在清华大学公布的汉字使用频率统计资料中显示非常清楚。在86405823字的样本材料中,“生”字的出现次数为344272次,出现频率为万分之39.844;在6763个国标字符中,排列在第三十位。

   “生”字的常用性十分昭然。

 

二、质疑字书训诂

    近几年,致力于语言文字方面的研究,曾多次反复捉摸“生”字的结构,试图探寻造字者构思了的初衷,弄清“生”字的构成原理和本义。

    笔者注意到《说文解字》关于“生”字的全部释文是:“进也,象草木生出土上。凡生之属皆从生。”显然这里是按照象形字来解释“生”字的。反复对照其宋体字形“生”与篆文字形“”,总觉得许慎的解释与字形不符。虽然篆文“生”字的上部确有些象草木初生之形,但“草”与“木”都是早有现成的象形字,造字者在“土”字上面加一个“艸”字或“木”字,直接制造会意字就可以了,何必撇开已有的汉字不用,直接在“土”字上面另搞一套,重画草木生出的象形符号呢?另外,许慎在解释“土”字时,已把“土”字解释为:“象物出土之形”,这里又把“生”字解释为“象草木生出土上”,那么“生”字的字义与“土”字的字义岂不十分相近了?这显然不符合实际情况,不是造子者的初衷。所以,笔者认为,《说文解字》关于“生”字和“土”字的解释都是不成功的。

    字书中,关于“生”字的音义训释,非常繁杂。在《康熙字典》中,关于“生”字的义项解释,计有:进也,起也,产也,出也,养也,造也,性也,不熟也,畴昔也,死之对也……。全部释文计约1400多个字符。然而,在“生”字的诸多义项中,到底哪个是本义,哪个是假借义或引申义;按照六书之说,“生”字属于什么类型的汉字,怎样分析其构成原理。在如此重要的问题面前,字典却哑口无言,不作深究。

    笔者陷入百思不得其解的困惑。

 

三、童年所见再现梦中

    一日晚,在电视上欣赏黄梅戏《夫妻双双把家还》的唱段。夜间浮想联翩,久久不能入睡。想起中国的情人节,想起牛郎织女的恋情故事,想起国人曾对男耕女织的生产生活方式的热爱和迷恋,想起灿烂古老的中华牛耕文化,想起耕牛曾是重要社会生产力的悠久历史,想起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耕牛日渐退出生产力要素地位,想起时下眼见农家小子就要目不识牛的社会现实,感慨万千。遐思良久,渐入梦乡。一头孺牛降生的情景再现眼前。

    童年,家住农村。邻居四大爷家是养牛大户。他家门口,有一个喂牛用的很大的石槽,石槽旁边的几根木桩上,拴着几头膘肥体壮的大牛。孩子们从旁边路过,总是怯生生的绕行。

    一个炎热的夏天,四大爷家的一头母牛就要临产了。产仔地点就选在我家大门旁一小片空地的树荫下。那母牛被拴在一棵杏树上,长长的缰绳,给它留有充分的活动余地。一次次的阵痛,一声声的哞哞长鸣,引来了好多围观的男女老少。时间过得特别慢,围观者无不为之着急。到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只见老牛趴在地上用力气,小牛慢慢从母牛的阴门露了出来。先是露出两只白嫩的前蹄尖,接着又露出两只前蹄紧紧抱住的小脑袋,渐渐地又露出了脖子。忽然,老母牛一声长鸣,猛然站起,一只完整的小牛犊顺势滑落地上。开始,小牛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老牛迅速地回过身,为小牛舔除身上的粘液。小牛慢慢睁开了眼睛,昂起头四处张望。不一会,它试着从地上爬起来。一次次尝试,一次次跌到,东倒西歪,跌跌撞撞,最后它终于爬起来站稳了,并本能地走到老牛的后腿窝处找奶吃。围观者发出唏嘘赞叹。有位老人说:“这叫拜四方,小牛、小马生下来都要先拜四方。”一头小牛降生的过程圆满结束了。

 

四、梦醒解得“生”字谜

——孺牛落地谓之“生”

    一梦醒来,辗转沉思,豁然省悟。详察“生、牛”二字,对照其篆文字形“”,无论宋体字型还是篆体字形,“生”字均可分解为“牛、一”两部分。联想到笔者在分析“旦、土、丘、工”等字的构成原理及本义时的感悟,“一”在下,多用于表示地面、地平线等等,这里“生”字的末笔“一”,也应当是表示地面。照此分析,“生”字的造字者正是用“牛、一”会意,描述了一头孺牛降生的情景,表达“生”字的字义。一头孺牛落地谓之生,这就是造字者的初衷。故笔者对生字作如下解释:

    “生”,读音shēng。“生”字是个会意字,其构成为下从“一”,上从“牛”。“一”在下,表地面。造字者用“牛、一”会意,表达“生”的字义。即一头孺牛落地谓之生。

    按照以上解释,“生”字的本义即指生育、生产。可理解为泛指胎生动物从母体产出的过程。这就是说,《康熙字典》所罗列“生”字的诸多字义,其中引用《玉篇》的解释“产也”,是“生”字的本义,应当列在诸多解释之首。“生”字的其他字义,都属于引申义或假借义。

