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帕崩岗创制藏文的古堡

[日期:2013-05-09]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作者:佚名 [字体: ]
帕崩岗创制藏文的古堡

帕崩岗

  “岗”在藏语里意为高地。历史上,拉萨有四岗:帕崩岗、吉崩岗、铁崩岗和萨坡岗(藏语音译)。帕崩岗意为“坐落在大石头上的宫殿”,吉崩岗意为“供奉宗喀巴大师塑像的地方”,铁崩岗意为“灰炭堆积的地方”,萨坡岗的意义不详。这四岗中,只有萨坡岗的名字在人们的言谈中逐渐淡去,剩下三岗都在经济建设的浪潮中得到了发展,帕崩岗变成著名的旅游景点;吉崩岗和铁崩岗则因人口密集而成为社区。本期“旅游·地理”栏目,我们将带大家走进拉萨三岗的过往今昔。

  “藏文创造转眼千年,字母符号相传百代。跨越雪峰求文字,只为青藏有传承。”这是作家韩敬山为歌颂藏文创制者吞弥·桑布扎而写的文字。帕崩岗的历史便要从吞弥·桑布扎讲起。吞弥·桑布扎究竟为何人,恐怕自治区社会科学院的工作人员和西藏大学新校区的师生们最有发言权,因为这两个地方均有吞弥·桑布扎的塑像。时任自治区社科院院长的拉巴平措在社科院吞弥·桑布扎塑像揭幕之日的讲话稿中,对这位历史人物有客观的评价:“吞弥·桑布扎是藏文的创始者,是西藏第一位翻译家、教育家、语言学家,他克服千难万险创造了藏文字,他的聪明才智是藏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而吞弥·桑布扎正是在帕崩岗将藏文成功创制,藏文、吞弥·桑布扎、帕崩岗,三位一体。

  20日上午,拉萨。北郊娘热沟帕崩岗。

  7月的拉萨热得虽不剧烈,但干燥的空气让人心慌,好在山上有些凉风,坐在帕崩岗的树阴下,便再也不愿起来。

  这个位于娘热沟半山腰的石头古堡只有总管罗布和勤杂工洛桑来往穿梭,其他30余人有的闭关修行,有的去了拉萨(指拉萨城区)。偌大的帕崩岗主殿和其它几间殿堂,竖起耳朵也听不到什么声响。

  洛桑关掉手机上正在播放的西藏卫视节目,到厨房搅了搅锅里的甜茶。他21岁,皮肤黝黑,外貌上似乎已近30,但只要一笑起来,羞涩的嘴角仍掩不住脸上的稚气。

  对于帕崩岗的历史,洛桑是说不清楚的。好在罗布因从事帕崩岗的主管工作,对其历史情况较为熟悉。

  尽管当日帕崩岗显得极为清静,但平日里断断续续的游客也会在这座古堡里制造出一波又一波的热闹情景。罗布带我们在供游客休息的茶厅坐下,很快便滔滔不绝地讲起了他记忆中的古堡故事。

  话说公元7世纪,松赞干布征召了大量的属民百姓,在红山之巅破土动工,建造了雄伟壮丽的红山宫堡(布达拉宫前身)。红山宫堡建成后,松赞干布举行盛大的庆典。远近各地的国王和首领,听说有个叫松赞干布的年轻国王干出了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于是纷纷派出使臣,用骆驼、大象、骡马驮着丰厚的礼品,带上各国文字写成的祝贺信,专程来到吉雪沃塘(今拉萨)参加庆典。庆典结束,藏王和大臣给各国的国王、首领一一准备了丰盛的回礼。不过有一个问题把他们难住了,吐蕃当时没有文字,没有办法写回信,只好通过翻译,捎几句感谢的话,就把使臣们打发走了。

  这件事,让松赞干布觉得很丢面子。其实在这以前,因为没有文字,没有办法翻译经文、制定法律、通过文字方式与周边邻国联络,松赞干布很伤脑筋。他早就想有吐蕃人自己的文字,先后派出过几批大臣到南亚学习创制文字的方法。去的这些人,有的被强盗杀了,有的被野兽吃了,有的中途得病死了,剩下几个,都是两手空空地回来了。于是松赞干布想到了既聪明机敏又能吃苦耐劳的吞弥·桑布扎,藏王特意把他召到身边并托付说:“我们吐蕃人没有文字,好比黑夜里走路没有明灯。你一定要把造字的方法学回来,这是造福千秋万代的大事情。”

