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纳西族东巴神话

[日期:2013-06-03] 来源:《中华文学通史》  作者:巴莫曲布嫫 [字体: ]

  东巴文学中的一些神话虽然来源于原始口头文学,但由于经过东巴们的改造、加工,使之变成为复合化、系统化的作品。这种渊源关系,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继承,而是创造性的发展,出现了气势磅礴的成篇作品,起源神话、伏魔神话、神族争战神话和祖先神话构成了东巴经神话的瑰丽画卷。
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工贸学校/工贸中专/市一职招生简章

湘潭市工贸学校2019年招生简章(每年更新)

  一、起源神话

  东巴起源神话的共同特点是叙述和解释世界万事万物的发生、由来和变化为内容,反映了纳西族先民对世界的认知过程和认知水平。述讲对象的涉猎范围极为宽泛,从自然现象到社会现象,无所不包,无所不及,大凡在远古先民头脑里划过问号的问题在这些瑰丽的神话篇章中都可以找到相应的回答,都成为神话可以索解的谜底。代表性作品有《开天辟地》、《崇般图》(《创世纪》)、《必侧勒侧》(《砍杀日月》)、《宾枯宾子》(《迎请太阳神》)、《西嗯· 给》(超荐死者·马的来历)、《当嗯·拉统贝》(《超荐能人·虎的来历》)、《库苟汝冉》(《十二支属的来历》)、《耳子命》(《饮食的来源》)、《夸敢土》(《火与铁的来历》)等。从中可以疏理出的起源神话就有气生说、卵生说、动物(虎、牛、青蛙)肢解化生说和神造说等类型。《开天辟地》:分为九节,前五节与纳西族创世史诗《崇般图》(参见纳西族创世史诗部分)大体相同,同中有异:第一节讲述混沌时期万物未出先有万物之影;第二节讲红羽小雉(《崇般图》中是白鸡)所生的九对白蛋变出盘、禅、高、吾、俄、恒……诸神和人类;第三节叙述九兄弟和七姊妹开天辟地;第四节讲红羽小所生的煞尾蛋变出黑眼眶牛;第五节叙说神和人建造若倮神山时,署鬼在深夜一齐出动,把神山毁为平地,众人不服,重新造山,终于建成擎天天不动、镇地地不震的若倮神山;第六节至第九节均为日月神话,其情节与《必侧勒侧》和《宾枯宾子》基本相同,也是这部东巴神话的价值所在:

  天地刚辟成,天灾降下来,白天出了九个太阳,晚上出了十个月亮。九个太阳似烈火,金花萎谢,金泉干涸,山林树木烧焦;十个月亮冷如冰,银花冻死,银泉结冰,泥土石头冻裂。人类不能活,动物不能生,万物都凋零。开天辟地的九兄弟和七姊妹,商量除掉日月。署鬼争着去,将九个太阳一个踩了三脚,九个太阳和十个月亮不发热和光。没有日和月,天地一团漆黑,昼夜分不清,署鬼还到处杀戮人,遍地鲜血和尸骨。众神商量说,九个太阳并一个,十个月亮并一轮,人类方得救,万物才有生机。锦鸡、黄麂、白鹿先后去并日合月,署鬼放出黑鹰、灰狼、恶虎去追逐,日月未并成。众神又商量,叫狗和鸡并日月。东神(阳神)用白泥捏出三只白泥狗,白狗朝天叫,太阳便从山尖跳出来,九个太阳并成一轮照大地;生神(阴神)用黑泥捏出三只黑泥鸡,黑鸡朝天叫,月亮从云中穿出来,十个月亮并成一个照大地。

  《开天辟地》融创世神话与伏魔神话为一体,既表现了原始初民对万物生成乃至地震、日蚀、月蚀的奇妙解释,也曲折地反映了纳西先民与以术鬼为象征的自然暴力和社会暴力的不屈斗争精神。二者的巧妙结合,水乳交融,使这篇起源神话独具特色。《当嗯·拉统贝》(《超荐能人·虎的来历》):这是东巴在超度亡灵的仪式上颂唱的起源诗篇。开篇直入主题,叙述虎的来历:天上的玉绿天龙和地上的金黄地猫在居那什罗山相遇,化育出一个金黄色的蛋,这个蛋一变化,大地红虎便出现了:

