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〇”到底是不是一个汉字

[日期:2012-02-13] 来源:文汇报  作者:詹克明 [字体: ]

汪涵的母校--湘潭市工贸中专学校欢迎你

汪涵的母校--湘潭市工贸中专

湖南省首批国家级示范学校
湘潭市首所国家级示范学校
湘潭市教育局公办中职学校

湘潭工贸中专学校2016招生简章
扫一扫工贸招生二维码可加微信咨询

联系人:赵红斌老师
报名热线:13467920032

    在占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的“汉字文化圈”里,“”是一个久已通行的重要汉字,而且目前也仍在各地区广泛使用。在中国大陆至少是1960年以前也一直在正常使用。书橱里有本权威出版社出版的经典著作——1959年12月北京第9次印刷的恩格斯《自然辩证法》,书中大量使用着“”字(如一八八年)。可见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仍旧是一个与中文数字“一、二、三……”配套使用的同等汉字。

    然而,作为一个正规汉字它又有其“字籍”不甚完备之憾——除《现代汉语词典》外,均为其他大型辞书所不收。如手头的《汉语大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6年11月第一版),《汉语大字典》(湖北辞书出版社、四川辞书出版社,1992年12月版),《词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0年1月第1版),《词典精华》(警官教育出版社,一九九三年八月第一版,于右任题字,柳亚子作序),王竹溪编纂《新部首大字典》(电子工业出版社,1988年1月第一版,1997年3月第二次印刷)。作为一个汉字,在许多重要辞书中无“籍”,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严肃的问题。因为它涉及到这个最圆的“方块字”在国内是否已经取得了汉字文字学界的普遍承认。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在大陆出版物中更是难觅“”的踪迹。

    日本一位家学渊源的著名书法家南鹤溪女士也注意到同样的问题,并在《文字的魅力》一书中表达了她的困惑——“”明明是个汉字,可是它在《汉和词典》中该怎么查呢?它是几画,属于什么偏旁?显然,“这个无论你怎么查都是查不到的”。

    汉字的演变是由圆曲而走向方直的,一方面是文字规范化的要求,另一方面则是书写材质的变化。若在坚硬的龟甲与青铜器上刻画,在印刷木版上刻写,以及在石碑上雕凿,一般说来,方形显然比圆形更加方便也更易规范。在汉字方化完成之后,为了便于检索,人们又在“方块字”的基础上将其分解为各种偏旁,创立了“部首检索法”,从而将全部汉字各归其类地收入到相关的特定部首。《康熙字典》确立了214个部首,《汉语大词典》与《汉语大字典》略删到200个部首,《词海》扩充为250个部首,而《新部首大字典》则合并为56个部首。尽管部首数目互有差异,但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方不容圆”,没有哪一个部首可以再容纳这个“”字。

    汉字天地有容乃大,少说也有五万之成员的汉字王国具有极大的包容性,它可以容纳一个颇为另类的“丶”字(“主”的古字,《汉语大词典》与《汉语大字典》均作为正规汉字收入),也可以容纳一个由四个龍字呈“田”字堆积而成的多达64画的汉字(音“折”:唠唠叨叨,多言也)。然而它却难容一个在汉字文化圈中广泛通行的“”字,究其原因只是没有相应的偏旁部首。令人肃然起敬的倒是一部中型辞书《现代汉语词典》,虽说它的188个部首也难以容纳“”字,但这部按照汉语拼音排序的辞书却十分明确地把“”作为正规汉字列出:“——数的空位(同‘零’),多用于数字中:三六号、一九八年。”(商务印书馆出版,1978年12月第1版,第711页。)而且为了弥补《部首检索表》之不足,该辞书又在《难检字笔画索引》中予以专门增补——在“一画”栏中,赫然立于第一者就是这个“”字!不仅如此,在《四角号码检字表》中,它还以号码“6000”标出了“”字的检索。这部辞书是根据1956年2月6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责成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编纂的。真不愧是个中国社科院的专业研究所,作为一部凝聚了几代人辛勤成果的辞书,它不仅具备了科学的严格性与权威性,还体现了鲜明的时代性与灵动的变通性。让这个早已流行于汉字文化圈的“”字终于有籍可入,使人感到有种内心的圆满。

    “”的出现是公元六世纪古印度文明的伟大贡献。正如威尔·杜兰在《世界文明史》中所说:“在一切数字中,最为卑微最富价值的零字,乃是印度对全人类的精妙礼物之一。”恩格斯认为:“零不止是一个非常确定的数,而且它本身比其他一切被它所限定的数都更重要。事实上,零比其它一切数都有更丰富的内容。”

    严格说来,首先使用“零符号”的是古巴比伦人。巴黎卢浮宫保存着一块公元前3世纪末至2世纪初由古巴比伦天文学家书写的泥板,上面写有一组按60进位制计数的楔形数字,这是人类使用“零符号”的最早实例。但正如一位美国学者约翰·巴罗在《天空中的圆周率》书里指出的:“巴比伦人虽然发明了零符号,但是他们的零符号并不具备我们现在所认识的全部意义,它在当时只具有技巧上的意义,即只是作为事物特定表达方式里的空白,并没有广义地表现为一个‘无’的抽象概念。”

    作为一个完全意义上的“”之所以产生于古印度,而不是一些发轫更早的文明古国(如古埃及、古巴比伦、古希腊等),这决非偶然。“”的概念直接来自于古印度所特有的宗教哲学理念。印度大乘佛教在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以龙树、提婆为创始人的中观学派(空宗)。大乘空宗并不认为“空”就是“虚无”,其《中论·观涅槃品》认为一切事物的本来面目(即实相)的完全显示,就是涅槃。世间一切现象毕竟是空,空就是实相,实相也就是涅槃,只要认识了世界一切现象是毕竟空,就到了涅槃境界。(详见罗竹风主编的《宗教通史简编》)正是在这种“实在”与“空无”的宗教哲学背景下,才使得古印度产生了“”的概念,而且这“”的梵文意译原本就是“空”。