  言谈间,一股凉风从窗口吹进,这让罗布喝茶的兴致也高了起来,他一口喝光杯中的甜茶,又倒上满满的一杯,继续说道:“有一天,藏王松赞干布在新建成的红山宫堡上踱步,忽然发现北面娘热沟有一块貌似乌龟的大磐石闪闪发光。他研究过汉地的阴阳五行学,知道那是一个吉利的征兆,马上带领大臣侍卫骑马赶到娘热沟口查看,这块磐石平坦宽阔,是一个天然的建筑平台。藏王一阵高兴,他说要在上面盖一座9层的宫堡,等吞弥·桑布扎学成回来,好在里面创制藏文。宫殿建成后取名叫做工噶玛如,后来叫做帕崩岗,意为‘坐落在大石头上的宫殿’。”

  洛桑又端来一壶满满的甜茶,并将喝得只剩下一小半的甜茶壶换下。罗布仿佛没有看见洛桑,继续沉浸在对历史的追忆之中:“再说吞弥·桑布扎经历了千辛万苦,翻过冰雪覆盖、猛兽出没的喜马拉雅山,走遍了天竺各地,最后找到了精通文字学的大师李敬,献上一升金子,恭恭敬敬地提出了学习创制文字的请求。李敬说:“我懂得六十四种不同的文字,都刻在大海边的石碑上。”桑布扎在他身边,学习了吐蕃文字的创制法,又掌握了翻译法,带着一些书籍回到了吐蕃。

  藏王松赞干布热烈欢迎吞弥·桑布扎归来,亲自陪同他到北郊的帕崩岗住下,让他在那里安心地创制藏文。吞弥·桑布扎住了进去,一直闭门不出,像闭关修行一样,过了很多个夜晚和白天。有一天,吞弥·桑布扎派人报告,藏文已经创制出来了,请藏王一定光临帕崩岗。藏王和大臣们好像捡到牛头大的金子一样高兴。

  在帕崩岗的日松拉康殿里面,我们找到了吞弥·桑布扎当年亲手写下的六字箴言,这块镌刻着六字箴言的石头如今安静而神圣地贴在帕崩岗日松拉康的岩壁上。

  与历史故事不同,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帕崩岗主殿只有3层,而非9层,那么它究竟是什么时候遭到破坏的呢?对此疑问,在帕崩岗修行的78岁老人江才多吉给我们讲了一个神奇的传说:相传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魔鬼叫做朗达玛,他心地不善,想要毁灭生灵,便通过念经诅咒的方式将帕崩岗主殿一层一层地销毁。毁到第三层时,一位仙女出现,对朗达玛说:“你不要再行恶了,这可是我的住所!”朗达玛这才停止了对帕崩岗的毁灭。所以,我们今天看到的帕崩岗只有3层。

  我问江才多吉老人,在帕崩岗修行了25年,什么事是最让他难忘的。老人说,身体不好,折磨得够呛,其它没什么,吃糌粑,什么都吃,然后就是修行。

  也许正如老人所描述的,在这个“坐落在大石头上的宫殿”里面,因为隔了尘嚣,生活也略显单调。平日里,陪伴他们的除了满院的桃树,比城市里多一些的清风以及偶尔盘旋山间的飞鸟,很难再有其他了。

  在帕崩岗,洛桑与江才多吉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可以说,洛桑是这里的打工仔,煮茶、清扫以及其他。与江才多吉单调的生活相比,洛桑显得忙碌多了,他要招呼客人——因为这里已经是西藏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

  下午时分,阳光刺眼,我们站在帕崩岗主殿的顶层,想象当年吞弥·桑布扎创制藏文的情景,不远处是热闹繁华的当代拉萨城,正前方是巍然屹立的布达拉宫。千百年来,布达拉宫和帕崩岗南北对峙,交相辉映。

  向下看去,20多位英国游客正徒步向帕崩岗走来。他们有说有笑,想必言谈间不乏对西藏的赞美以及帕崩岗之行的期盼。但不知这些英国朋友是否知道,他们拥有的当今世界上最发达的语言——英语,就有很多单词是藏文借词,如牦牛YAK、马球POLO等,而这些词的诞生地正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




阅读:
录入:湘里伢子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篆文解读组文

下一篇:科学家称发现欧亚语系存在线索
相关文章       藏文  少数民族文字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本周热点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