  虎头受赐于老天,

  虎皮受赐于大地;

  虎肺受赐于太阳,

  虎肝受赐于月亮;

  虎骨受赐于盘石,

  虎肉受赐于黄土;

  虎气受赐于白风,

  虎血受赐于山泉;

  虎嘴受赐于坚铁,

  虎眼受赐于星星;

  虎声受赐于天龙,

  虎爪受赐于苍鹰;

  虎肾受赐于白牛,

  虎脸受赐于神狼。

  老虎一出世便这样不凡,但它还没有斑纹。乌鸦以为是一团红肉,就来啄食,惹怒了老虎。乌鸦便对红虎说:"老虎吃肉呀,/要同乌鸦来合伙;/我就赏赐给你--/美纹虎身加威严!"老虎便逐日去扑咬鹿、獐、岩羊、红牛、黄鼠、野猪、白蛇、青蛙、白狼、牦牛、肥羊,与乌鸦共享这些美食。每抓到一种动物,乌鸦就在老虎身上画下一种花纹,最后老虎"身壮又美貌,/纹丽又威严",成了威风凛凛的百兽之王。后来人类英雄崇仁潘迪和红虎相遇成为知己,并约定患难之际相互帮助,英雄老死超荐之时,约定红虎前来陪祭送丧--后来便由塔里布里塔将虎射祭,虎皮由尤老丁冬切割成九大条、九十九小块分赐给了神主美令东主、东族的九个常胜将军、人类创世祖先崇仁利恩及其子孙等,使他们都得到了英雄和能人的美名。

  作品形象地叙述了蛋生老虎、万物造虎、乌鸦添饰虎纹的过程,对象征吉祥和威荣的虎着力进行歌颂和渲染,把上古口承神话中的虎图腾崇拜推向新的高峰:虎成了氏族兴旺发达的徽标,成了先民战无不胜的大纛。虎与英雄同患难、共存亡,成了先民永传胜利美名的圣体。从这里传递出虎图腾的文化信息是那样强烈而鲜明。而作品对虎的极尽其能事的颂赞,最终落笔于人的英雄形象的塑造,歌颂的是人的伏虎降兽的无畏精神和气概。这样曲折的构思,反映了人对自身价值的认识。而回到作品的开头,实则它折射的是纳西先民的虎肢解化生世界的宇宙观:天作虎头,地作虎皮,太阳作虎肺,月亮作虎肝,石头作虎骨,泥土作虎肉,风作虎气,泉作虎血,星星作虎眼……整个宇宙构造竟凝固于虎体,从虎体也可扩出一个大宇宙。

  此外,起源神话的一个重要主题是文化发明。《夸敢土》记载了铁与火的来历和使用;《西嗯· 给》(《超荐死者·马的来历》)也是卵生型神话,反映的是早期人类驯化动物和畜牧业的初始;《耳子命》(《饮食的来历》)则是关于农耕稼穑、生产工具(铁器、木器、竹器、石器)、生活民具、粮食加工器具及酿酒、烧窑、稻作、面食、蔬菜、奶制品等生产生活习俗和饮食文化形成的释原;还有《库苟汝冉》(《十二支属的来历》)以充满奇趣的叙事解释了历法和十二干支的起源:

  ……远古之时,美令达金神海里,长出一颗如头发这么细小的树来。但它却是一棵宝树,一夜长一尺,一月长一丈,不到三年的光景,就长成遮天的巨树了,东族称之为海英宝达神树。神树有十二杈,十二支属从此出;每枝有叶十二片,一年十二月从此出。十二支属的动物们为当岁首互相争执,天神里布本玛就让它们去竞渡美令苏吉河,过得最快的为岁首。过河时,牛本来比谁都快,但它有些骄傲了;狡猾的小老鼠就在快到对岸时,紧紧咬住牛的尾巴,牛顿觉疼痛,便使劲甩了一下尾巴,结果倒把老鼠甩到前面。这样老鼠后面依次是牛、老虎、白兔、青龙、长蛇、紫马、绵羊、猴子、公鸡、白狗,黑猪因吃了就睡不干活,因此它过河最慢,只能轮到当岁尾。秩序虽然排出先后,但十二属动物仍然经常发生冲突,相互斗争,故鼠马相冲突、牛羊相冲突、虎猴相冲突、鸡兔相冲突、狗龙相冲突、猪蛇相冲突。天之英什大神便让不和者分开,并各住其地:虎兔住东方,蛇马住南方,鸡猴住西方,猪鼠住北方,狗龙住天门(西北和东南),牛羊住地门(东北和西南)。十二支属从此住在巴格八门里。