    用孺牛的出生情景表达“生”的字义,有着深厚的社会文化基础。众所周知,中国是一个古老的农业大国。拓荒种田,春种、秋收、冬藏,是最重要、最基本的社会生产活动,是事关国计民生的头等大事。国人以农为本的思想根深蒂固。

    种地,离不开牛。在以农业为主体的经济结构中,在科学技术水平低下的古代社会,除了人之外,牛就是最重要的社会生产力。所以,在中华大地,以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为素材,以渲染男耕女织的家庭生产和生活方式为主题的文学作品层出不穷,历久不衰。

    牛是六畜之一,与人有着密切的关系,可以说,中华民族那种埋头苦干、任劳任怨、默默奉献、努力向前的“俯首甘为孺子牛”的传统道德精神,就是从牛那里学来的。

    国人养牛,爱牛,保护牛,是数千年形成的习惯。历史上,民间不乏总结养牛经验的《牛马经》;过年祭祀,忘不了“牛马王”;写对联,忘不了“六畜兴旺”;国家有保护耕牛的方针政策,历史上出现过杀牛与杀人同罪的严刑峻法;在记录中华文明的典籍中,与牛有关的词语、典故、篇章更是比比皆是,不胜枚举。我们的牛耕文化源远流长。所以,用“牛、一”会意制造“生”字,顺理成章,天经地义。

    几千年前,牛耕文化的启迪,让造字者有了制造“生”字的灵感。牛耕时代已经结束的今天,又是牛耕文化的启迪,助我弄清了“生”字制造者的本来意图,明白了“生”字的本义。应当说这都是历史的必然。

 

五、“生”与“産”字义完全相同

    这里的“産”字,是简化汉字“产”的繁体字“產”的异体写法。把简化字“产”、异体写法“産”与“齐”字的繁体“”相比较,可以清楚的发现,其上部的“”是完全相同的。所以,笔者模仿《说文解字》的称谓方法,把这个部首“”称之为“齐”省。也就是说,这个部首由“齐”字省略而来,在汉字构成中,它代表“齐”字。

    基于以上分析,笔者断言,“産”字是个复合汉字,其构成为从“生”、从“齐”省、从 “厂”。“生”是形旁,表字义;“齐、厂”是声旁,表字音。因为“生”与“産”所指,都是指妇女生孩子之类,所以,“産”字用“生”字表义,理所当然;因为“齐”字的读音qí(cíi)属于尖音,古声母从c,“厂”字的古读音hàn韵母从an,所以,造字者用音节合并的办法,用“齐”字读音的声母c与“厂”字读音的韵母an合成“産”字的方言读音cǎn

    “産”字读音的声母被视为c,是受ch—c混读方言特征影响所致,造字者读“産”如“惨”。形声字中存在的“察擦、掺参、窗囱、豺才”等声旁关系,就是这种方言特征的反映。无疑,“産”字就是在这样的特定方言语音环境中产生的。

    不难看出,繁体字“產”的上部变为“文”字头,应属千百万人传写中的变异,而异体写法“産”才堪当“产”的繁体正字。简化汉字“产”,实际上是只保留了“産”字的表音偏旁,可视为一个单纯表音的合音字。

     通过“生、産”二字构成原理的分析可以看出, “生”与“産”只不过是同一事物的不同称谓罢了,其本义是完全相同的。二者的不同之处仅在于“生”字是一个会意字,没有表音功能,而“産”字则属同时使用形声、合音两种造字方法复合而成的复合汉字,既能准确地表义,又能准确地表音,是一个表达功能齐全的汉字。

 

六、“生”字也是多音字

    在汉语语音问题上,笔者反复论证这样一些基本观点,即:在普通话出现之前,在汉语语音发展史上,既没有客观上独立存在的标准语音,也没有人为制定的语音标准,只有方言。方言是汉语语音存在和发展的基本形式。而从语音的角度考察,方言的一般表现形式就是一个字在不同地区有不同的读音。一个字的多个读音在不同地区共时并存,这就是古往今来汉语语音存在的基本的时空状态。从这个意义上说,从整个汉语语音体系角度观察,历史上,任何一个汉字都曾是多音字。当然,“生”字也不能例外。

    说“生”字是多音字,肯定会有人质疑。这是因为很少有人注意到证明这一判断成立的确实充分的证据。其实,这样的证据有很多,只是人们熟视无睹罢了。以下是笔者搜寻到的这类证据的几个方面: 

    1、“生”字多音,在现实的语音实践中可以找到踪迹。笔者发现,有一种sh—s混读的方音特征,这种方音特征表现为平舌音与卷舌音不分,把现代汉语拼音中的声母sh视同为s。在这样的方言环境中,“生”字读音的声母均音变为s,被读若“僧”,或者伴随介音i的添加,被读若“星”。笔者在扬剧戏词中见到“山”被读若“仙”。可以断言,在扬州方言中,“生”字肯定被读若“星”。