    也许是习惯使然,人们常会先入为主地将宗教与科学对立起来,而忽略宗教哲学对科学的促进作用。“”的概念之所以能在古印度产生,也正是这种促进作用的直接体现。早在新石器时代,古代先民就拥有一种宗会一切、浑然一体的精神文明,那就是原始宗教。这种宗教从人类之初就注重于对那些重大问题进行本能的终极追问。早期科学也正是在这种追问下逐渐成形的。只是分支出来的科学走向独立化的同时也日益趋于“具象”化。实证的法则使它日后更加埋头于对具体自然规律的实验探求,渐行渐远地疏离了对许多宗本问题的终极追问。

    中国古代文明没有“”的概念。不仅甲骨文中没有“”字,就连《说文》中的“零”字也与表示空无的这个“”字完全无关。它对“零”的解释是“零:余雨也”,“徐雨曰零,徐徐而下”,多是些“零落”、“零碎”、“余数”之义。这些“屑小”仍旧是一种“实有”,并无“虚无”、“空无”含义。正如约翰·巴罗书中所言:“零符号是在公元8世纪由印度传入中国的”,而且“中国人在8世纪通过佛教徒的沟通而接触到印度的计数方法,他们很快就采纳了印度人圆形的零符号,进而发展了一种完整的数字进位系统。”(看,又是宗教增进了科学文化的交流发展!)

    汉字“”的创造是外来文化与中土文化一次完美的结合。它既保留了印度-阿拉伯数字“0”的基本形态,又通过“内切圆”方式将其“方块化”,成为一个足以充满整个方格的文字,从而使其得与其他“方块字”协调一致。然而,此字的最妙之处还在于它暗含了“空”的内涵——望其外,它撑足了方域边缘;观其内,又是何等的空空如也!除了一个“围”的古字“囗”之外,再没有哪个字比它更“空”的了。“”字的创立真可谓是中西文化结合的完美典型。联想起李政道教授二十几年前在上海的一次讲学,闲谈之中极为赞赏一个“氚”字的创造,他认为这个汉字造得非常之妙。氢有三种同位素——氕、氘、氚,它们的“质量数”分别为1、2、3。“气”字偏旁下的笔画数不仅与它们的质量数完全相符,而且“氚”字读音(发“川”字音)也与该同位素拉丁文名称tritium的发音十分一致。可见每当引进外来科学成果之时,想要创造一个与其形义一一对应的新汉字该是多么的不易。与“氚”字相比,“”字的创造不仅蕴义深厚,形态完美,它更是带有普遍性的品格。汉字文化圈中人,读写过“氚”者寥寥,画过“”字圆圈者恐怕比比皆是。

    “”是一个在汉字文化圈中早已普遍使用的文字,又是一个科学内容与哲学内涵十分丰富的汉字。“”字形简而意赅,直观而独特,具有极为确切的单义性。它不同于“零”字的多义性,“零”同时还可表示些许的“有”,而“”字所表达的只是完全的“空无”。

    “”是与“一、二、三……”这组简笔数字汉字直接配套的文字。就像“零”与“壹、贰、叁……”配套一样。事物只有彼此般配才显得美,如果你使用同一套数字汉字制作一幅大标语,如“迎接二八年奥运会”,就显得比较和谐;若写成“二零零八”就有点繁简不均。倘若再写成“迎接2008年奥运会”,给人的感觉就像乌镇老街一排木门板店铺中,突然冒出两家铝合金大橱窗小店那样地极不谐调。作为标语条幅,汉字数字可横书,可竖写,可自左而右,又可由右而左,尽显其单元组合之灵便。

    珍惜这个最圆的“方块字”吧,不要让它无端地从我们这块汉字王国领土上蒸发得无影无踪。不要像黄河曾在我们这代人手中断流过那样,让“”字也被我们这代人断送掉。如果我们连个“”都守护不住,我们将愧对后代子孙。今天我们无法再让玄烨皇帝下诏,为《康熙字典》补上这个“”字,但我们与时俱进地在当代一些重要辞书中添上这个“”字,应该是可能的,也是合理的。办法总是有的,即便是加上个“部首”又何妨,也不过是文字对“圆”的小小回归。圆并不可怕,已是电脑印刷时代,没有必要再因袭龟甲木石对文字形制的束缚。

    “”字像一只只圆睁的大眼睛,正在从汉字文化圈的周边注视着它的故里,它也想叶落归根于这块伟大的汉字王国本土。

    “”兮,归来!

日期:2006-11-07 作者:詹克明 来源:文汇报

来源:北大中文论坛 www.pkucn.com » 语言文字漫谈 » 有哪位知道〇字的来历吗?




阅读:
录入:湘里伢子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

下一篇:数码字“〇”的起源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谢谢   (问问 ,2015-09-16 )
  Dood   (SLAVERA ,2014-01-25 )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推动中文  

分享到:

语言文字网YYWZW.COM是一个专门针对语言文字、中文信息处理等资源进行整合的网站,为最广泛的语言文字爱好者搭建一个交流平台。注册成为本站会员,就可以在语网推荐新闻、发表作品、转载文章,欢迎您的加盟。

栏目主持(按加入先后):

周胜鸿 彭泽润 戚桐欣 冯寿忠

沈克成 苏诚忠 王和   侯永正

宾德斋 潘德孚 陈明然 盛谏

毕可生 何南林 邱崇丙 马庆株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