  这则神话不仅巧妙地解释了一年十二月及十二干支的由来,而且以生动的故事情节和拟人手法,形象地"阐释"了生肖不相合的起因及与十二干支所属的地理方位的成因。在神话富于耐人寻味的想象力之下,深藏着文明史的诸多奥秘。

  二、伏魔神话

  在原始初民的眼里,一切自然力和自然现象都是有生命、有思想感情的。洪水、猛兽、干旱、荒火、雷电、瘟疫疾病等等威胁着人类生存的自然物或自然现象即被视为恶神、妖魔鬼怪。降妖伏魔神话反映的就是人与自然的斗争,表达的是早期人类试图征服自然、改造自然并支配自然的美好愿望。在人的力量不足以实现这些愿望的情况下,便把希望寄托于想象中的具有无边法力的善神,或智勇双全并具备超凡能力或神力的英雄人物。在这部分神话中出现情节较曲折、结构较完整、神或人的形象较为丰满的作品,具有代表性的是《什罗飒》(丁巴什罗除魔记)、《萨英威登飒》(迎请萨英威登神)、《崇仁潘迪昌寻》(崇仁潘迪寻找长生药)、《庚空都支》(庚空都支伏鬼记)、《多莎敖杜》(兄妹与龙王的斗争)、《迎请精如神经》(精如镇鬼部分)、《许瓦增古盗火》等。在此我们仅举《什罗飒》(《丁巴什罗除魔记》)以析之。这是一篇伏魔色彩极为浓厚的作品,也是关于东巴教祖神丁巴什罗来历的神话:

  开天辟地的那一代,战神里萨久金的父母也出世了,他们结缘成了一家后,金母身怀有孕了,九月零十三天时,金母便感到自己会生一个不平常的男孩。果然,腹中的男孩即战神里萨久金开口说话了:"妈妈,我从哪里出世呀?"母亲告诉他从人类降生的路上来,但他说那条自古就有的生路不洁净,便不同寻常地从母亲腋下降生了,什罗出世的奇事,很快被天地间的妖魔鬼怪知道了,他们都跑来观望,一看什罗是一个降妖伏魔的战神,便谋计除掉什罗。他们将出生刚三天的什罗戴上手铐和铁镣,放入大铜锅里煮了三天三夜。孰不知一揭开锅盖,什罗便从铜锅里雄赳赳地站立了起来,并口出母亲教给他的一句咒语,把所有的鬼怪吓得惊魂失措,乱作一团。过了三天。什罗就到达天国十八层顶上,开始念经、学法和修行了。后来,人间出了个带着鬼卒杀人吃人的女魔,人们就派使者--能干的老吾老萨和精灵的白金蝙蝠,到天上去请什罗来拯救人类。什罗带着神牌和佛像及九十九部经书,骑着一只神鹏下凡了,三位有翅之神在他头上盘旋,三位有纹之神在右边助威,三位有角之神在左边显武,三百六十位东巴弟子紧随其后。

  什罗到达大地时,他培养的许多弟子,很快就把天国、太阳国、月亮国、云彩国、绿草国的鬼怪逐次镇压下去了;什罗来到"尼窝"(地狱)国,施计取得了女魔的信任,女魔就把她的一整套魔具:九个大铜锅、九条粗麻绳、九把大镰刀、九把尖刺叉,全都扔到黑白交界的地方,与什罗成了一家。