     2、“生”字多音,在字书中有清晰的反映。在《康熙字典》“生”字音训中有:《唐韵》所庚切,《集韵》、《韵会》、《正韵》师庚切,音甥。又有:“《韵补》叶师庄切,音商。” “又叶尸连切,音膻。”很显然,如果按照普通话的语音标准去读这些反切的上下字,《康熙字典》实际上为“生”字标注了“sēng、shēng、shāng、shān”四个不同的读音。按照笔者已经证明的方音训字说,字典所标注的每一个读音,都源于特定方言语音环境中的训字者的标注。这些读音是现实中确实存在的,是“生”字在不同方言语音环境中的实际读音。

    3、“生”字多音,在用“生”字作声旁的形声字的读音差异中显示出来。笔者用拼音输入法,在计算机文字处理系统中检索用“生”字作声旁的形声字,发现存在以下三个序列:

    ①读音如“生”的形声字:笙、胜、牲、甥、眚、苼、貹、珄、狌、泩、殅、鉎、鼪;

    ②读音如“星”的形声字:星、性、姓、狌、鮏;

    ③读音如“深”的形声字:甡。

    按照笔者已经证明的方音构子说,三个序列的形声字的读音差异,所反映的是不同方言语音环境中,“生”字实际读音的差异。观察这些差异可以看出,历史上,“生”字至少存在shēng、sīng(xīng)、shēn三个不同的读音。

    4、“生”字多音,在诗词韵脚中也有充分证据。以下是四篇诗例:

    ①《傅毅·舞赋》节选“生”读若“商”。

在山峨峨,在水汤汤。与志迁化,容不虚

明诗表指,喟息激昂。气若浮云,志若秋霜。

观者增叹,诸工莫当。

    ②卷383_28 《祭退之》张籍 节选“生”读若“商”。

唐代张籍为韩愈写的祭文《祭退之》

一来遂登科,不见苦贡场。观我性朴直,乃言及平

由兹类朋党,骨肉无以当。坐令其子拜,常呼幼时名。

追招不隔日,继践公之堂。出则连辔驰,寝则对榻床。

搜穷古今书,事事相酌量。有花必同寻,有月必同望。

为文先见草,酿熟偕共觞。新果及异鲑,无不相待尝。

    ③《黄庭经》节选  “生”读若“山”。

外本三阳物自来,内养三神可长

魂欲上天魄入渊,还魂反魄道自然。

旋玑悬珠环无端,玉石户金身貌坚。

载地玄天迫乾坤,象以四时赤如丹。

前仰后卑各异门,送以还丹与玄泉。

    ④卷638_70 【题玄哲禅师影堂】张乔 “生”读若“身”。

吾师视化身,一念即遗尘。岩谷藏虚塔,江湖散学人。

云迷禅处石,院掩写来真。寂寞焚香后,闲阶细草

    按照笔者已经证明的方音用字说,以上四篇诗文的用韵情况,无可辩驳地证明了一个事实:在错综复杂的汉语方言中,本属于eng韵字的“生”字,除了其普通话读音之外,还会被视为eng韵字、an韵字、en韵字,被读若“商、山、身”等。

 

    总之,笔者认为,“生”字虽然是一个使用频率极高的常用字,但是,诸多字书都没有讲清其本义,更没有讲清其构成原理。这是历史的缺憾。根据“牛、生”二字的篆文字形和楷体字形,“生”字均可分解为“牛、一”两部分,笔者断定,“生”字是一个会意字。造字者用“牛、一”会意,描述孺牛降生的场景,表达“生”字的字义。即:一头孺牛落地谓之“生”。所以,在字书“生”字的诸多义项解释中,只有顾野王的《玉篇》的解释:“产也”是“生”字的本义。所以,凡是幼小的生命从母体产出,均可称之为“生”。

    单就读音而言,无论是现实存在的语音、字典的音训、形声字中的声旁关系还是诗词韵脚,都有高度一致的充分证据可以证明,和其他汉字一样,“生”字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多音字。这是汉语语音实践从古至今一以贯之的历史真像。

 

本文所涉篆文图片字符:

生、牛、“齐”省 

 




阅读:
录入:此木为柴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关于“李”字构成的最新解释

下一篇:中国十大最难懂方言榜单出炉:长沙话上榜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汉字许多解释不一。应该有一样的说法,推广出来。 象形指事转注会意能让世界人理解。假借形声只可以汉人容易理解。前者可能世界人明白。 形声字不义不音 不声不形,向拼音字靠拢,不如拼音。   (FB ,2014-05-27 )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推动中文  

分享到:

语言文字网YYWZW.COM是一个专门针对语言文字、中文信息处理等资源进行整合的网站,为最广泛的语言文字爱好者搭建一个交流平台。注册成为本站会员,就可以在语网推荐新闻、发表作品、转载文章,欢迎您的加盟。

栏目主持(按加入先后):

周胜鸿 彭泽润 戚桐欣 冯寿忠

沈克成 苏诚忠 王和   侯永正

宾德斋 潘德孚 陈明然 盛谏

毕可生 何南林 邱崇丙 马庆株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