  一天白鹤男子和开美女子病了,派人来请什罗去禳解,女魔对他一再嘱咐:"千万不能拿回人家给的报酬呵!"因为这样会危及她的性命。什罗做了禳解以后,主人悄悄地将一块绿松石拴在他乘骑的额鬃里。什罗一回家,女魔就病倒了。女魔骂他违背誓言,什罗知道是绿松石扎透了鬼心,便回答说:"饲养的家畜该宰杀了呀,播种的庄稼该收割了哇?遂即便把女魔的灵魂压住,并用女魔的魔具杀死了她。这时,什罗召唤天兵天将和他的护法神下凡,杀死有翅、有爪、有蹄的所有鬼怪,并令东巴弟子三百六十下凡,杀死三百六十个黑骨鬼怪。唯独放了一个名叫"精灵果扭"的小鬼,他脱身后又繁衍了三百六十个鬼怪,什罗又踏上了降魔伏鬼的征途,奔赴四方,筑起高墙堵死鬼的逃路,杀鬼杀得乐呵呵,压鬼压得牢固了。

  这篇作品以其浪漫的手法塑造了一个为了人类而甘于牺牲自己的英雄形象,表现了古代纳西族先民追求光明与幸福的美好理想。在艺术表现上也独具特色:其一,铺垫渲染。如开头对丁巴什罗父母出世的追索,与开天辟地联系到一起,一连用了六个排比句来铺垫这位英雄的家世,以衬托什罗的身世之显赫和不凡:

  "上古时候,/开天辟地那一代,/太阳和月亮出现那一代,/星星和慧星出现的那一代,/高山和深谷出现的那一代,/树木和石土出现的那一代,/流水和沟渠出现的那一代。/父亲老布通苟出世了,/母亲苏绕莱自金母出世了。"

  其二,细腻的形象描写。什罗作为东巴祖神,俨然一生下来就具备了降妖伏魔的神力,作品在叙述什罗出生时,借鬼怪之口对他进行了从头到脚的刻画:

  你这个孩子呀,

  的确是极不平常的人呵!

  看一看眼睛,

  长副瞅鬼眼;

  看一看嘴巴,

  有张吃鬼嘴;

  看一看手上,

  有双杀鬼手;

  看一看脚上,

  有双镇鬼脚。

  而什罗从天上下到凡间时的形象又是头戴父亲送给他一顶镇鬼的铁冠,脚蹬母亲送给他一双压鬼的统靴。左手摇着金板铃,右手翻转着玉皮鼓,以迅雷之势像天空青龙般地来到凡间。后来"毒"鬼"手端一座大黑山,前来阻堵什罗的道路;什罗嘴里念神咒,手点神珠串,把"毒"鬼那座大山掀倒揉碎了,把千千万万的"毒"鬼镇压下去了。通过这些细节描绘,使什罗降妖伏魔的威武形象,呼之欲出,渲染纸上。

  其三,通过对话逆转情节,突出性格。什罗步入魔域后,作品进入高潮,仅以灵活的对话形式演绎出曲折的"请君入瓮"情节:什罗施下"美男计",以甜言蜜语诱惑女魔与其同居,再擒而斩之。一番对话,把什罗将计就计、善于应变的智慧凸现了出来。而开头什罗与母亲的几句对话,既突出了他出世的不同凡响,又显示了他与众不同的性格特征;与女魔进行周旋的一系列对话,则使他机智、果敢的性格得到了维妙维肖的表现。

  三、神族争战神话

  神话不仅是恐惧与迷惘的写照,也是希望与热情的象征,因而在上古文化中深深地刻下了人类的好奇心与征服欲的印迹,也留下了对立力量相互冲突的片段。东巴神话中的那种人与自然或超自然的对立,主要体现为创世之神或创业之祖与无形的困难作斗争,但在更多的情况下,是营垒分明的两个神族之间,或为了争夺生存空间而战,如《哈埃斯埃》(《哈斯争战》);或为了人类的利益而展开的富于戏剧性的争战,如《休曲署埃》(《鹏龙争斗》)、《苏通苏贝》(《山神和龙王的争斗》)。通过争战,冲突趋于和谐,宇宙的轮廓或社会的秩序,就在这种"战争"的变奏曲中得以确立。

  《哈埃斯埃》(《哈斯争战》):作品叙述的是远古时代,开天辟地以后众神族已出,哈族和斯族已生息。破,哈庄坚摧不垮。哈斯争战进行了三天三夜,仍胜负未决。哈族遂请来神巫和名东巴举行祭祀仪式,敬奉众神,又行了七天七夜的咒仪。随即起兵反攻,在神兵天将的协助下,攻取了所有的斯地,杀掉所有的斯人,哈族又重新开始?quot;清水流满塘"的宁静、和平的生活。哈斯之战展现了对财富、粮食、土地、牛羊为表征的生存资源的掠夺与反掠夺之间的激烈冲突,充满了原始的残酷性。通过正义战胜邪恶,创造者战胜掠夺者,善战胜恶,使作品的思想倾向表现得淋漓哈族是风鹰白风山的九股白云变化出的九个白蛋所传衍的后裔;而斯族是风鹰黑风山的九股黑云变化出的九个黑蛋所传衍出的子裔。他们原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分家后却发生了冲突。

  多格优麻神将什罗山右边的白天白地域、白日白月区、白山白河谷,分给了哈族住;将什罗山左边的黑天黑地域、黑日黑月区、黑山黑河谷,分给了斯族住。再分村庄和山野,斯族九兄弟不要村庄要山林,只因山林不需修建;再分肥田和荒地,斯族不要肥田要荒地,只因荒地不需耕种;又分家畜和野兽,斯族不要家畜要野兽,只因野兽不用牧放。哈族九弟兄砍杉板盖房,夏季雨不漏;编金竹篾墙,冬季风不袭;入冬收稻,入夏收麦,吃也吃不完;渴了喝羊奶,冷了穿毛衫,牦牛满山坡;他们以辛勤的劳动过上了富裕的生活。斯族九兄弟住在高山,既不建房,又不耕耘,也不放牧,难以度日,因而十分嫉妒和愤恨哈族美满而幸福的日子,遂决定攻打哈族,掠夺其财富,一场争战酝酿开来。哈族九兄弟这期间已遇到不祥之兆,经名巫占卜,得知斯族将来侵犯,便做好了迎战和防御的准备。临战时哈寨固守不尽致。

  《休曲署埃》(《鹏龙争斗》):这篇神话的梗概是:人和龙本是同父异母的血亲,但龙一直和人离心离德,只好分了家。所有的财产都进行均分,宽的划两半,长的分两节,只留下明珠帽、黄金如意等三件宝物有父亲珍藏。父亲死后,龙的良心被鬼吃去,把这三件宝物偷藏海底,平分的天地也被龙强占九份。人无法安居,派使者去天上请大神丁巴什罗和大鹏来降龙。神鹏乘署龙出海洗头,把龙拖出来绕在若倮山上。署龙纳布便诬陷人做了坏事,又派奴仆东巴什罗面前进谗言。什罗下凡来评判,百鸟百兽都来替人作证,署龙纳布理屈词穷,一扫骄横跋扈的势态,低头认罪。判决结果,只留一份天地给龙,九份天地给人;龙只许在海底、石洞,给人带来益处,不得横行。龙发誓信守,人也就饶恕了龙。在神鹏的帮助下,人获得了彻底性的胜利,就把明珠帽送给大鹏,把黄金如意送给了丁巴什罗。

  这篇故事性很强的神话,体现出原始神族之战的内容。饶有兴味的是,东巴神话中,描写人与龙--"署"的斗争的作品不少,神话中所鞭挞的孽龙,实际上是上古社会洪水恣意泛滥的生动写照,是人格化的自然暴力。这类神话是人类征服自然、支配自然的颂歌,曲折地反映了古代纳西先民与大自然进行顽强斗争的生活图景,尽管这时人还没有脱离"神的观念"和对神的依附心理。作品的艺术性则集中表现于主题形象--人格化的署龙和神鹏成功刻画。

  四、祖先神话

  在纳西族东巴文化的神祇天地里,有一个远古祖先谱系,当中的代表人物都成为东巴文学中的主人公形象。如崇仁利恩即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始祖人物,其后的俄高勒及其姐姐俄英都努、高勒趣和等都有相应的神话故事。祖先神话的代表性作品有《布杷过书》(《蝙蝠取卦书》、《白蝙蝠取经记》)、《猛厄绪》(《俄英都努杀猛妖》)、《高来秋沃受》(《高勒趣》)等。《猛厄绪》(《俄英都努杀猛妖》)是东巴文学中很有价值的名篇,记述的是俄英都努杀妖的业绩:

  俄氏九兄弟在山原上放牧,丢了一头黑眼大黄牛。兄弟九人便带着九条猎狗上山去寻找。不料被猛鬼吃掉八人八犬,只剩下俄高勒一人一犬。留在家里的妹妹俄英都努,下决心要报仇,就打扮得漂漂亮亮,到猛鬼山上去了。猛鬼主遇见她,问她到何处去?她强装笑脸,说她特地来找伴侣。猛鬼主向她求婚,她便随之到了猛鬼的岩洞。在洞里,她看见八个人头、八碗血水、八副弓箭、八个狗项圈,日夜哭泣不止。猛鬼主问她为什么?她就乘机探问猛鬼的秘密。猛鬼主无意间说出了自己的致命弱点:不能炒空锅,不能舂空碓,不能折断细针,不能拉断细线,否则他会丧命。等猛鬼主外出找食,俄英都努就炒起空锅,舂起空碓,折断细针,拉断细线,搞乱猛鬼的家,并带着八兄弟的头骨和所有遗物,逃离了岩洞。猛鬼发觉后追来,快要追上时,俄英都努就扔一样东西打之。东西扔完了,猛鬼仍紧追不舍。俄英都努只好藏到山神的野猪窝边。野猪问她来做什么?她说是来帮它抚育猪娃。等到猛鬼追来,俄英都努就用刀割小猪的耳朵,整窝小猪大叫起来,大野猪听到小猪的惨叫声,就直奔猛鬼,把他戳得粉碎。俄英都努向猛鬼报了杀兄之仇后,回到阿扣鲁增山,再没有心思过山,想与弟弟俄高勒结成一家。俄高勒听了说,兄弟姊妹不能搭一座毡篷同居。俄英都努凄惨地说:我的一生曾到三家结了缘,裙尾都没留在他们三家。我死了以后,不要把我和这三个配偶的魂送在一起,我只能和大公鸡去结伴了。

  这是一部反映纳西族早期生活的神话长诗。作品中有明显的母权制的痕迹,这在东巴文学经籍中是不可多见的。复仇的英雄是女性,这绝非偶然,俄英都努本身就是母权制尚未消失的一个影子。但作品的后半部所描述的俄英都努三次结缘都未成,就反映了她所处时代的背景;而她希望与弟弟俄高勒结缘成一家却遭到拒绝,以及她所哀叹的:父亲留下的家产,女儿不能分;男子的田地已有披毡大,早就开辟好了,而女儿的土地只有麻布小,还不知要耕到哪里?都反映出纳西族社会父权与母权的复杂交叉,说明作品成形之时,正是母权制走向衰亡,父权制开始确立的历史过渡时期。

  这部作品的主题是复仇,但着力塑造的是俄英都努这位女英雄光彩照人的艺术形象。作品开篇就渲染出一个生死悠关的典型环境:猛鬼作恶,人类无法安居乐业,杀妖除害的斗争已迫在眉睫。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俄英都努被推上了决战的生死场,在复仇、除妖的过程中,显示出她鲜明的个性:嫉恶如仇、泼辣果断、有勇有谋、机智善辩。为了除害灭霸,她敢于舍出一切去独闯鬼穴魔巢。她不是恃勇蛮干,而凭借的是精明的心计,巧妙的手段:首先,投其所好,打入内部。她盛装艳服,强作欢颜,取得了猛鬼主的信任,得以直入妖穴;其次,用其所忌,突然攻袭。她套出猛鬼主的弱点,抓住五不得"(远古禁忌)的要害陡起攻杀,使之猝不及防,老巢被捣;再者,利用外力,补己不足。她借助野猪护子的本能,最终消灭了猛鬼妖兵。如此步步逼紧,终以将猛鬼主置于死地。这样的谋篇结构,使斗妖情节曲折而跌宕有致,并与女性英雄的特定性格相吻合。大智大勇,是俄英都努的人物个性,也是作品所赋予她这一形象的典型意义所在。

  (本文系撰编者为《中华文学通史》所写章节,原引文注释和参考文献请参见原书:《中华文学通史》,北京:华艺出版社1997年版)

  (巴莫曲布嫫,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民族文学理论与当代批评研究室主任,口头传统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中国民俗学会副会长;国际民俗学者组织(FF)通讯会员;欧美同学会会员。)




阅读:
录入:湘里伢子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东巴文和东巴经

下一篇:我不占你的空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最新文章